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作吧,活该!
    刘双喜将跪在地上的解卉兰拎着衣领拎起来,嘴角挂着笑容,“表小姐怎么能说跪就跪?一点骨气都没有。不过既然表小姐知错了,我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可从前表小姐做的那些事情真让我很不高兴,若不给点教训,谁晓得你能不能长教训。看在大家也亲戚一场,我今儿就意思意思,不要你命了!”

    “之前你还打算要我的命吗?”解卉兰惊恐地看着刘双喜,可看刘双喜虽然不说话,目光却深邃又明亮,解卉兰心差点跳出嗓子眼。

    刘双喜盯着解卉兰,许久,将人吓得花容失色,刘双喜才慢慢地叹了口气,“谁让你偏就碰上我这心软的呢,若是换了旁人,你早就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一顿耳光扇的解卉兰什么心思都没了,这就是心软之人的小小教训,已经把她扇成了猪头,若是赶上刘双喜什么时候不心软……

    想着刘双喜扇人耳光时嘴角还挂着的笑,解卉兰真后悔了,这女人可不是传回来的那般性情憨直,打起人来下手一点儿都不软。

    可是不甘心呐!脑中不由得浮起刘双喜打人时的笑容,一想到那个女人抢了她一直期待的位置,解卉兰就想刘双喜去死,可想到刘双喜招呼在她脸上的耳光,她却连和刘双喜瞪眼的勇气都没有,这回她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刘双喜想要弄死她,其实也不比捏死个蟑螂费事。

    她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除了章太妃这个姨母之外,还有谁会怜惜她?就是舅舅一家也因她为了争宠而设的计厌弃了她。

    原来天下之大,除了花家,她再也没有能去的地方了,而花家高看于她,也还是因为定北王府,她竟然还蠢的想要招惹定北王府的女主人?解卉兰忍不住放声大哭,她的人生怎么会过成这样?

    珍儿、秀儿冷冷地看着,这女人作啊,这回把自己作的没路可走,总算是明白了。

    瞧这哭的多酣畅淋漓,可不像从前哭都要一分伤心二分娇柔七分美了,想来是真伤心了吧?该!

    刘双喜回刘府时看到前院站了不少人,有刘府的、有义安镇的、也有不认识的,一个个脸上都笑得像朵花儿似的,见刘双喜回来,就想要上前打招呼,却被影三影四拦住,刘双喜被围在中间,这些人都无法靠近,只能在外面陪着笑脸,刘双喜却视而不见,谁知道他们是来做什么的,搭理了没准就要缠上了。

    刘双喜招手喊来一个丫鬟,低声问道:“家里怎么来这么多人?”

    丫鬟也低声回道:“昨日周一铲带人来送礼,好些人都瞧着了,虽然不知我们王爷的身份,可周一铲都认得,这不就都带着礼来攀关系,那些镇子里的都说那天来吃羊肉来得急了,礼物没备好,这次是来补送礼的。”

    “贺礼还有补送的?”刘双喜挑了挑眉,“王爷怎么说?”

    丫鬟道:“王爷说咱们家不差这些东西,让他们都拿回去,可他们非要等王妃回来,说是咱们家是夫人做主,上门女婿说的不算。王爷本来是要赶人的,可太妃说,既然家里是夫人做主,那就等夫人回来拿主意,还说……”

    丫鬟说到这里就没再往下说,刘双喜笑道:“你就实话实说,太妃说的话句句都是教诲,我这做媳妇的自然是要听着。”

    丫鬟‘嗯’了声,接着道:“太妃说,没准夫人眼皮子浅,就稀罕这些东西。”

    刘双喜听完了笑容更加灿烂,“是啊,夫人就是个眼皮子浅的,整日就想着攒钱过日子,还真不知道什么是值钱的好东西。”

    说完,刘双喜对那些围着的人道:“大家都散了吧!我就是个乡下女人,你们拿什么好的东西来我也认不得,再说,我们家就要搬走了,你们送了礼也白送。”

    说完,刘双喜带人向自己住的屋子走去,边走边对下人们道:“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些收拾去,眼看就要搬家了,一个个还磨磨蹭蹭的,这是想留下吗?”

    那些还捧着东西想要等刘双喜回来人便犹豫了,他们拿着东西在这里等了一中午,这么回去不甘心。可正如刘双喜说的,他们就要搬走了,送了礼也白送,那么要不要把礼再带回去?这么一犹豫,刘双喜就进了屋,刘府的下人便撇着嘴过来赶人,那些不想走的也不得不走,倒是替他们做了决定。

    既然人家不收礼,他们也不能硬给不是?

    等人都走远了,刘双喜问趴在地上给乐乐当马骑的云珞,“这些人闯进来,你就不管管?真像婆婆说的那样,想看看我眼皮子浅不浅?”

    云珞笑而不语,刘双喜气的作势要踹人,若不是乐乐骑在云珞身上,她真想把这人踹翻了。

    云珞回手将乐乐从背上抱下来放到地上,他也起身在地上坐好,“你先别气,听我把话说完。”

    “说!”刘双喜也在一旁坐下,若是他说的不好,她真要踹人了。不过踹人之前还是把乐乐先抱到安全的地方。

    伸手揽过乐乐,抱在怀里亲了又亲。这么可爱的孩子谁不喜欢?她才多久没见着就想得不行了。

    云珞道:“你前脚刚走,娘就要去客栈看表小姐,若不是被这些人绊住了脚,你觉着你带人去得月楼的事儿能瞒得住?”

    刘双喜微张了张嘴,“你的意思是说婆婆已经知道我揍了解卉兰?”

    云珞定定地看了刘双喜一会儿,“真揍了?”

    刘双喜瞪眼,“怎么?还心疼了?”

    云珞摇头,压低声音道:“其实我早就想这么做了,可惜她是女人,我不好亲自动手,就想着留给你好了。”

    刘双喜不信地哼了哼,贵为王爷想揍个人还用得着亲自动手?再说,他揍完人她还可以再揍,这又不是什么机会只有一次的事情,其实就是哄着她玩儿的吧?

    刘双喜道:“好,既然你话都说了,下回见着她,我定会替你把你那份也揍回来。”

    云珞张了张嘴,点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