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名声毁了
    难得遇到这么一件大案,周一铲眼睛都绿了,若是把这个案子就坐实冯王两家与山贼勾结,一旦上报,他升官指日可待啊。

    可想到云珞离开时说过的话,周一铲那个懊恼哦,王爷怎么就那么大方呢?这两家人可是要算计他们一家的,王爷竟然只说让罚些家产就放了?是这两个人太好运,还是自己就没有再升官的机会?

    等两个人狗咬狗地都交待完了,管家不时再插上两句,最后都画了押,师爷将三份供词呈上,周一铲越看越想叹气,最后将证词往桌上一拍,判道:“冯家与王家勾结山贼一事虽供认不讳,但经本官查证,那谓的青龙山山贼,不过是些无家可归之流民,与山贼勾结罪名不能定论。”

    冯老板和姓王的都惊讶地张大了嘴,从前他们与这位大人也有过交集,这位大人之所以人称周一铲,那真是地皮都能刮下一层的,按老规矩,这时候他不得想办法把他们的罪名定得重重的,然后再借机从他们身上捞到好处?

    来之前冯老板都已经做好要倾家荡产的准备了,可听周一铲的话,却是在为他们开脱。

    青龙山上的山贼虽不能说是当地一害,可规模也不小,那可是记录在案的山头,周一铲却说他们只是流民,这是替他们两个开脱?还是替那些山贼洗白?

    想到影二离开前说的青龙山的山贼已经被他们招安走了,岂不是说刘府很有权势?绝不是一般的小民可以想像的。

    冯老板和姓王的对视一眼,同时打了个哆嗦,同时觉得这里面定是和刘府的人有关,难道是他们以德报怨,想要放过自己?可想想都像是做梦一样。

    虽然周一铲替他们开脱了,可他们一点都不觉得高兴,谁知刘府的人还等着用什么手段来害他们呢。

    最后周一铲下令每人打了二十大板,罚了五百两银子,再派人送两个石碑每家门前立一块。

    难兄难弟两个相扶着出了衙门的大门,都想不通周一铲怎么突然就变得好说话了,每人二十大板虽然看似不轻,但比因通匪掉头,完全可以不计较了。

    至于说五百两银子,虽说拿出来会让人心疼肉疼,但和命相比也不算什么,冯家本就家大业大,王家虽不及冯家有钱,但想到此事是因王大姑娘而起,姓王的便咬牙,“这丫头就是个惹祸的根由,这次就当给她个教训,就拿她的嫁妆抵了罚银就是。”

    冯老板也点头,“咱们老哥俩都教女无方啊,你说周大人这般轻易地放了我们,是不是还有什么坏事等着咱们?”

    姓王的也心里没底,刚被打过了,脸都疼白了,想到还有不知什么在等着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冯兄说的是,这可不是周大人的性子,要不回去我们就去何府问问?毕竟何老爷是周大人的舅兄,或许是得了什么风声?”

    冯老板认为姓王的说的在理,可来时他骑着马,刚挨了打马也没法骑了,好在县城离义安镇也不是太远,两人便互相搀扶着往回走,路过馒头铺时还买了两个馒头,也不坐下来,边走边吃,走得久了挨打的屁股也麻木了,不像开始时那疼。

    好不容易回到义安镇已经是下午时分,一进镇子就见别人指着他们议论着什么,二人觉得不对,可想要找人问问,别人一看他们靠近就跑掉,他们只能惴惴不安地先回家看看。

    最先路过的是冯府,冯老板一眼就看到自家门前多了块石碑,显然是周一铲派人送来的,比起他们一点点挪回来,周一铲派人用马车运过来自然要快了很多。

    可刻石碑总是要时间吧?石碑能这么快立在自家门前,这周一铲怕是早就把石碑给准备好了,如此说来,不论他们去不去县衙,招不招,人家都已经算好了要在他们家门前摆石碑了。

    当看清上面写的字后,冯老板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只见五尺多高的石碑上面写了六个黑色的大字:为富不仁,缺德!

    那真叫显眼,就冲着这六个大字,冯家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再有钱落个不仁的名声,往后也只会被人指指点点,同样的生意,别人宁愿多走几步路,也不会到一个被官府点名还送了石碑的铺子来买。

    冯老板像一只在寒风中被吹得东摇西晃的破布,抬头就看到自家大门敞开着,门槛上还搭着一件被撕破的长衫,再往里看,满院子狼藉一片,冯老板惊叫一声:“我家出了什么事儿?”

    旁边便有人叹道:“这不是你家门前立了个石碑嘛,不知是谁传你被收监了,还要没收家财,你家的小妾和下人就抢了东西要跑,你夫人带着嫡子嫡女拦不住,最后也卷了东西一并跑了,谁知冯老板你又好好地回来了。”

    “对啊,那速度快的,我们这些看热闹的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儿,你家就被搬了一空,这速度,官府来抄家也未必能及。”

    “完了,完了……”冯老板一屁股坐到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好端端的一家人竟然都舍他而去,那些原本嘴里

    姓王的也没心思再管冯老板怎样了,连屁股上的伤都不觉得疼,撒腿就往家里跑,生怕回去了也会看到冯府一样的场面。

    他家不比方家有钱,就算不仁也算不上为富不仁,但既然冯家的石碑如此不留情面,冯家的人也如此无情无意,他们家想必也不会好过。

    果然,刚跑到家门前不远,就看到一群人围着自家门前指指点点,姓王的心就往下沉了又沉,最后还是扒拉开人群挤了进去。

    就见自家门前也立了一块与冯家门前差不多的石碑,只是上面的字却换了六个:教女无方,可耻!

    而王妻正带着王大姑娘和几个儿女正站在石碑旁大哭不止,姓王的却长长地吁了口气,家还在,比起冯老板,他幸运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