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会不会被带坏了?
    早起,睡了一觉,又吃了刘双喜精心做的美食,赶路也不那么着急,章太妃精神不错,便想着也不急着回去,就走一段路,再坐一段马车,溜溜达达地往回赶。

    刚出县城不远,就见几辆马车从后面追上来,马车后面还跟着几十个腰挎大刀的官差。因刘双喜这些人在车下慢慢地走,很快就被官差围在当中。

    而那些带着官差追来的马车里也下来几个女人,一见到初夏就怒目道:“就是她打的我们,快把他们抓起来。”

    初夏笑道:“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冒充徐参将家姨夫人的骗子吗?怎么昨天的教训还没受够,又追来给我揍吗?”

    “你胡说,我们就是徐参将家的姨夫人,哪有冒充了?”几位姨夫人吓得朝后躲,可想到她们这次是领了官差来的,那些人敢对她们不敬,难道还敢和官差动手吗?

    立时腰杆又硬了,指着官差怒道:“你们还不动手,难道就不怕我们家参将怪你们办事不利吗?”

    官差们顿时都有些不满,却是敢怒不敢言,虽然初夏说她们是冒充的,可却是县令大人亲自承认了她们的身份,还当成座上宾来对待,这假得了吗?

    至于说这些夫人狗仗人势……谁让他们家的老爷才七品,人家参将可是三品,再看不上这些仗势欺人的姨夫人们,他们也得听命于人,不然老爷被骂,他们也别想好。

    来时大人可说了,如今新皇登基,最信任的就是定北王,而那位徐参将又是定北王身边的大将,可是万万不能得罪,不然好好的衙门官差哪会受这些娘们们的气?

    可再想要讨好徐参将,他们也真不好对一群女人们舞刀弄枪,带头的官差走到刘双喜等人的马车前,见初夏站在前面说话,便对初夏一抱拳,“姑娘,之前这些位姨夫人到衙门里击鼓鸣冤,说是她们好好的挨了打,大人派我等来查此事,不知姑娘如何说?”

    见官差一脸为难,初夏知道他也是无奈,归根究底还是自家的错,谁让徐参将再不好也是王爷的手下?在这里真闹起来,不论自家是赢了还是输了,总归丢的都是定北王的人。

    人家可不会说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只会说定北王驭下不严,这是碰到了老太妃,若是遇到别个没权没势的,不知要被定北王的人怎么欺压。

    初夏对官差也回了一礼,看了眼在那边还耀武扬威的姨夫人们,低声对官差道:“不知这位兄弟可否借一步说话?”

    初夏的这句兄弟把官差说得一愣,看初夏的目光顿时就变得慎重,回头看了眼那些姨夫人,就跟着初夏走向一旁。

    见官差几句话就跟着初夏走到一旁,几位姨夫人心中就有些忐忑,不知他们这是要说什么背人的话,或是初夏要拿银两贿赂差官。

    可再想到她们的男人如今是定北王手下的参将,一个个又神气十足,紧定着官差和初夏,若是初夏给官差银子,她们就闹起来。

    初夏与官差走到一旁,对官差道:“我乃定北王麾下副将,我姓初,不知兄弟可曾听说过?”

    官差便一脸震惊,他还真听说过定北王身边有位姓初的女副将,只是若她说的是真话,那么她和那些姨夫人们怎么就打起来了?只是看初夏的目光就带着敬畏了。

    虽说初夏长得模样秀气,可传说中那位女副将可是杀人都不眨眼的狠角色,若真是这位,那几位姨夫人只是挨打真是便宜她们了。

    而这位女副将在这里显然不是身份最高的,那车里面坐的会是谁?竟劳得动女副将亲自护送?

    初夏见官差脸上变色,说道:“兄弟,你且想想,定北王一向驭下甚严,别说是几个姨夫人,就是王爷何曾因私事惊扰过地方?这几个女人说自己是徐参将的姨夫人就如此嚣张,岂不就是为了败坏王爷的声誉?何况她们在外招摇撞骗不是一日两日,若不是我有重任在身,又岂止是揍她们一顿了?”

    说着,从怀里将一块令牌拿了出来,在官差眼前晃了晃,当看清令牌上面两个显眼的‘定北’二字,官差便信了初夏的话。

    对初夏一抱拳,想到初夏这是不想暴露身份,便低声道:“将军且放心,这些女人败坏定北王的声誉,我这就带回衙门,让大人严加审问。”

    初夏笑道:“有劳兄弟了。”

    若之前初夏叫他兄弟让他有些疑惑,此时这声兄弟却是让他受宠若惊了,人家别看是女的,可官却比他们家大人还要高出好几品,别说是叫兄弟,就是叫小子他都不敢说啥。

    可人家却没有高高在上,反而平易近人,正如初夏刚刚所言,定北王一向驭下甚严,哪能容得几个姨夫人如此招摇?

    官差转回身,对手下人道:“这些女人是骗子,招摇撞骗也就罢了,还想要败坏定北王的声誉,兄弟们,押回衙门请大人审理。”

    那些手下虽然不知官差与初夏说了什么,但都看到初夏拿了什么给他看,之后他就下令抓这些姨太太,便知道这里面定然还有别的事儿,虽然一肚子疑问还是听令行事。

    很快,哭哭啼啼的姨夫人们便被赶上了马车,一路叫骂着被押回了县城。

    眼看那位管家徐荣趁乱跳进路边的草丛里逃了,初夏只是看了一眼便没再去管,不过一个管家还能把天捅了?再说她也想看看徐参将得到消息后会怎样做。

    若是一个因几个女人就忘了自己身份的货,她不介意到王爷面前告他一状,这种人能为了女人败坏王爷的名声,没准就会为了女人背叛王爷。

    刘双喜问初夏,“那几个女人真是什么徐参将家的小妾?”

    初夏道:“八成是!“

    说完又犹豫着道:”徐鸿此人是有些鲁莽,但打起仗却是身先士卒,倒是个难得的勇将。”

    刘双喜就明白,初夏这是替徐参将求情。她对徐参将也没别的想法,不过就是觉得云珞身边的参将都有这么多小妾,云珞会不会被带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