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他那是愧疚啊
    刘双喜暗下决心,等见了云珞可得好好说说,让他离着徐参将远一些,不单是徐参将,谁家的小妾多,就不能和谁玩儿,可别把她男人给带坏了。

    章太妃倒是看得透彻,平日她就不参与云珞军中事务,对徐参将不熟。这时候的男人,不论有没有本事,有几个不娶几个妾的?她对纳妾也没什么好说的。

    若不是徐参将这几个小妾刚好惹到不该惹的人,仗着男人的势跋扈一些也不算什么,就像她这么多年也没少仗着定北王妃和太妃的身份压人,所以,她对徐参将的这几个小妾也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让初夏见了徐参将时说一声,女人的招子不亮就不要放出来惹事生非。

    走走停停地过了五天,已经进入定北王的封地,路程才走了一小半,原本刘双喜还想着路过哪个府县遇到花灯就去瞧瞧,结果正月十五这天特意留在方圆百里内最大的县城里,可到了晚上,县城里竟一盏灯都没有,连路上的行人都不多。

    刘双喜失望地道:“我还想着晚上会有灯会,怎么城里一盏红灯都没看到?”

    初夏道:“之前战乱不断,不但百姓的日子不好过,官府也财政空虚,虽说这两年停战了,但举办灯会就是烧银子,或许官府也是为了省银子吧?”

    章太妃得意地道:“若是早些回到华阳城,倒是能看到灯会,城里的富户会在门前张灯结彩,做出最大最好看的灯,最后再评出当年的灯魁。前几年每年的灯魁都是被我们定北王府夺得,今年我不在华阳城主持,想必灯魁要落到别人头上了。”

    说完,又想到每年灯节王府花费至少在万两左右,想到云珞说的几百万两银子欠债,章太妃就有些索然无味了,甚至觉得今年灯节她没在华阳城,怕是能省下不少呢。

    没有灯看,几人在城里逛了一圈便回客栈了,吃着自己包的汤圆,想着要不要把路上糊的红灯笼挂上,就听院墙外伙计和人报怨,“东家,你说前几日突然就传出先皇年前驾崩的消息,咱们的生意都跟着受影响,虽说先皇临终时说不想惊扰百姓,让咱们只管守孝三日,之后该怎么过年就怎么过年,可百姓哪个敢大肆庆祝?本来还打算趁着过年这些日子好好赚些银子,这回都泡汤了,咱们糊的那些灯笼都不能拿出去卖了。”

    一个沉稳的男声道:“什么你都敢说,不要命了吗?”

    伙计嘟囔着闭上嘴,最后还是没忍住,又回了句:“先皇也不挑个时候!哎呦,东家,你怎么踹人?”

    “踹你?我还想揍你,你这破嘴什么时候能有个把门儿的?别什么时候害了你自己再连累了我。”

    听东家和伙计的声音越来越远,刘双喜和章太妃才想起来,为何今年街上冷冷清清,并不完全是战乱结束后没钱,而是先皇驾崩的消息传出来了,大家都不敢犯忌讳。

    可之前云珞没有半点要替先皇守孝的意思,甚至提都没提,刘双喜觉得云珞定是恨先皇害死老定北王父子,没准先皇驾崩还是他和新皇两个人干的!

    章太妃似乎也想到这些,神情怏怏的看什么都没意思,便早早回房间睡觉,刘双喜抱着乐乐站在院子里站了会儿也回房。

    本来去年这个时候在临县是有灯可看的,但那时她还在坐月子错过了,今年又因先皇驾崩没人敢办灯会,看来想看灯就得等明年了。

    因没热闹可看,大家睡得早,第二日起床时都很精神,只章太妃还有些闷闷不乐,刘双喜只当她是受不住寂寞的日子,想到华阳城灯会时定北王府独占鳌头时的风光了,笑道:“婆婆,今年想必华阳城也不会举办灯会了,这个灯魁就要空着了,等来年正月十五我们接着再把灯魁收入囊中。”

    章太妃敷衍地笑了笑,显然让她忧伤的不是灯魁,刘双喜干脆闭口不语。章太妃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最后还是没忍住,让所有人都退出去,刘双喜也想退下,却被章太妃喊住,“你坐下,我有话要和你说。”

    刘双喜虽然不得不坐下,可她一点都不想听啊,就章太妃这态度,没准说出什么能吓死人的话。可章太妃下令了,她也不敢违抗,只能好好地坐着,一眼都不敢乱瞄,就希望章太妃发发善心什么都不要说。

    章太妃似乎也很艰难,几次都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可最后还是对刘双喜道:“当年我与你公公在京城成的亲,那时你公公就是王府送到京城的质子,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先皇也是初登帝位,他那时就忌惮定北王府的势力,不想让你公公娶个家世显赫的妻子,最后便下旨将我赐婚给你公公,而将那个与你公公青梅竹马一同长大的女子纳进了宫,还封了妃,不但以此羞辱你公公,还用她时时要挟着你公公。直到后来你公公的两个兄长皆战死沙场,最后连个子嗣都没留下,轮到你公公袭了爵,我才恍然明白,先皇是忌惮你两位伯父的妻族势力啊,若不是你公公娶了我这商家之女,恐怕……成亲多年,虽说你公公一个妾都没有纳,我心里却明白,我不是他心上的人,他不纳妾并不是因为敬我重我,而是再多的女人也不及那个女人。若不是为了延续定北王府的血脉,恐怕他都不会愿意碰我,本来生下祈儿后他就与我相敬如宾,直到那个女人也生下一子,他才对我比从前温柔了些。”

    刘双喜嘴里发干,不明白章太妃为何突然给自己讲这个,老王爷都死了多年了,再旧事重提有意思吗?

    可章太妃说,她又不敢不听,只是心里叫苦,万一章太妃让她给打这个官司怎么办?她总不能把公公从坑地里刨出来吧?

    章太妃也没有让刘双喜安慰的意思,自顾自地道:“本来,我还以为他是因为得知心上人给别人生了孩子,又看到我的好,才转而对我和祈儿好,可最后才知道都是我自己异想天开,他哪是看到我的好?他就是愧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