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权力真是好东西
    再看一眼石碑,姓王的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虽说他也气王大姑娘惹是生非,可那是亲生的,家门前立了这么块石碑,往后可怎么嫁人?

    别说女儿嫁不出去,就是娶媳妇都难啊,他们家又不是多么有钱的人家,再拿出被罚的五百两,将来就是想要给儿子买媳妇都难。

    何况谁家爹娘也不会愿意把自家的姑娘嫁过来受小姑子的气,王大姑娘嫁不出去,王家的名声彻底的毁了,姓王的想,早知周一铲使这么一招出来,他倒宁愿周一铲直接治了他的罪,让他死在大牢里,也强过这样活着被人指指点点。

    何财主躲在人群后悄悄抹了把头上的汗,幸好他有个好妹婿,虽然没直接和他说刘府那些人的来历,却隐晦地提醒了他,那些人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虽然被人看着他怂了,但比起王家和冯家的遭遇,他这都不算事儿。家里刚好有两坛百年陈酿,待会儿提了去县里,和妹婿好好喝几杯,再打听一下刘府的来历才行。

    而此时,赶了一天路,云珞下令找了间客栈歇息,在马车里颠了一天,颠得有些蔫的乐乐被抱进屋中立刻就来了精神,坐在丫鬟刚铺上的毛毯上玩球。

    刘双喜却躺在床上不想起来,伸着腿用力地抻着,虽然马车里铺得厚厚的、暖暖的,可谁在里面蜷了一天也不会好受,若不是乐乐离不开她,她都想跟云珞骑马去了。

    想着就算快马加鞭也至少还要走三天,刘双喜就觉得真是累人,古时的交通工具比起现代的高铁飞机,真是差得远了。

    云珞坐到床边替刘双喜揉着腿,乐乐瞧着好玩也跑到床边往床上爬,云珞将他抱到床上,小家伙就挨着刘双喜躺好,把小短腿朝云珞一伸,嘴里‘咯咯’地笑,显然是让当爹的也给他揉。

    云珞在他的小屁屁上轻轻打了一巴掌,还是伸手给他揉了揉腿,乐乐就高兴地满床打滚,云珞怕他掉到地上,不错眼地看着。

    等乐乐滚够了、滚累了,揉着眼睛睡着了,云珞再看刘双喜早就不知何时也睡着了。

    叹了口气,把孩子放到床里,云珞搂着刘双喜也睡了。

    早起,章太妃让人过来说,她昨日颠簸的累了,就不起早吃饭,让他们夫妻俩先吃,启程的时候再去喊她,刘四喜则是和彩云彩月喜悦侍书一起吃的。

    刘双喜和云珞面对面地坐着,云珞就将昨晚接到关于义安镇几家人的消息同刘双喜说了,刘双喜听后许久不语,云珞问:“你可是觉得这样的处罚有些重?”

    刘双喜想了许久才道:“这世道一向如此,若不是你掌着权,又看不上王家姑娘,不然如今倒霉的可能就是我们了,或许我早就被何财主抢去做填房,又或许王家使些手段你就娶了王大姑娘,而我不是和王大姑娘争得不可开交,就是黯然带着乐乐远走。而如今我们一家安然无恙,王家和冯家虽然有错,却也罪不至此,可面对这样的惩罚却只能哑巴吃黄莲,我就想权力真是好东西,让人可以想怎样就怎样。”

    这回轮到云珞无语地望着刘双喜,刘双喜呵呵笑道:“我就是有感而发,并不是觉得你以权谋私,或是怎样,你别放在心上,也别多想啊。”

    云珞点头,“你的话我一向不会多想!”喝粥里说着不觉得他以权谋私,可说的话哪句不是这个意思?云珞觉得和刘双喜在一起,多想绝对会把自己气死。

    之后,一直到启程前,云珞都没看刘双喜一眼,刘双喜几次找云珞说话,云珞都假装没听到,刘双喜无奈,这男人真是和从前一样小心眼!

    出门时,刘四喜问刘双喜,“你又怎么惹到姐夫了?”

    刘双喜哼了声,“懒得理他,心眼小得像针鼻,和你都有得一拼了。”

    刘四喜扔给刘双喜几个大大的白眼,转身上了马车,他有些想不明白云珞了,好好的怎么就相中刘双喜了?当初两人成亲时刘双喜还没现在这么好看,难道就是因为被刘双喜虐得多了,虐出了感情?这人真是脑子有病!

    章太妃年岁大了,这些年身子大不如前,昨日赶了一天路,晚上住下时就疲累得很,匆匆吃了几口饭就睡下了,早起丫鬟喊她起床吃饭都没起来。

    本来云珞和刘双喜都想再歇一天,让她养养再启程,章太妃却不想耽误行程,最后还是强撑着坐上马车。云珞便让人将车赶得慢些,哪怕晚几日赶回华阳城也好。

    彩月与章太妃坐在一辆马车里,停下歇息时就拿出小炉子给章太妃热昨晚熬的补汤,瞧着清清淡淡,喝起来却甚是可口,里面又加了补身提气的药材,章太妃喝着很好。

    ,中午,大家停在一处集镇上歇息,彩月和刘双喜商量着用那些汤熬了些小米粥给章太妃喝,又盛了一碟切得细细的萝卜丝咸菜,章太妃吃着胃口大开,出来走走人也精神了不少。

    刘双喜和彩月都知道章太妃身子没什么毛病,只是人老了禁不起这样赶路,但云珞急着回华阳城也是因新皇登基,很多事情要办,最后和云珞一商量,刘双喜带着人留下陪着章太妃慢慢走,云珞则带人先赶回华阳城,顺路再把刘四喜送回青山学堂。

    刘四喜走,侍书也要跟着走,喜悦虽然每次看刘双喜时目光里都带着孺慕,可想到章太妃就是因为她怀疑过刘双喜,觉得自己不得章太妃的喜爱,留下来只会给刘双喜添麻烦,借口想念郑三娘也提出要和刘四喜和侍书回临县。

    刘双喜虽然心疼喜悦这孩子小小年纪就这么懂事,可一想到喜悦在章太妃面前谨小慎微的样子,也觉得她回临县更好些,等将来她在华阳城安顿下来了再接她过来也好。

    云珞也知道只能如此,便带着人先行赶路,把影一二三四都给刘双喜留下,同时留下的还有初夏、常氏这些既能打,又能贴身服侍的。而青龙山的那些人则是被云珞先带走了,毕竟这些人都是刚刚招安的,品性如何还不可知,留在刘双喜和章太妃身边总让人不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