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老太太又要作什么死?
    看向喜悦,见喜悦虽然不言不语,眼里拒绝的意思却很明显,这是不愿意?还是有隐情?喜悦过了年已经八岁了,本来就早慧的孩子,该懂的都懂,看这意思是不情愿,再想到前几日喜悦躲着自己,刘双喜笑道:“婆婆,喜悦这孩子没了爹娘,只是暂时养在我身边,并不是我买下的,算不得府里的下人,这个缺不好由她来补。”

    章太妃闻言似乎不信,想到刚刚她和喜悦说话时,喜悦已经说过卖身一事,怎么到了刘双喜这里就变成了不是她买下的,这是不高兴自己抢了她的人吗?

    章太妃把脸一沉,“王妃,若你不愿放人也就罢了,不必拿这话来唬我。”

    刘双喜摇头,“真没卖身契,这事儿王爷也知道,当初这群孩子感激我帮了他们,非要卖身,可我瞧着他们的年纪小,怕他们日后再后悔,虽然拿着他们的卖身契,却只是想让他们安心住着,并没有想让他们真的卖身,那些所谓的卖身契上没有官府的印戳,压根就不能做数的,自然也不能真把他们当成下人来用。”

    章太妃还是怀疑地看着刘双喜,喜悦却一脸激动,“小姐,喜悦能做小姐的丫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小姐怎么能骗喜悦呢?”

    刘双喜见喜悦说着眼泪都要掉下来,还怪心疼的,说实话,她还真把这个小丫头当成女儿一样了,一见喜悦的眼泪就把人搂在怀里,“傻丫头,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你若真卖了身,往后身份上就低人一等,哪怕再赎身也于名声有碍,将来也难嫁个好人家,我也是为了你好。”

    喜悦却摇头,“不,喜悦不要,喜悦想和栓子哥一样给小姐做事。”

    刘双喜笑,“栓子和你一样,都不是真卖身了,你们还是一样的,不只你们两个,就是你们那些孩子,还有侍书都是一样的。”

    喜悦听得眼睛都瞪圆溜溜的,怎么也想不到她一直以为自己和彩云彩月一样,都是小姐的一家人,结果小姐却是骗她的,原来她在刘家就是个外人啊。

    喜悦小脸顿时就垮了,许久才抬起头,摇着刘双喜的胳膊道:“小姐,喜悦愿意卖身,你就买下喜悦吧!”

    小乐乐不知喜悦为何摇着刘双喜的胳膊,也跟着一起摇,嘴里还嚷着:“买,买!”

    刘双喜头就有些疼,轻轻拍了拍乐乐的背,将小家伙抱在怀里,一到刘双喜的怀里乐乐就咧着嘴笑,刘双喜也不理他,对喜悦有些严肃地道:“喜悦,小姐不买你也是为了你好,你跟在我身边也快两年了,我待你怎样你还不明白吗?”

    喜悦却咬着嘴唇低下头,再抬头看刘双喜时脸上已经满是泪水,“小姐,你就买下喜悦吧,喜悦不后悔。”

    刘双喜叹气,这怎么还说不明白了?

    正闹着心,听章太妃问道:“王妃,喜悦今年几岁了?”

    刘双喜道:“回婆婆的话,喜悦过了年八岁了。”

    章太妃疑惑地‘哦’了声,“可我怎么听人说她过了年才六岁呢?”

    刘双喜看着喜悦,怎么看都不像六岁的孩子,可孩子有早长有晚长,喜悦一张圆乎乎的小脸,个头也不是太高,说她六岁也会有人信,只是不知道在章太妃面前说这话的是真不知道,还是憋着什么坏?

    而且,一早上喜悦就在章太妃这里,以她这些日子连自己都躲的性子,绝不会主动来招惹章太妃,那么就是章太妃话里有话?

    刘双喜声音有些生硬,“婆婆此话何意?我值得在她年岁上撒谎吗?”

    章太妃冷笑,“若是换了旁人自然没这个必要,可我听着怎么有人说喜悦这孩子与王妃渊源颇深呢?一个叫双喜,一个叫喜悦,真只是巧合吗?”

    刘双喜望着章太妃不说话,心里想着一句话:这老太太又要作什么死?

    章太妃见刘双喜不说话,只当刘双喜心虚,又接着道:“王妃也不必问是谁同我说的,既然能将这孩子找过来,自然也是听到一些消息。”

    刘双喜点头,“我也没想问。”

    不自称媳妇了,刘双喜心里已经对章太妃很大不满了,甚至她从章太妃的话里猜出她要说什么,不就是把喜悦的年纪往小了说些,再以她对喜悦的疼爱做文章,想要说喜悦是她生的?若喜悦今年六岁,刘双喜十九岁,十三岁生娃的也不是没有。可这是想要逼着云珞休她?还是想要逼她自请下堂?

    可这话说出去也得云珞信才行,喜悦是怎么回事儿他比谁都清楚,自己以前生没生过孩子他也清楚,真不知道要说章太妃太蠢,还是说她轻易被人利用呢?

    不过,看样子,章太妃也很愿意被人利用。

    章太妃被刘双喜一句话噎的到嘴边的话没说了口,上上下下看了刘双喜几眼,觉得或许这个媳妇是真傻,没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或者是听明白了装不明白,但不管怎样,这个话既然提起来了,她就不能让刘双喜轻易蒙混过去。

    章太妃道:“王妃,我听人说喜悦是你当年做姑娘时生下的女儿,这事儿你怎么说?”

    刘双喜笑:“这话太妃不该问我,而是应该去问王爷,看王爷怎么说。若王爷信了,是休是离,全凭王爷和太妃一句话。”

    章太妃皱着眉头,虽然她有些信喜悦是刘双喜生的,可瞧刘双喜这神态又吃不准,让问云珞,那好啊,她就要拿出证据让刘双喜彻底无言狡辩。

    只可怜了她的孙儿,小小年纪就要没了娘,可这样一来她又可以把孩子接到身边教养,可不比让他跟着这个粗俗娘好?

    章太妃心一横,“好,等王爷回来,本太妃就去问。”

    话说到这份上,刘双喜也不想留下来,不管章太妃去问云珞问出的结果是怎样的,被人知道这些话,刘双喜的清白也要受损,真不明白章太妃这脑子里都想着什么。

    而显然,谢卉兰一来,章太妃就问这些话,是谁怂恿的还用问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