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外面欠着债呢
    彩云立马将椅子送到郎中身边,郎中坐下,彩云又从被子里将刘双喜的手拿了出来,垫到脉枕上,郎中将手指按在刘双喜腕上,一边摸着小胡子,一边摇头晃脑,把了这边手腕又让刘双喜把另一只手腕也过来再诊,把本来并没觉得刘双喜是真病的云珞倒吓着了。

    按说他都和郎中说好请他来就是为了遮掩,用得着这么认真吗?担忧地问道:“郎中,内子这是?”

    郎中又晾了云珞一会儿,才将手从刘双喜的腕上拿开,未开口先叹气,更是把云珞的魂都吓飞了,“内子的身子到底怎样?你倒是说话!”

    彩云还是头回见着云珞这般着急,只当刘双喜真是病得不轻,心里也慌乱起来,“你倒是说话啊,我家小姐到底是得了啥病?”

    云珞咬紧牙,生怕郎中说出刘双喜将不久于人世,郎中却慢慢地道:“尊夫人这身子骨实在是……太健壮了,我都不知怎么编好了。”

    ‘咚’云珞一拳砸在旁边的桌上,将红木的圆桌砸下一边,把有心逗逗他的郎中吓的叫了声‘娘’,才知道自己这个玩笑开大了,赶紧道:“尊夫人这是思虑过重,以至郁结于心,往后可要少惹闲气。我这里先开两副药,回头府上派个人同我回去拿药,回头煎了每日喝上一碗……”

    云珞恶狠狠地看着郎中,吓得本来还想再装模作样说几句的郎中赶紧跑到外屋,打开医箱拿出纸笔刷刷刷写了一个药方子。

    云珞懒得理那个乱开玩笑的郎中,瞧着也四五十岁的人了,怎么这么没深没浅的。

    彩云从郎中手里接过药方,又塞了一块银子给郎中,郎中拿着银子一溜烟儿地跑出去,出门时太过匆忙,险些与走过来的章太妃撞到一处,郎中赶紧往后仰,幸好旁边有人挡了下,把郎中才没狼狈地仰面摔倒在地。

    章太妃沉着脸,“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

    郎中苦着脸,这家到底是做什么的?说是上门女婿的男人气势就够足了,这老太太瞧着也不是善茬,赶紧告了罪就往外跑。

    章太妃道:“他怎么吓成这般模样?莫不是王妃病得过重?”

    见章太妃说起王妃或许病得过重时,脸上并无喜色,反而有些凝重,知道章太妃并不希望王妃一病就呜呼哀哉了,觉得太妃也不像大家口中说的那么不尽人情。

    可章太妃这话谁敢回?只能等着见了王爷,让王爷自己说了。

    一行人进屋,彩云出声给章太妃请安,云珞听到声音却没有起身,丫鬟便挑着帘子,章太妃走了进来。

    云珞一直背对着章太妃,拉着刘双喜的手,即使没有看到云珞的脸,章太妃也能想像得到云珞脸上的悲戚,便有些后悔不该听了解卉兰的一面之词就认定刘双喜不是个安分的。

    可如今刘双喜或许正是因此病倒,章太妃也拉不下脸去赔不是,只能站在屋中缓缓开口:“娘听说王妃病了,过来看看。”

    云珞声音淡淡地道:“娘有心了。”

    章太妃便被噎的不知再说什么,心里却暗自苦闷,许久后才道:“那郎中怎么说的?”

    想到郎中慌乱的模样和云珞此时的态度,难道刘双喜真要不行了吗?可瞧着她虽不健壮却瞧着很结实健康的模样,怎么能说病就病?难道真是被自己气的?

    云珞沉默了半晌才道:“郎中说……双喜她郁结于心,要静养。”

    章太妃‘哦哦’两声,觉得这也不算什么,按说别人家的婆婆媳妇不也是一样,哪有勺子不碰锅的,如今她知道刘双喜气性大,又知道解卉兰爱搬弄是非编瞎话,往后她最多不信解卉兰的,少找刘双喜麻烦就是了。

    云珞再怎么也是她的儿子,总不能让她给刘双喜赔礼道歉吧?

    正想着,又听云珞道:“娘,双喜她这人心思重,总怕自己做的不好被娘不喜,又怕她的言行配不上王妃这个身份,这些日子常常吃不下、睡不着,儿子看着心疼。”

    章太妃就有些火气不涌,她为了儿子的事儿吃不下、睡不着的时候,怎么没见儿子心疼过?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不知被刘双喜灌了多少迷汤。

    可瞧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刘双喜,章太妃又有些心虚,怕儿子真因刘双喜和她离了心,只能温声道:“这次是娘听信了你表姐的话,误会了王妃,待她醒来,娘和她赔个不是成不?”

    云珞回过头对章太妃摇头苦笑,“天下没有不是的爹娘,您是做娘的,岂能给晚辈赔不是?”

    这话说的让章太妃觉得脸疼,可看着云珞一脸悲戚的模样,只能把不喜的心思收起来,“虽说是晚辈,可娘错了就是错了,总是该和王妃道个歉的。”

    云珞似犹豫了下,便点头道:“娘若是执意如此,那便按娘说的做吧,双喜也是个明事理的,想来不会让娘太过为难。”

    云珞不答应时章太妃怕他寒了心,如今答应了,章太妃却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深深地看了眼床上躺着的刘双喜,不过一个乡下长大的丫头,竟然要她这个太妃亲自道歉,真是……让人气儿不顺。

    云珞瞧着章太妃的神色,心里长长地叹了声,知道这个娘一直从心里就没接受过刘双喜,看来他想的让两个接触接触,凭刘双喜的好厨艺征服章太妃的想法是不可能实现了。

    再想着章太妃明知道解卉兰当初做的那些事情,还对她多有维护,云珞就担心将来哪天解卉兰再在章太妃面前说几句什么,章太妃又要为难刘双喜了。

    要不直接把解卉兰解决了?但没有了解卉兰,还会有张卉兰、李卉兰,章太妃不能在心里真把刘双喜当一家人,杀几个都没用。

    云珞道:“娘,前些日子我让人核算了一下账目,这些年战乱、天灾不断,我们的财政连年亏欠,如今在外面已经欠下几百万的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