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县令都来送礼
    疤瘌三出出进进衙门都成了家常便饭,板子也没少挨,那滋味可不好受,只是没想到他向周一铲示好,想要说明他是替周一铲的大舅子做事,结果周一铲不领情,这意思若是牵连到何财主,周一铲就要收拾他?

    疤瘌三吓得一哆嗦,不敢再乱说话,但看着刘府里的人心里却琢磨开了,真不知刘府是什么来历,竟然连眼里只有钱的周一铲都态度变得不一样了,往后他可要离刘府远远的,给再多钱也不能来找刘府的麻烦,就是不知今天他找来那么多人捣乱的事儿,刘府查不查得出来。

    警告完,周一铲不再看疤瘌三,而是对一旁迎客的初夏道:“这位姑娘,能否请您通禀一声,就说周化鹏前来觐见。”

    初夏不冷不淡地看了他一眼,周一铲赶忙给身后的人使个眼色,一只尺余长的檀香木的盒子便被呈到眼前,盒子打开,露出里面一枚翠绿的如意,通体澄透没有一丝杂色,可见其价值。

    初夏瞧了一眼,心里已经咋舌,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县令出手都如此阔绰,这一枚如意少说也有几千两银子了,比那些葱啊蛋啊的不知上了多少档次,看谁还敢说他们家太妃拿钱不当钱。

    表面上还是装着不甚在意的模样,对旁边的小丫鬟道:“周大人的一片心意,收下吧,回头让人写在礼单上显眼的位置。”

    小丫鬟答应一声,收下盒子,周一铲松了口气,他还真怕王爷嫌他的礼轻,可瞧着丫鬟的模样,虽然对礼物不是特别满意,好歹也收下了。

    周一铲被请进院子,虽然贵为县令,待遇却与别人没什么不同,与他同来的几人坐在一桌,因为不够十人,还加了两个后面没上过桌的。

    原本应该热热闹闹的场面顿时变得很是拘谨,不但周一铲不自在,倒霉地被安排在这桌的两个人也不自在。

    很快,开了席,羊肉锅上桌,那味道真是绝了,可除了离得远的几桌还能敞开了吃,临近几桌都吃得小心翼翼,尤其是与周一铲同桌的两个人,筷子拿在手里光顾着抖了,谁让周一铲的名声在外,那可是地皮都能刮下一层的人,吃了他面前的肉,过后会不会被秋后算账?

    而周一铲自然要装深沉,哪能在王爷家里胡吃海塞?肉要小块小块的吃,酒要小口小口的抿,绝不能让王爷觉得他无礼。

    大家有样学样,倒是开席以来难得的气氛和谐,刘双喜坐在屋中,问云珞道:“他怎么也来了?是你派人请的?”

    云珞摇头,“我请他做什么?兴许是得了信儿就过来的,毕竟本王在这里,他还不得时刻关注着?”

    刘双喜觉得云珞说得在理,虽说她听过不少这位县令的差评,那个一直对她不死心的何财主又是他的大舅哥,可来者是客,又不是空着手来的,主人家躲在屋子里不出去见见也不好,“你不出去看看?”

    云珞鄙夷道:“不过一个县令,也能劳动本王亲自去见?”

    刘双喜就知道云珞很不待见这位县令,若不是因为她刚好落脚在他人管辖之地,云珞怕是理都不愿理那位县令,可有些事情还是要周一铲去做,王爷这才勉为其难地搭理搭理他。

    可人家是来道贺的,那件价值不菲的贺礼都摆在面前了,于情于理都该去见见,刘双喜道:“你看之前那些百姓你都去见了,好歹这也是位县令。”

    云珞‘嗤’的一声,“百姓是百姓,他是他,我与百姓相见是亲民,我与他相见算什么?受贿吗?”

    刘双喜看了眼桌上的如意,若这都不算受贿,她真不知王爷的胃口有多大,难道要过万两的才算?

    还是说在王爷眼里这只能算是礼尚往来?可若真都这么大手笔,王爷你至于穷的外面还欠几百万两的债吗?

    刘双喜正想着,这一席已经吃完了,周一铲心满意足地带着人离开,连主人家的面儿都没见着,可那春风得意的劲头却像是刚刚朝圣回去似的。

    等周一铲走远了,最后一席的客人才慢慢进府,之前与周一铲同席的两人对初夏哀求道:“刚刚与县令大人同席,我们都没敢动筷,吃到嘴里也不知是何味道,姑娘通融一下,让我们再吃一顿吧,好歹也尝尝是啥味儿。”

    初夏忍不住笑了,若是他们知道吃的是定北王家的席,不知还能有再吃一顿的心思不?

    但还是点了头,“我刚瞧着你们吃的也受罪,行,也不差你们两双筷子,待会儿我让人给你俩多添两块肉压压惊。”

    二人喜笑颜开,谢过初夏的好意,急忙进到府里,找了位置坐下。

    因锅里还剩了不少肉,最后一席的肉给得最是充足,大家吃得都满嘴流油,见桌上肉吃得差不多了,初夏还让人又给添了一回。

    留在最后一桌吃席的,不是人太老实不好意思与别人急抢,就是身子弱抢不过别人,当然,还有一些之前没好意思过来吃,可听说了周一铲都亲自送了贺礼却连主人的面都没见着就走了,觉得刘家人或许真像外人说的那样不简单,想要过来打听一下消息的,比如隔壁的冯家人,不远的王家人,还有因刘双喜而和刘双喜的男人结了仇的何家人。

    因为这些人的到来,刘双喜和云珞依然没有露面,云珞连县令都不鸟,一些见风使舵的小人更不愿理了,他们爱怎么猜就怎么猜,反正王爷也是有脾气的。

    等最后一席散了,各怀心思的人也没从刘府的下人口中问出他们主人的来历,嘴里倒是吃得香了,可什么都没问出来,回去怎么交代?可席都散了,他们还能赖在这里不走?再不走,初夏就要拿大棒子招呼了。

    等把人都送走,大门一关,府里的下人开始整里庭院、收拾碗盘,洗好了明日和桌椅一起还回去,这些都是借的当然要还,不过锅里的羊肉还剩很多,这几日府里就要一直吃羊肉锅,吃不了的还能分给邻居,刚好就当是答谢这些人家借锅帮忙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