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不一样了
    彩月给刘双喜送消食茶,章太妃心里很是惬意,刚喝了两口消食茶饮,前院有人进来回禀,“太妃,表小姐来了,正在府门外候着。”

    章太妃虽然气解卉兰编瞎话搬弄是非,可毕竟是打小养大的孩子,心里到底是疼爱的,最后还是道:“让她进来吧!”

    不多时,解卉兰从外面进来,章太妃刚又喝了一口消食茶,抬头看到解卉兰,当时就吓了一跳,瞧解卉兰的脸上青青紫紫,这是挨打了?

    “卉儿,你这是……”

    解卉兰拿着帕子掩着嘴哭,“姨母,不怪王妃,都是卉儿不懂事,不该听别人乱说就当真,险些坏了王妃的清白名声。”

    章太妃就听明白了,这是被刘双喜打的,想着刘双喜一边打了解卉兰,一边又在自己面前装没事人儿,章太妃就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是个没多少心机的人,被人陷害了就只会自己动手出气,甚至还留下如此明显的把柄。而明明有权,却不知让人好好守着解卉兰,还给她到自己面前卖乖的机会。

    章太妃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似乎偏了,不是偏向解卉兰,而是偏向了刘双喜,从前怎么看怎么柔弱得让人心疼,仿佛只会被别人欺负的解卉兰,看清楚了却是个一肚子心机算计的蛇蝎女。

    而她一直看不上的乡下女人刘双喜,反而憨直可爱了许多。

    章太妃沉吟道:“卉儿果真是最识大体的,你不怪王妃就好,她也是一时气恼,才会……回头姨母说说她,往后绝不会如此了。”

    章太妃想,回头真该好好说说刘双喜,再大的怨也要记着她的身份,哪有自个儿动手打人的道理?身边的下人都是摆设吗?反正打了人也不能给挨打的留着把柄。

    解卉兰只当章太妃还是向着她的,闻言又哭又笑,“姨母最疼爱卉儿了,可这回也不是王妃的错,姨母还是不要怪罪王妃。”

    章太妃又点头,“既是卉儿如此识大体,姨母知道该如何做的。”

    解卉兰便温柔地笑了,这算是告了刘双喜一状,也不枉她不顾大小姐的形象跳窗跑出来了。想到追着她一直追到刘府门外的珍儿秀儿,解卉兰心里好解气,待会儿她就再和章太妃哭诉一下两个下人都不把她当回事儿的事。

    解卉兰自认笑容完美无缺,可配上一脸伤怎么看怎么维和,看得章太妃心里怪怪的,丫鬟给解卉兰上了茶,章太妃也喝完一碗消食茶,这才想起什么似的对解卉兰叹了口气:“卉儿,你这次出门可与我那外甥女婿说了?”

    提起花茂,解卉兰的脸色僵了僵,复又笑道:“自然是说过了,他还让我在姨母身边多留些日子,侍候好姨母,不急着回去。”

    章太妃却皱眉,“他真让你不急着回去?”

    解卉兰不解地点头,“难道姨母想到了什么?”

    章太妃摇头苦笑,“但凡新婚夫妻,哪有不如胶似漆的?你们才不到半年?怎的就让你不急着回去了?还有你这肚子怎么一直没有动静?花茂他年纪不小了,府里的子嗣也有几个,你可得抓紧了,不然他府里那么多妾室,等他被迷住了眼,有你后悔的。”

    解卉兰闻言脸上红了红,她不好和章太妃说她与花茂成亲这么多日子,还没让花茂进过房。

    之前她是看不上花茂,听章太妃一说,似乎她当初说不肯和花茂洞房,花茂竟也没有强求,当时她只当花茂是个体贴的,如今想想,似乎花茂真对她没什么想法。就是府里的账目都是几个妾共同掌着,她这个正室夫人除了每日吟诗作对、伤春悲秋,还真没什么事情做。

    她可以不在意花茂,可花茂不喜她就是另一回事儿,解卉兰意识到花茂可能真不喜欢她,只是迫于定北王府的压力,或是说看中定北王府的权势才娶她,可想到花茂对她一向很是尊敬,又觉得担心是多余的。

    “姨母,花茂他对我很好。”

    章太妃‘哦’了声道:“这样姨母就放心了,你嫁到花府这些日子,手里可掌了权?”

    解卉兰想说:她这样冰清玉洁,别人眼里带着仙气儿的形象,真不适合与人争权夺势,可又怕她说没有章太妃会觉得她没用,便低声道:“花茂说我是正室夫人,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别的都是下人做的事,只要我高兴,没得让俗事烦了心。”

    章太妃便皱起了眉,心道:难道这丫头所有的心计都用在对付刘双喜上了?就这脑子,若不是有定北王府表小姐的身份,在花府能活这么久吗?

    见章太妃皱眉,解卉兰就知道她想得单纯了,好在章太妃不是她的亲娘,如今又因她一再陷害刘双喜,对她已不似之前那般掏心掏肺,闻言只是皱眉,并没有多说什么,解卉兰竟觉得章太妃没有斥责她,让她松了口气。

    彩月从外面进来,仿若没有看到解卉兰,对章太妃道:“刚刚府外有人叫卖山鸡,大嫂让人买了几只,大嫂让我来问义母,是想吃烤的,还是想吃炖的。”

    章太妃道:“前几日你做过一道蜜汁鸡,我吃着不错,就做一只吧,剩下的让你大嫂看着做就是。”

    彩月答应着转身要出去,章太妃又道:“你和王妃说说,我知道她是个孝顺的,但往后厨房里的事儿不用她亲历亲为,那么多下人,总不能让他们都闲着,倒让主子做事的。你如今是本太妃的义女,也没得整日劳心这些。”

    见章太妃关怀的话刚说完,解卉兰就变了脸色,彩月笑着应下,知道章太妃这是在告诉解卉兰,王妃和她的义女都是府里的主子,是太妃认可的一家人了。

    解卉兰原本还以为章太妃见了她被刘双喜打成这副模样会心疼,即使有她替刘双喜求过情,章太妃过后也会发落刘双喜,可听章太妃刚说的话,哪里还会发落刘双喜,明明是心疼她操劳受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