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下跪
    解卉兰咬着牙,“刘双喜,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差不多就行了,别把人往死路上逼,逼死了我对你也没有好处。”

    刘双喜讶异道:“表小姐也知道杀人不过头点地?当初你找人害我和我家乐乐时可想过不能把我们母子两个往死路上逼?”

    表小姐张了张嘴,刘双喜道:“你别说这不是你做的,我既然能当着她们的面前说出来,自然是有证据,只要你说不是你做的,我立马就把证据拿出来让天下人都评评理,看是我冤枉你,还是你做了不敢认。”

    解卉兰便不敢再说刘双喜冤枉她的话,许久才有些艰难地道:“这……并非都是我的主意,当初姨母也对你不喜,你又对姨母那般无礼,姨母她……我只是想给姨母出口气。”

    刘双喜暗自点头,这个解卉兰也不是真傻,好歹最后没把一切都推到章太妃身上,不然章太妃再疼她,也会因寒了心而断了和她的关系,到那时她才是真正的孤立无援呢。

    可刘双喜会这么轻易放过她吗?答案当然是:不能!

    刘双喜道:“原来表小姐还是个孝顺的,竟是为了给婆婆出气就想要杀了她的儿媳和她的亲孙,知道的会说表小姐孝顺,不知道的没准就会觉得婆婆心狠,儿媳不要也就不要了,连亲孙都能害,这传出去婆婆还怎么见人?”

    解卉兰不敢还口,就怕刘双喜会把此事闹大,到时章太妃为了自己不落个害儿媳和亲孙的恶名,肯定不会护着她,而她得了那样的恶名,花茂那市侩的奸商说不定都能跟风休了她。

    虽说她不喜花茂,可她更不想被休弃,为难地看了看刘双喜身边那几个露出各种鄙视眼神的女人,再看看身边这两个垂着脸,还如从前一样恭谨的丫鬟,解卉兰轻声道:“我有话要同王妃单独说,可否请王妃让她们都先出去?”

    刘双喜眨了眨眼,难道解卉兰是百口莫辩,想要把人赶出去后和自己拼命?还是想要玩阴的,自己弄一身伤然后说是她揍的?

    可拼命的话,解卉兰一个娇柔柔的女人她也不惧,若是玩阴的?刘双喜更不介意让她伤上加伤。

    想要知道解卉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刘双喜摆了摆手对初夏几人道:“你们先到外面等着,我倒要看看表小姐想要怎样。”

    初夏几人早就听说了刘双喜的本事,倒也没替她担心,就解卉兰这模样,不是她们看不起她,恐怕刘双喜的一根手指头都能弹死她,她们又不走远,若真有什么事情也赶得过来。

    于是,几人欣然退下,而花府的俩丫鬟虽然担心解卉兰伤害刘双喜,到时定北王不会放过花家,可人家定北王的人和王妃都不担心,她们也不敢抗命留下,心里再不安也只能出去。

    但对刘双喜和解卉兰之前的一些恩怨也猜到了几分,难怪定北王府匆匆把解卉兰嫁进花家,原来她竟然胆子大到要害王妃和世子?只是把她低嫁了实在太便宜她了!这事儿回去就得同老爷说,免得将来她再惹出什么事端害了花家。

    别人都出去了,解卉兰还很镇定地将门关好,又从里面插上,这才转身看向刘双喜,那幽怨哀伤的目光让刘双喜看了不免反省,真是把人欺负的狠了?可比起表小姐做过的事情,她只是把事实说出来,这玻璃心脆弱的,怎么就做起了反派呢?

    就在刘双喜警惕着解卉兰会不会扑上来咬她几口时,却不想解卉兰朝自己走了几步,却突然双膝一弯,人就矮了半截,直挺挺地跪在刘双喜的面前,“王妃,不,弟妹,我真的只是一时糊涂,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往后我回去了定会和我家相公好好过日子,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了好不好?”

    刘双喜倒不知该怎么好了,她这人虽然不是心软得像水一样,可她不怕别人来硬的,就受不了这个,解卉兰跪也跪了,她还能怎样?难道真把她宰了?

    刘双喜从客栈出来时心里还堵堵的,脸色也不好看。她并没有因解卉兰这一跪而得意,反而生出不甘来,这个解卉兰那么害她,就这么一跪就都揭过去了?但谁让她心软呢?唉,那就揭过去吧,大不了等她下次不老实时再收拾吧。

    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还真不信解卉兰会就此罢休,不过是看出她心软,来这一手就可以不用写那可能会毁人一生的证据。

    不过,真相如何云珞都一清二楚,别人知道不知道她还真不在意,没事儿的时候还能和云珞说说‘我都是因为你才放过你表姐,你得感激我’的话来,想想也不算那么亏。

    快走到刘府大门时,刘双喜的心情才算平复下来,想着被珍儿和秀儿看着的表小姐,应该没机会再到章太妃面前嚼舌根了。

    至于之前她编的那些谎话,就让云珞去操心吧,反正娘是他的亲娘,是哄还是闹都是他们娘两个的事儿,她不掺和也不介意章太妃再给她安一个挑唆母子不合的罪名。

    而客栈中,脸肿得像猪头一样的表小姐愣是把一口银牙咬得‘咯咯’响,若是可以,她真想在刘双喜的脸上咬两口肉下来,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刘双喜的力气那么大,揪着她的衣领扇耳光时,她竟然连挣脱都不能。

    脸疼,心更冷,当初刘双喜还是临县一个小铺子的掌柜,她都没能把她怎样,如今刘双喜是云珞承认的王妃了,别说她想对付刘双喜,刘双喜不来找她麻烦她都要谢天谢地了。

    回头看了看在门前一左一右对坐着唠嗑的珍儿和秀儿,叽叽喳喳的让她心烦,可她再也不是章太妃最疼爱的表小姐,甚至她挨了打、被欺负了都无法让姨母知道。

    可知道了又能怎样?消息传不到章太妃那里时她还能安慰自己姨母不知道她受的苦,若是传到了,章太妃若是不想管她,她最后一点念想都没了。

    姨母毕竟不是亲娘,平日说得再好又如何?没能成功嫁进定北王府,她于章太妃来说也就是个没事儿时能过来请个安的亲戚罢了。

    想到刘双喜勾着唇角说的话,解卉兰的心更冷了,身上也止不住地哆嗦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