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我可没那个脸
    章太妃闻言先是呆了呆,不明白儿子说着刘双喜的病和她们婆媳的矛盾,怎么突然就说到财政上?但很快就听明白,他们竟然在外面欠了几百万的债?这是多大一笔银子?章太妃听着脑袋就疼了,她之前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怎……怎么欠了这么多?”

    云珞便一样样给章太妃算起来,随着云珞算账,章太妃的眉头渐渐拧了起来,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云珞又趁热打铁道:“从我接下定北王这个封号时,账目上就有一百三十万两的欠债,陆续还了一些,又欠下一些,之前打仗也填进去不少,这些年又天灾不断,不是旱就是涝,今年冬天更是有几县都遭了雪灾,还有娘这些年与那些夫人们来往不断,喝个茶、饮个宴不都是银子?”

    章太妃想说她才能花多少,可面对云珞并无指责,却很认真的目光,她真没勇气说出来,想着她出个门少说也要花上几百两,这些年就是花在解卉兰身上的银子没有几十万,也有几万两了,章太妃觉得云珞心里应该是怨她的。

    可她出身章家,章家世代都是巨商富贾,光是她的陪嫁银两就有百万两,说起来她还真没把银子太放在心上。

    但几百万两的欠债,这是压在儿子头上的一座大山啊,章太妃犹豫着道:“要不……我派人给你舅舅去封信,或许他能帮帮你?”

    云珞又是苦苦笑道:“娘,当初您为了维护表姐,可是把舅舅一家都得罪光了,我可没那个脸。”

    章太妃微张着嘴,想到当初她对兄弟姐妹的决绝,似乎真是把人得罪的狠了。仔细想想缘由,还真是因解卉兰而起,她真不知道自己到谁中了解卉兰的什么毒,但凡她哭出两滴眼泪,自己就会心疼的要死,开始时是怜惜她父母早亡,渐渐的就习惯了解卉兰的柔弱,如今想想,这些年为了她,自己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娘家的兄弟和姐妹都不来往了,若不是云珞说她还没有真的意识到她一直被解卉兰牵着鼻子走呢。

    章太妃的脸色很难看,云珞接着道:“双喜会做很多吃食,前些日子我与她商量过了,待回了华阳城,就让她接手家里的铺子,到时把生意都停了改成酒楼食铺,生意定然会好。”

    想到自己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虽然出身在商贾世家的章家,但章家的女子很少学习经商,最多也就学学算账,章太妃于生意一道还真没什么见解,而刘双喜则不同,双喜快餐被她经营的有声有色,做的美味就是她都赞不绝口,等到了华阳城自然不怕没人来吃,便点头道:“都听你的,娘往后就不管事了。”

    云珞又道:“虽说双喜做吃食上很出色,可毕竟是几百万两的欠债,我们每年的支出也不少,只有华阳城的几间铺子还不知要到何时才能还清欠债,我和双喜商量着,想在别处也买几间铺子,生意做得大一些,这样也能早把欠债还清。”

    章太妃怔了怔,“你们是想不回华阳城了?”

    云珞摇头,“哪能呢?我和双喜还是要先回华阳,买铺子开店这种小事也不必我们亲自过问,孩儿只是想和娘说,往后双喜大概会很忙,若是在娘跟前有个不到之处,还请娘相信,无论到什么时候,您都是我和双喜的娘。双喜她自幼丧母,嫡母又千方百计害她,她心里一直渴望有个娘疼她爱她,只是她从未与亲娘相处过,不太懂得该如何与娘相处,但只要娘肯给她机会,双喜她一定会学着做个好媳妇。”

    章太妃与云珞母子对望,谁也不再说一句话,刘双喜躺在床上紧张的要死,却又敢睁眼,知道云珞突然说这些话算是向章太妃表明她的立场,只要章太妃不为难她,她便会把章太妃当成亲娘一样孝顺。

    最后章太妃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云珞看着她孤独的背影心里颇不是滋味。若不是当初他被质留在京,爹和大哥又常年在疆场,她也不会把解卉兰当成亲生的一样疼爱,可最后却疼出一匹狼来。

    他知道章太妃是孤单的,可是为了今后家里的和睦,有些话不得不说,想必她总是会想明白的。

    回头见刘双喜坐地在床上看他,云珞道:“起来走走吧,躺多了头晕。”

    刘双喜叹道:“虽然说出来有些矫情,可你这样说子,婆婆心里肯定不是滋味。”

    云珞气笑了,“小没良心的,我这又是为了谁?你说装晕就装晕了,还不得我来给你收拾烂摊子?往后知道矫情就别说,显得我多不孝似的。”

    刘双喜从床上下来,正看到刘四喜在外屋探头探脑地往里瞧,没好气地道:“还学会扒门帘子了?”

    刘四喜便牵着乐乐的手进门,一看到刘双喜,乐乐就跑着扑上前,嘴里叫着娘,就把手上握着的一块糖往刘双喜的嘴里塞。

    刘双喜吃了满口香甜,却对乐乐道:“小孩子不要吃太多糖,牙会烂掉。”

    乐乐朝刘双喜呲牙,“没没没!”意思是说牙没烂掉,刘双喜被他可爱的模样逗得笑弯了眼,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乐乐便乐的眼睛都眯起来了,把另一边脸又凑过来给刘双喜亲。

    云珞在一旁看了眼气,乐乐可是很少主动亲他,都怪打小他就没在身边,缺失了孩子的成长,如果打小一直看着长大,孩子大概也会像亲近刘双喜一样亲近他吧?

    不过,如果是软软嫩嫩的闺女就更好了,文文静静的可不像这小子一样闹人。

    可目光落到刘双喜身上,云珞突然觉得若是生个闺女性子像娘,估计也文静不到哪里去。

    夜里,好不容易把缠着刘双喜的乐乐哄睡了,云珞轻声对刘双喜道:“乐乐三岁了,一个人也怪孤单的,要不咱俩再努努力,给他添个妹妹如何?”

    想到当初怀乐乐时,云珞就说过希望她生的是闺女,刘双喜明白云珞不是说说免得给她压力,而是真喜欢闺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