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坦白从宽
    刘双喜悄声问彩云为何去了这么久,彩云恨声道:“冯家真不是东西,明知道我们要买棉衣,竟提了价,一件薄棉衣就要二百文钱,真是黑心,我就带着人到别家去买棉衣,可冯家是镇子里最大的布庄,别家也没那么多,我也没办法,就挨家挨户去买别人穿旧的,虽说看着不甚好,但都能保暖,大家也别嫌弃了。”

    青龙山的这些人,这些年日子过得苦,别看彩云拿回来的衣服旧,可再旧也比他们身上的好,大家哪里会嫌?把新的好的都让给老弱妇孺,身强力壮的男人自动自觉地拿了旧衣。

    比起衣服,棉鞋倒是多了不少,先是按着合脚的挑了,剩下一些脚小的还好,穿上大些的鞋子用绳子绑紧,有几个脚太大的就没办法了,最后还是小喜悦想的主意,找来前些日子宰羊剩下的羊皮,包在他们的鞋子外面,再用绳子拴好,这样走路总比穿着前后都露的鞋好。

    路上又雇了不少马车,到时会做针线的女人们坐在车里一路闲着也是闲着,做几又鞋就是了。

    只是出发前,看到冯家布庄的东家站在门前,瞧着自己等人冷笑,刘双喜还是挺无语的,若是换了她,不知对方的来头,就算不能交好,也肯定不会交恶。

    自己这边还没打算就冯家王家勾结山贼一事发落他们,他却好像怕被遗忘了,这是上赶着让人收拾他们吗?

    云珞给影二使了个眼色,影二便明白,王爷这是看冯老板不顺眼了,马车载着人渐行渐远,影二却留下,坐在高高的骏马之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不知他留下来是要做什么而有些胆怯的冯老板,“姓冯的,你这人脑子有病是不?”

    冯老板一甩袖子,“你家主子走远了,你还不去追?”

    影二笑,“不急,我这马可是上过战场、立过战功的良驹,东楚都没有几匹比它快的,咱先说说你们家的事儿,说完了再追也不迟。”

    “我们家?我们家有什么事儿?”见影二说着,手便放在腰间,那里斜挎着一把刀,长刀在鞘,冯老板却似乎能感受到刀出鞘时的寒光闪闪,脸顿时白了,最怕影二本来好好说着话,却突然就拔刀相对。

    影二道:“你们勾结青龙山的山贼,想要灭了我们,这件事不是我编的吧?”

    冯老板心里咯噔一下,这件事是他和王家人共同商议,又派的管家与青龙山的的山贼联系的,别人怎么会知道?

    若是他们知道了这件事,那么岂不是也知道他和青龙山的山贼定的计划?就说昨晚派了管家去青龙山通知那些山贼,趁今日刘府的人出城后设计埋伏,管家去了一夜却没回来,难道是出卖了他们?还是被官府的人抓了?

    冯老板浑身抖个不停,“你血口喷人!这样的罪名岂是你说栽赃就栽赃的?当心我去官府告你!”

    影二‘啧啧’道:“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如今青龙山的那些山贼都被招安了,把你和姓王的定下的计谋都招供了,你竟然还想要负隅顽抗?等姓王的都招了,到时罪名就都推到你身上了。”

    “招安了?你们当你们是什么人?招安这种话也说得出口?”冯财主不敢置信,不说青龙山上的那些山贼多彪悍,他们这些人又凭招安山贼?那可是山贼,就是招安也是由朝廷来招安,他们说招安就招安,那只能算是窝藏。

    影二‘呵呵’笑了两声,最后看了冯老板一眼便调转了马头,临行之时对冯老板笑道:“我们是什么人?你不妨去问问周一铲,看他怎么说。不过,我也奉劝你一句,既然我们能将青龙山上的山贼招安,自然他们把什么都交待清楚了,你还是想想怎么对周一铲解释你和姓王的勾结青龙山这件事,若是解释得早、解释得好,没准能少判些年,还兴许祸不及家人。或是等姓王的把一切都招认了,没准你就是主犯。”

    望着影二远去的背影,冯老板哆嗦了一阵子,最后一咬牙,喊家里的小厮备了马,独自骑着去了县城。到了县衙正赶上周一铲正在审案,一听被审的是个姓王的,冯老板哪里待得住,不顾衙役的阻拦便闯进了大堂,见堂上跪着一人对着周一铲不住地磕头,冯老板也上前,往旁一跪,“大人,草民鬼迷了心窍,听信了姓王的怂恿,想要买通青龙山的山贼加害他人,此事皆是因草民不该听信姓王的话,还请大人念在草民主动投案,从轻发落。”

    旁边跪着的人声音颤抖地道:“我何时怂恿你买通山贼加害他人了?大人,小人压根就不认得什么青龙山的山贼,小人就是卖肉时少称几两称,可不能让人如此诬陷。你是何人,为何要栽赃陷害于我?”

    冯老板闻言扭头一看,便一屁股坐在地上,那人身量是与姓王的相差不多,可还真不是姓王的,他常来县城,倒是认得这个卖肉缺斤少两的王屠户。原来周一铲审的是王屠户缺斤少两,而不是他们勾结山贼。

    周一铲却笑道:“冯老爷一上堂就说自己勾结山贼,此事本官就当真事来审了,还请冯老爷把你是如何勾结山贼,又与山贼密谋了些什么都一一招来,本官定会从轻发落。”

    冯老板苦哈哈的一张脸,事到如今他除了招,也只能是招了。周一铲让缺斤少两的王屠户先回家等着宣召,命人将冯老板招供的一切都记录在案,又让人去把姓王的也传上堂来。

    姓王的没想到冯老板会自个儿跑到县衙把事情都招了,心里恨冯老板不成事,可冯老板都招了,他若不招只会发落得更重,便也把事情招了一遍,还真招了些冯老板遗漏之处,这么两下一对质,周一铲都没费劲儿就把一桩案子给审清楚了。

    最后再把昨晚去送信,却被先一步抓起来的管家也带上来审问,冯老板和姓王的这才明白,就算他们不招,只要管家招了,他们勾结山贼的罪名都坐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