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作得一手好死!
    说起来,定北王府要把表小姐嫁进花家,花家人敢不同意吗?即使明白解卉兰定是犯了什么错,被章太妃厌弃了才会被嫁过来,花家还得当不知道一样恭敬着。

    再犯错,再把她低嫁,那也是定北王府的亲戚,定北王府可以不待见她,他们却不能跟风欺负她,真欺负了就是打定北王府的脸。

    可如今她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要去招惹定北王妃,真是作得一手好死,绝不能让王妃觉得花家和她一个鼻孔出气,也对王妃不恭敬!

    丫鬟往刘双喜面前一跪,“回王妃的话,奴婢们正是花家的丫鬟,这次老爷让奴婢们随着夫人出门,并叮嘱奴婢们一路上要照顾好夫人的起居。”

    言下之意,她们只管照顾她们家夫人的起居,别的事儿都没掺和。

    “你们倒是妥帖的,难怪表姑爷把你们派到表小姐的身边。”刘双喜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位花老爷年纪大些倒也不错,人历练的得圆滑,倒比那些十几二十岁的青年强太多,没有被解卉兰的几滴眼泪就迷了心窍。

    听了刘双喜的话,两个丫鬟都松了口气,可刘双喜接下来的话却让她们为难了,“你家夫人远来是客,可毕竟我们在这镇上也是客居,这几日就要启程,按说大家都是同路,一同上路也有个照应,可你看看,你们主仆三人,再有几个小厮,可我们这边人多,男的女的一堆,你们家夫人……又是这样的,路上怕是不便吧?”

    两个丫鬟便道:“请云夫人放心,我们不与您同行,只远远地跟着。”

    刘双喜又点了点头,“你们两个都是好的!起来吧!”

    解卉兰却不满了,“刘双喜,你这是何意?我怎么说也是表小姐,表弟若知你如此对我,定不会放过你!还有你们两个,不过是两个侍候人的丫鬟,花茂把你们派到我身边侍候,你们就当自己上天了?还想要越过我去?”

    两个丫鬟刚站起来又跪下了,指天发誓她们是尽心尽力侍候夫人,没有想要越过去的想法。

    刘双喜却斜了解卉兰一眼,撇了撇嘴,这女人真是脑子有病,难道还不明白,她自以为的靠山实则并不牢靠吗?说是定北王府的表小姐,那也得是定北王认她这个表姐,如今明知道云珞对自己的心意,竟然还作死地来惹自己,恐怕是从前的日子过得太顺风顺水,都忘了她再怎么得章太妃的喜爱那也只是外甥女,还能越过人家的亲儿?

    刘双喜笑道:“我是何意你还看不出来吗?虽说我男人看不上你,可你会编瞎话啊,谁知你又在婆婆面前编些什么,虽然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也没得穿了新鞋踩那啥吧?与其让你在眼前膈应人,自然是不见得好。”

    “刘双喜,你不怕我去姨母面前告你的状?”解卉兰气得差点抽过去,竟然说她是那啥,看她不去姨母面前告刘双喜一状。

    刘双喜‘嗤’的一声,“告状啊?那也得看你见不见得着婆婆。表小姐远道而来,身边又没带个高手,我很是担心她的安全,珍儿、秀儿你二人就在表小姐身边保护着,可不能让表小姐有个闪失知道吗?”

    珍儿、秀儿就是两个洒扫的丫鬟,听刘双喜吩咐了她们命令,一心觉得刘双喜这是把她们当成自己人了,王妃在王爷心里是怎样的地位她们都看在眼里,往后王府就是王妃做主,她们比别人先入了王妃的眼,这算不算已经是王妃的心腹了?

    想到当初在定北王府时这位表小姐的那些做派,虽然看似温柔,实则是绵里藏刀,因她无意间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被章太妃罚的人还少吗?而过后还能让全府的人都说她的好,这女人真是可恨!若不是她们的身份特殊,是定北王选定的暗卫,或许她们也被解卉兰蒙在鼓里呢。

    一桩桩,一件件在脑中闪过,她们竟觉得手心有点痒,当即领命,“奴婢遵命!”

    解卉兰在定北王府住了十多年,自然认得珍儿、秀儿,只是这俩丫鬟一向眼高于顶,虽然名为丫鬟,却不像别的丫鬟那样恭维她,她早就看这俩丫鬟不顺眼了,可想不到她们和刘双喜才相处几日?竟然如此听命于刘双喜?这可是章太妃都没有的待遇。

    想当初,她还和章太妃说过这两个丫鬟不合用,章太妃听了却只是神色凝重片刻,便让她往后远着这俩丫鬟点儿,难道这俩丫鬟真有什么了不得的身份吗?

    可不管怎样,这俩丫鬟听刘双喜的,让她很不舒服,她从前在定北王府那么小意、那么讨好别人,结果人家压根就没看得起她,不然为何刘双喜这个定北王认定的王妃一出现,这俩丫鬟就如此听命?

    不行,她要和章太妃说,这俩丫鬟其实也并没把章太妃放在眼里,不然为何只听刘双喜的话?

    可问题是,刘双喜让这俩丫鬟盯着她,她有机会见到章太妃吗?

    如今这屋中除了自己人就是花府的人,自己的人都是心向着她的,花府的人又是明白的,刘双喜也懒得装,反正她在云珞眼里从来就没温柔过,也不差这一件。

    刘双喜道:“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表小姐不妨就说说你在婆婆面前如何编的瞎话,再都写到纸上。”

    解卉兰一惊,刚想抵赖,再说说刘双喜冤枉她,可看到初夏等人噙着冷笑看她,再看自己这边的两个丫鬟也低眉顺眼的,显然不想参与进来。

    解卉兰终于明白了,她在花家能有如今的地位,花茂宠着她、让着她,哪怕她说不圆房都不逼她,都是因为她这个表小姐的身份,如今她得罪了定北王府的王妃,这两个丫鬟便不会护着她了。

    可那是能写的吗?只要写了,到了刘双喜的手里,这就是她一辈子都洗不去的污点,她之后的人生岂不是由着刘双喜拿捏了?等刘双喜戏耍够了她,再把这份证据往外一拿,一个拨弄是非的恶名便摆脱不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