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原来表弟也是肤浅的
    解卉兰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却不想就在临桌看到那张做梦都恨不得撕烂的脸,解卉兰便像见了鬼似的,尖着声音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刘双喜无辜地看着她,“早起听人说表小姐来了,又在婆婆面前编排了不少我的瞎话,我就琢磨着今日犯小人。刚给婆婆请安时又被训斥了一顿,又不知怎么讨好婆婆,心里这不是烦闷吗?想着大家都是亲戚,我又不能真把一肚子坏水的表小姐抓过来揍一顿,就想出来散散心,不想在这里见到表小姐了,你说这算不算冤家路窄?“

    解卉兰看了看刘双喜身边的人,大多都是她认得的,再看看自己身边的两个丫鬟,动起手自己肯定讨不得,不知跑还来不来得及。

    解卉兰正想着不能吃眼前亏,刘双喜却起身走了过来,站在解卉兰身边,明明两人身量相仿,解卉兰却觉得自己比刘双喜矮了一截,刘双喜扬着下巴,”不过,我听相公说表小姐去年就嫁了人,可不知为何还一副姑娘家的模样?难道是不满意表姑爷,还是……”

    刘双喜惊讶地捂住嘴,“表小姐,你都嫁了人了,可不能再惦记我相公。”

    说完,定定地看着解卉兰,一脸的不赞同与防备,那模样任谁看了都能感受到她心里的不安。

    解卉兰红了眼圈,揉着手里的帕子道:“你怎能如此冤枉人?我哪有在姨母面前编瞎话了?你自己做下的事情莫要诬赖于我。”却只字不提有没有惦记别人的相公。

    刘双喜的眼圈也红了,“表小姐是婆婆的亲外甥女,又在婆婆面前养了十多年,自然比我得婆婆的欢心,我也不怪表小姐随口编几句瞎话,婆婆就把我叫去训斥一顿,怪只能怪我不如表小姐这般长了一张看着就无辜的脸,说谎都说的像真的似的。”

    看酒楼的客人都一脸恍然又鄙夷地看着自己,解卉兰急得脸都红了,“你别胡说八道,我祖上可是清白的书香世家,虽父母早亡,家道中落,但我自幼便习读书经,岂是那编瞎话之人?”

    刘双喜‘咦’了声,“表小姐还知道自己是书香世家的出身,可嫁人都嫁了,为何还一身姑娘家的打扮?让表姑爷知道了,不知会不会多想?”

    解卉兰咬着下唇,低声道:“我这不是为了行路方便……”

    可这话说出来别说别人不信,就是她自己都不信,一个出门在外的姑娘家和一个嫁了人的妇人,到底哪个行路更方便些?

    刘双喜‘呵’了声,也不怼解卉兰了,让初夏将饭钱结了,路过解卉兰身边时,轻声道:“不想丢人就跟我出去说话!”

    解卉兰还在懊恼怎么就自己送到刘双喜的面前了?她打小就熟读诗书,不论是骂是打都不是这市井泼妇的对手,可偏偏就是她自认可以让人生怜的柔弱,在刘双喜的娇美面前也一败涂地。

    原来表弟也同别的男人一般只看中女子的皮相,难道他就不知道再美的脸也有老去的一天,或许等到刘双喜容颜不在,她还能用自己的柔情和才华打动云珞呢?

    跟着刘双喜出了得月楼,一直走进解卉兰住的客栈,在刘双喜的示意下,解卉兰只能无奈地带着刘双喜进了她的房间,不然看刘双喜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没准要怎么诬赖她呢?她可是要脸的!

    好在刘双喜把男人们都留在了客栈的厅堂里,她只带了初夏几个女子跟着解卉兰进到屋中,虽说刘双喜觉得就解卉兰和她的两个丫鬟,还不够她一手碾的,可不得不承认人多气势壮,就是不动手,也要从气势上压倒解卉兰,让她知道再不甘心也没用,云珞中意的女人只有她,也只能是她!

    进到屋中刘双喜瞧了瞧还算干净的房间,屋中真是干净,除了一张没幔没遮的床,连个桌子椅子都没放。明明是客栈里最好的房间,按说不应该啊。

    看刘双喜一脸疑惑,两个丫鬟解释道:“我家夫人爱干净,怕客栈里的东西不洁,便让伙计都抬了出去。”

    再看了一眼床上铺的盖的,显然是解卉兰从家里带的。刘双喜没就此说什么解卉兰矫情的话,就是让她睡不知被多少睡过、又不知多久不洗一次的被窝,她也怕东西不洁,可也没必要弄得这么干净,这进屋里了,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好歹留把能坐的椅子。

    不过想到解卉兰多半是没想过在客栈里待客,还是她不请自来了。

    刘双喜见两个丫鬟倒是知进退的样子,问道:“听说你们是花家的丫鬟?”

    花,是解卉兰夫家的姓氏,这两个丫鬟则是花家安排给解卉兰的丫鬟,出门在外,解卉兰当着花家丫鬟的面如此行事,真不怕这两个丫鬟回去告她一状?还是仗着她太妃姨母的身份,并没把她男人放在眼里?

    两个丫鬟早就知道刘双喜是定北认定的王妃,虽说还没公诸天下,但身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据一些隐密的消息说,自家老爷能娶上章太妃的亲外甥女,还是因为解卉兰得罪了这位王妃,让王爷很不爽,亲自指的婚呢。

    不然只要章太妃一句话,解卉兰就是年纪大了,也不至于嫁进花家做继室。所以,不管解卉兰在花家如何被捧得高高的,那都是看在定北王的面子上,没有定北王解卉兰算什么?就是章太妃别人又能高看她一眼?

    而既然定北王对那位王妃如此维护,花家自然不会看不清真相任由她胡闹。

    出门前,花老爷可是把她们都叫了过去,这位王妃不管怎样都是不能得罪,若夫人做得太过,她们可以不把她当夫人看,却无论如何都要让王妃满意了才行。

    听刘双喜问她们是不是花家的丫鬟,这是没把她们当成解卉兰的亲信,两个丫鬟便精神一振,总算这位王妃是个明白人,解卉兰作的死,她没怪在花家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