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祸水东引
    章太妃说到这里,按在椅子扶手上的手上面已经青筋暴胀,刘双喜一句话不敢说,就怕章太妃找不到老王爷报仇,再把怒气都发泄到她的身上。

    心里也好奇老王爷的愧疚是什么?难道那个女人生的儿子是老王爷的?这么想来,她好像知道了了不得的大秘密啊,这个秘密恐怕云珞都不知道呢,她一点也不想听啊!

    章太妃平静了一会儿,对刘双喜疲惫地笑了笑,“说起来,知道这件事的人除了我之外都死光了,本本我也想继续做我高高在上的太妃,可谁能想到造化弄人,两个从没人告诉过他们真相的孩子,竟然也能成为最好的兄弟,有的时候缘分还真让人不可思议。”

    章太妃说完,好像抽空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似的靠在椅背上,刘双喜却怔怔地看着她,没有劝慰,也没有询问,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

    刘双喜认为章太妃不会无缘无故地和她说这些,既然这个世上知道这件事的人除了章太妃都已经不在了,章太妃完全可以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永远不让别人知道。

    可她偏偏要和自己说,难道只是为了抒发她对老王爷的怨气?老王爷都故去多年了,什么天大的怨恨都消散了,章太妃这人虽然有时执拗了些,却不像是会和她自己过不去的,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纠结着从前,那就是有病!

    如今她给自己讲了这件事,通过她说的这些话,刘双喜甚至已经猜到那个老王爷的愧疚是谁了。毕竟亲娘是先皇的女人,又和云珞成为兄弟,普天之下还能找出第二个来?

    章太妃见刘双喜只看着自己不说话,心里叹了声:这个媳妇真不贴心,这时候不是该让自己拿主意?

    她自然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些,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还不是想告诉刘双喜,新皇登基,将来定北王府能否一直辉煌下去,都掌握在她们婆媳的手上?真有一天章太妃不在了,还有刘双喜这个知道真相的人在,只要新皇敢对定北王府下手,她就可以拿出证据证明新皇血统不纯。

    可刘双喜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她,这是不知该怎么做?真不知道定北王府交给她来打理是对还是错了。

    心里烦闷地挥了挥手,“你下去吧,看着你就心烦。”

    刘双喜应了一声起身朝外走,快要走到门前时轻声道:“婆婆,这些话往后可不要再对别人说,没得让兄弟离心。”

    章太妃一愣,望着刘双喜的背影发起了呆,直到刘双喜在门前消失,她还没回过神,本心她是不想承认刘双喜这话点醒了她,但又不得不承认,哪怕是最英明的皇帝,也不会愿意把柄被别人捏着,若是她手里握着的这个把柄被别人知晓了,哪怕是最亲的兄弟,新皇或许也会和云珞翻脸。

    章太妃心里一颤,右手抚上左腕上的金镯,金镯是空心的,里面藏着一封血书,当年老定北王的心上人临死之前派人送来的,除了提醒老定北王当心先皇派人加害,还写了关于他们孩子的身世,金镯送到章太妃的手上时,章太妃同时得到的还有老定北王和长子战死的噩耗。

    这些年她守着这个秘密很辛苦,如今儿子终于报了仇,她不想儿子再走上老定北王的老路,手上有一个能拿捏住新皇的把柄不好吗?

    可刘双喜的话却让她冒了一身冷汗,想想若是她有这样一个把柄落在别人的手中,她会怎么做?即使表面上若无其事,心里说不定想要怎么把那人弄死吧?这个金镯里面的血书,其实就是一张催命符!

    章太妃突然就觉得这只戴了几年的金镯烫手,可这么重要的东西自然不能毁了,可放到哪里都觉得不安全啊。

    吃过早饭众人就要启程,章太妃脸色苍白地从屋中走出,刘双喜自然知道她为何脸色苍白,却没有提一句话,她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自然不会给章太妃把一切都推给她的机会。

    却不想章太妃走到自己身边时,突然拉住她的手,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笑道:“我看你也不爱戴个首饰啥的,手臂上光秃秃的也不好看,我这只金镯你先戴着吧,回去后我再给你挑几只好看的戴。”

    说完,章太妃便上了马车,刘双喜嘴角抽了又抽,心里暗骂章太妃祸水东引,不用问了,这只金镯里面肯定有关于当年的秘密,她嫌烫手了就给自己,然后就当什么都不知道?这老狐狸!

    可金镯戴上了就不能摘,万一被别人得了去更麻烦,刘双喜只能咬着牙,假装出一脸甜笑,在章太妃的马车外道谢。

    章太妃松了口气,说实话,虽然老定北王一辈子没对她有过什么感情,可毕竟对她也是敬重的,天下女人哪个不羡慕她身份高贵,身边又没个妾来闹心?想开了也没什么好伤心的,说多了其实就是矫情。

    只是丈夫儿子的死让她对先皇怀恨在心,若不是还有个云珞,她都想要将血书公开了,让天下人都知道先皇是如何害死老定北王父子的。

    得知先皇被云珞和新皇干掉后,章太妃就完全放下当年的事儿了,只是这只金镯一直是她心上的一块大石,如今送到刘双喜的手上,总算是可以不用再担心什么时候这件事从她这里泄露出去了。

    可刘双喜拿了金镯却半点都不开心,就是彩云都觉得章太妃突然对刘双喜好很不正常,用一种很担忧、很决绝的目光看着她,好像下一刻刘双喜就会被推上断头台似的。

    也就单纯如彩月还替刘双喜高兴,“大嫂,我看义母一直戴着这只金镯,是不是王府的传家宝啊?如今把它给你了,就是承认你的身份了吧?”

    刘双喜冷笑,不得不佩服这丫头的心思单纯,彩云也看出刘双喜心情不好,便叉开了话题,刘双喜干脆就坐在窗边,看着外面向后移动的风景,对外面的初夏道:“你去前面传令,马车这个速度要走到什么时候?从现在开始加速前进!务必在两日之内赶回华阳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