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就这么追去了?
    目送云珞带着人离开,刘双喜和章太妃坐的马车便放慢了速度,坐车累了就下来走几步,不急着赶路再看路边的风景也别有兴趣,又走了小半天也才走出昨日一半的路程,按这个速度要赶回华阳城至少还得七天,反正他们不急,晚些就晚些,刚好当成散心了,不然等回到华阳城,再想出来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可刘双喜没想到的是,他们速度放慢,才走了半天就被因得到消息晚而晚启程半天的表小姐解卉兰给追上了。

    解卉兰一见章太妃的马车便带人追了过来,隔着一臂宽与章太妃的马车并行,“姨母,姨母,我是卉儿!”

    章太妃正躺在马车里半睡半醒,听到解卉兰的声音问旁边守着的丫鬟道:“我怎么听着像卉儿的声音?”

    丫鬟掀开一角车窗帘子,正看到解卉兰带青肿的脸,便惊奇地道:“咦?还真是表小姐追来了。”

    心里却在想:这表小姐脸真大,如今所有人都不待见她,她还有脸追来?这速度,可是全力赶路,就为了追上王爷吧?

    章太妃从被窝里撑了起来,披着棉被靠近车窗帘朝外看去,看到解卉兰后,虚弱地道:“还真是卉儿,姨母身子不爽利,你若急着回去就走吧,姨母不想耽搁你珞表弟赶路,便让他带人先行一步,留下王妃陪着我。”

    接章太妃的想法,从前解卉兰都是极力巴结自己,这次知道自己病了,定会主动提出留下来侍候,这样倒也不算白疼她一场,就算这孩子做错太多事情,可好歹也是自己宠着长大的,比别人都亲。

    却没想到解卉兰闻言后只是挣扎了片刻便道:“按说姨母身子不爽利,卉儿是该留下来侍候,可卉儿出来的久了,不放心家中,姨母有王妃侍候,想必也不需卉儿留下,卉儿便先行一步了。”

    说完,朝章太妃咬了咬唇,像是很艰难地做了决定,才让赶车的车夫加快行车速度。

    瞧着那快得要飞起来似的马车,章太妃心情繁杂,哪里会想不到解卉兰这是急着去追云珞,还不是刚听她说了王妃也留下来侍候她,想要趁虚而入?

    可追上又如何?当初她未嫁时云珞都看不上她,如今她都嫁人了,云珞的心也都在刘双喜身上,就她这副鬼似的模样,云珞恐怕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再说了,云珞那些人都是骑着快马,又走了一个多时辰了,别看她坐的马车都颠得像要飞起来,那速度也肯定追不上。

    不过,这丫头如今一点儿都不贴心了,听说她身子不爽利竟然问都没问候一声就走,留着她再看她整日算计这个算计那个也心累,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闻着顺着风飘过来的香味儿,知道这是彩月在马车里熬汤,章太妃觉得还是这个无论看起来还是本质都娇憨的义女更贴心,就是彩月因为刘双喜和自己怄气都是那么可爱,这才叫真性情不是?

    章太妃想着彩月,彩月却和同车的彩云道:“这个表小姐真不像话,就那么急着赶路?早做什么了?这都遇上了,竟然也不打个招呼,这是没把王妃放在眼里吗?”

    彩云笑道:“你就不能理解人家想要赶紧追上王爷的心情吗?”

    彩月才想起来,据说这位表小姐对云珞可没安好心,急得把手中用来扇炉火的扇子一扔,“哎呀呀,我们快点追上去,可不能让她趁小姐不在对姑爷下手。”

    彩云一把将她拉住,“你急什么?就姑爷那些人的速度,是她能追上的?再说她那张脸你没看着咋的?比鬼都丑,还怕姑爷对她动心思?”

    彩月脑中便出现解卉兰的脸,恨恨地道:“小姐就是心慈手软,怎么不把她直接揍半瘫了?”

    彩云叹道:“你啊,就知道动手,小姐如今身份不比从前,做事不能冲动。”

    彩月撇了撇嘴,“合着你的意思,身份越高越要受气不成?”

    彩云也觉得自己的话好像太软弱了,不由得笑了,可想到彩月对刘双喜和云珞的称呼,知道她是顾及自己的感受,抓着她的手道:“彩月,你和我自小一起长大,你的心思我都懂,可如今你是太妃收的义女,往后不管人前人后都不能再喊小姐了知道吗?”

    彩月心虚地看着彩云,见她果然没有失望或落寞的模样,松了口气,“好好好,往后我再也不喊小姐姑爷了,可我们还是和从前一样的好姐妹,你可不许因此疏远我。”

    彩云斜了彩月两眼,鄙夷道:“想啥呢?我还指望借着你和王妃的权势给自己找个好婆家,就是你想不认我这个好姐妹,我还得巴着你不放,我疏远你?傻了吧?”彩月就‘呵呵’地笑。

    刘双喜打开车厢后面的小窗,喊道:“彩月,乐乐醒了,你给我煮碗菠菜面条送过来吧。”

    彩月答应一声,打开车里一个小箱子,露出里面摆了几层的木框子,木框里的菠菜还是前些日子在屋子里种的,才长了一寸多高,为了路上能吃上绿叶的菜,走的时候都用箱子装着带上。

    面条则是出发前擀出来的,冻成一把一把的装在布袋子里,吃的时候拿出一小把,因为刘双喜的车里有乐乐,怕孩子淘起来撞到炉子,刘双喜的车子里是不放炉子的,乐乐想吃什么刘双喜就喊彩月给做。

    很快,用骨汤煮出的菠菜面条就好了,刘双喜和彩月让人把马车停在路边,把面条送到刘双喜的车里,彩月和彩云也跳上刘双喜的马车。

    彩云抱着乐乐,彩月端着碗,刘双喜用另一只小碗舀些面条出来,吹凉了喂乐乐吃。

    擀面条时加了鸡蛋,面条微微有些蛋黄色,吃起来不那么劲道,却更适合乐乐这么大的孩子吃。

    面条里还卧了一只鸡蛋,刘双喜将鸡蛋用勺子插开,里面的蛋黄很大,连着汤水喂给乐乐吃,乐乐吃得美了,一边吃一边晃着小手,不时再和旁边端碗的彩月挤眉弄眼的,逗得几个女人笑声不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