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原来是个包子啊
    只是章太妃的义女只有一个,想要争的人太多,便有很多人暗潮汹涌地较起了劲儿,好像是把别人瞪输了,章太妃的义女就归了她了。

    随着章太妃的话音落下,定北王府的丫鬟们从外面鱼贯而入,走在前面的丫鬟每人手里提着四只炭炉,一个桌洞里放一个,后面的丫鬟则是用托盘装着两只有两个巴掌大的小锅,将锅坐到炭炉之上后,再后面的丫鬟则是端着各种料碗放到桌上。

    夫人小姐们瞧着稀奇,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都去看坐在上席的章太妃和她身边的刘双喜、彩月,见她们拿哪个自己就拿哪个,每人都兑了一小蝶蘸料。

    章太妃心里暗自得意,虽然她贵为太妃,但这些女人里面难免有那么几个让她不如意,平日赴个宴什么的,不是拿她们的孙子气自己,就是说她们的儿媳怎样怎样孝顺,章太妃没儿媳能孝顺她,自然听不得那些话。

    今日吃这顿小涮锅,章太妃也知道是刘双喜出的主意,试问别人家的媳妇再本事,能弄出刘双喜的这些美味?至少往后和这些夫人们再聚在一起,她也可以得意地说她每天吃了什么什么美食。

    章太妃才不会承认她也和那些女人一样小心眼,她为的可是自家的生意,虽然刘双喜和云珞都没和她说过王府的那些铺子将来要怎样,但从这些小涮锅也能看出来,这必是要在铺子里卖的,今日拿出来摆宴用,也是想要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一种美食,往后想吃了只能到他们家的铺子里。

    不然谁会花那么大力气做这么多的桌子和炉子?回头这些都是要送到铺子里用的。

    章太妃笑道:“诸位今日能来为王妃接风洗尘,本太妃甚至是感谢,这顿酒席便是王妃平日闲暇时琢磨出来的吃法,或许看着不起眼,但吃起来却绝对美味,喜欢吃辣的就在汤里加些辣酱,吃不得辣的只用高汤煮出来蘸着料也受吃,诸位且尝尝可还合胃口。”

    说完,章太妃便夹起几棵青菜和肉放到锅里,青菜都是在暖房里种的,虽然在冬日里很难得,但能坐在这里的人谁家还没有几个这样的暖房?倒也不觉得新鲜。

    只是看章太妃的吃法有些好奇,锅子大家都吃过,但这么吃的还是头一回,就这么用汤煮煮就能好吃?

    但章太妃都已经打了样,她们也夹着菜往锅里放,之后章太妃怎么做她们就怎么做,结果蘸了调好的酱料往嘴里一放,顿时就被这又香又辣又不肥腻的吃法给征服了,一口接一口地吃着,不时再往自己面前的小锅子里放菜,爱吃哪个放哪个,都不用顾忌会不会吃到别人的口水,这吃法真是方便啊。

    结果只顾着吃的夫人小姐们就把一直笑眯眯的刘双喜和默默吃着的彩月给忘到脑后,等想起来要和刘双喜和彩月套近乎再打听些什么的时候,刘双喜已经借口乐乐哭闹,带着乐乐先离席了。

    而彩月也因章太妃的‘甚感疲惫’而陪着章太妃一同离席,主人们都走了,这些女人们更是敞开了吃,甚至一边吃一边已经较量上了,一场定北王义妹的争夺战即将展开!

    第二日,刘双喜还没睡醒,外面有丫鬟来回禀,说是有徐参将夫人在外面求见,刘双喜迷迷糊糊地想了一会儿才想到徐参将是谁,可她和他的夫人不熟,徐夫人为何来见她?难道是给徐参将的那几个小妾求情?真是个贤惠的女人!

    刘双喜让丫鬟带徐夫人到小院前面的会客厅等着,她又发了会儿呆才起床,看着还睡得呼呼的乐乐,没忍心叫醒孩子,轻手轻脚地穿衣下床,又让丫鬟帮着梳了个简单又大方的髻,头上只插了一只玉钗,让丫鬟在屋中陪着乐乐,若是他醒了,别忘了把尿,之后便扬着一张清水脸去见徐夫人。

    徐夫人是个三十多岁的妇人,微微有些丰腴,模样算不上好看却有种让人舒心的气质,个子不高,看人时扬着一张笑脸,刘双喜第一眼就对这位徐夫人的印象很好。

    “徐杨氏见过王妃。”徐夫人见到刘双喜起身见礼,完全没有因刘双喜让她久等的不悦。

    刘双喜笑道:“徐夫人不必拘礼,请坐。”

    徐夫人等刘双喜坐到上座才复又坐下,刘双喜不开口她也不说话,大眼瞪小眼半天,刘双喜才问道:“徐夫人今日过来可是有事?”

    徐夫人脸上的笑容就有些苦了,“前几日家中小妾冲撞了太妃和王妃,虽说罪有应得,却也是妾身没能管好她们,妾身今日来是想向王妃求个人情,希望太妃、王妃对她们网开一面。”

    “是徐参将让你来的吗?”刘双喜皱眉问道,心里对那个纳了好些小妾,遇了事却把正室推出来的徐参将多了不满。

    徐夫人咬了咬嘴唇,“是妾身自己来的,不关夫君的事。”

    原来是个包子啊,难怪徐参将一个又一个地往家里纳妾,还不是徐夫人纵容的?之前瞧着她挺舒心的,此时就难免失望。

    见徐夫人说完之后便垂目不语,显然也是心里不舒服,刘双喜并不想管别人的家事,既然徐夫人都不计较,那几个小妾也该受了惩罚,一句话放了也没什么。

    便对身边的丫鬟道:“你去和初夏说一声,看怎么把徐参将家的几位姨夫人接回来吧。”

    丫鬟应声退下,不多时进门,“王妃,初将军写下一封书信,让徐参将派人将信带去,几位姨夫人就可接回。”

    刘双喜点了点头,示意丫鬟将书信交给徐夫人。徐夫人接过书信,向刘双喜道了谢后便告退。

    刘双喜原本对她印象还好,可见她的态度后便难免失望,笑着与徐夫人道别。

    徐夫人退下后,丫鬟轻轻地叹了声,刘双喜侧目看她,丫鬟脸一红,“奴婢失礼了。”

    刘双喜道:“你在同情徐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