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和睦的让人心惊肉跳
    刘双喜指挥着常氏等人洗菜切肉找食材,一刻钟之后,刘双喜正喝着小茶水,章太妃身边的丫鬟找到厨房来,对刘双喜道:“王妃,太妃说冯家和王家的人主动登门赔礼,看着倒是甚有诚意,让奴婢悄悄过来问问王妃的意思,若是看他们还不舒服,就把他们送官,治个通匪的罪,若是王妃不想与他们计较了,过去骂几句出出气。”

    刘双喜一愣,明白章太妃这是想要借着发落冯家和王家的机会给自己找台阶下,若是她心里不怨章太妃了,不管是治他们两家的罪,还是过去骂几句,都算是顺着章太妃给的台阶下了。

    原本刘喜就想着给章太妃一个台阶,如今倒是章太妃先把台阶给她架好了,刘双喜也不会得理不饶人,对丫鬟笑道:“你去和太妃说一声,中午我做了太妃爱吃的红烧肉,厨房里实在忙着走不开,一切听太妃做主就是。那两家人也不值得太妃动问,若是不喜让人赶出去就是。”

    丫鬟应了声退了出去,不多时就听两个女人哭喊着从后院来到前院,刘双喜侧耳,便听到有人喝道:“哭什么哭?你们两家通匪,这是我们家老夫人和夫人能管的吗?要哭也得找县令大人哭去,没准你们多送些礼,周一铲见钱眼开就判得轻些。”

    话说到这份上,再装可怜也没用了,两个女人的哭声停了,骂骂咧咧地往外走,刘双喜听她们骂的有些不像话,什么老虔婆都骂出来了,刘双喜觉得,这礼送再多周一铲也不会敢给他们开脱了。周一铲是爱财,可再爱财也得先把小命保住,别人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周一铲可清楚得很,敢骂太妃老虔婆,为了讨好王爷,周一铲都能给断个重罪了。

    何况通匪的罪名本来就不小,证据确凿可是要杀头的,亲眷都要充军或发卖。

    刘双喜觉得若是这两个女人装得可怜一些,她或许会心软求个情,可骂了太妃……她还是不掺和了吧。

    两个女人刚出门就都摔了一跤,王家夫人把门牙磕掉了,冯家小妾更是直接被尖石划破了脸,那一路哭得才真叫伤心。

    悄悄给了两个女人教训后,章太妃身边的丫鬟又来厨房,对刘双喜笑道:“太妃说王妃身子弱,让王妃少操劳一些,好好歇着,有什么事儿就让常氏她们做就好。”

    刘双喜让丫鬟回去表达对太妃体恤的感谢,并让丫鬟带了一壶柠檬红茶给章太妃。

    不多时章太妃又让人给刘双喜送了一盒香脂,说是天冷洗手后涂些,手会越发细腻,刘双喜便让丫鬟给章太妃带了一碟蝴蝶酥,章太妃又让丫鬟给刘双喜拿来一只铜打的暖手炉……

    云珞从外面回来就听下人说这一上午太妃和王妃互送礼物,和睦的让人心惊肉跳。

    中午吃饭时,刘双喜给章太妃夹菜,“婆婆,这道红烧肉,我用的是三分瘦七分肥的五花做的,怕婆婆吃着腻,里面又加了些梅花肉,您尝尝可合口?”

    章太妃立马夹了一块麻辣鸡块放到刘双喜的碗里,“王妃受累了,快吃块鸡肉补补,明儿下厨的事儿就让下人做就是了,没得王妃亲自动手。”

    刘双喜又给章太妃夹了一棵绿油油的小白菜,小白菜还是她在屋子里栽的,在没有新鲜青菜的冬日里也算是个稀罕东西,“婆婆吃肉怕腻,就多吃些小白菜,小白菜不但解腻,还能排毒养颜。”

    章太妃便又给刘双喜夹了一只爆炒大虾,“这大虾是好东西,王妃家乡怕是没有,等回了华阳城想吃就让人去捞,这个在海边都不算稀罕东西。”

    刘双喜又伸筷子……云珞看着这对和睦温情的婆媳俩,觉得头隐隐作疼,这也太刻意了,哪像一家人?

    彩云也两边看来看去觉得自己似乎也该伸筷子给刘双喜和章太妃夹菜,可好好吃个饭怎么这么累呢?

    唯二不受影响的怕只有刘四喜和乐乐了,只是刘双喜和章太妃互相热情地夹着菜,完全顾不上乐乐,刘四喜一边给乐乐扒着虾一面小声道:“赶紧吃,不然等她们想起咱们又好说让少吃了。”

    乐乐也不知听没听懂,嘴里‘咯咯’地笑,“少吃,少吃!”

    一顿饭吃完,刘双喜和章太妃都觉得胳膊有点酸,回到屋中刘双喜对云珞道:“相公,你看我今日的表现怎么样?婆婆好像很满意呢。”

    “这么吃饭,你累不累?”

    刘双喜甩了甩胳膊,点头,“是挺累的,唉,往后要是都这么吃饭可怎么办?”

    云珞嘴角抽了抽,“知道累下回就好好吃饭,你和娘相处的好不好,不是看谁给谁夹的菜多。”

    刘双喜想着,似乎云珞说的没错,可章太妃给她夹菜,她若是心安理得地吃了,章太妃会不会觉得这个做媳妇的不尊敬她?唉,婆婆不想好好相处难,婆婆想好好相处了还难!

    而此时的章太妃坐在桌边,丫鬟一个给她捶肩,一个给她揉胳膊,毕竟年纪大了,夹了一顿饭的菜,她连后背都有些疼了,叹了口气,往后一直这样下去,会不会就习惯了呢?

    打了个嗝,刘双喜夹的太多,她吃的也多了,胃里还胀的难受呢,不知刘双喜胀不胀,若是胀的话,会不会煮些消食茶喝喝?

    正想着,彩月在外面问道:“义母,我是彩月。”

    “快进来!”章太妃心里大喜,她是真心喜欢这个义女,与刘双喜示好,说是为了云珞这个儿子,其实也是不想让彩月伤心,也幸好彩月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这刚吃过饭又过来看自己了。

    彩月手里端着一只盖碗进来,端到章太妃的面前,“义母,吃过饭喝些消食的茶饮吧。”

    章太妃正想着这个,彩月就送了过来,免不了感叹义女贴心,端过掀了盖子的碗便喝了一口,晾得微温,酸酸甜甜的喝到胃里才叫舒服。

    一口喝下后问道:“可给王妃送过了?”

    彩月笑,“刚晾好了就给义母端来,待会儿再给大嫂送去。”

    章太妃一听彩月先顾着自己这个义母,心里更舒坦了,看彩月怎么看怎么更贴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