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天怒人怨
    丫鬟想了下点头,“是!”

    刘双喜笑道:“徐夫人的夫君乃是参将,官儿可不小,她又是正室夫人,哪轮得到别人同情?”

    丫鬟又想叹气,可看到刘双喜正瞪着一双大眼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看不出是想让她继续说,还是嫌她的话多了,顿时将到了唇边的叹息咽了回去,纠结着要不要和刘双喜说说这位徐夫人。不说憋的难受,说了又怕王妃觉得她多嘴多舌。

    直到刘双喜起身出去,丫鬟才松了口气,可同时也难掩失望,真想让王妃知道知道这位徐参将的为人,知道知道徐夫人在徐家过的那叫什么日子,这换了谁都得同情吧?

    可王妃已然出门,她再追上去说就更显得刻意,只能将此事暂且放下,往后有机会再与刘双喜说说徐夫人的可怜之处,或许王妃也能同情徐夫人了。

    乐乐醒来后,刘双喜抱着一同去给章太妃请安,虽说刘双喜想要亲自带着孩子,可章太妃说的也没错,以她目前的身份孩子不可能一个人带,平时忙起来总是要有人帮忙看孩子。

    何况刘双喜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孩子吃别人的奶,如今乐乐奶吃的不多,只要不请奶娘,只要多添几个丫鬟,她也不必太在意了。

    见过章太妃,章太妃便问起徐夫人过来都说了什么,刘双喜便将和徐夫人的对话都与章太妃说了,章太妃便不屑地撇了撇嘴,显然对这位‘可怜’的徐夫人没有多少同情。

    刘双喜觉得,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嫌,这徐夫人到底是做了什么让章太妃看不上的事儿?竟让章太妃对除了她之外的人也能露出嫌弃的表情。要知道章太妃虽然总是高高在上,但除了她,能让章太妃明显表达不喜的还真不多,就是当初在义安镇,冯家和王家惹上门,章太妃再想和他们过不去,也没当着她的面露出鄙夷之色。

    在章太妃这里用过早饭,刘双喜回到倚香园时,云珞刚好从外面进来,一早他就带人去城外军营巡视,顺便带了不少海鲜回来,如今水军每天除了操练之外就下水捕捞海鲜,这些海鲜王爷也没占他们多少便宜,除了军饷,谁捞多少海鲜就会给多少钱,为了多赚些钱,大家捞海鲜的劲头十足。

    赶了多日的路,昨晚又有晚宴,刘双喜还没缓过乏,可看到海鲜整个人都精神了,让人用桶分开装着,算着中午要怎么吃。

    再想到往后就住在离海近的地儿,王爷隔几日去一趟水军军营就能带回这么多海鲜,真是有口福了,再开一间海味楼,银子也能大把大把地赚了。

    云珞同刘双喜商量,“我这几日就带人去把铺子都收拾出来,等你歇息够了我们就把酒楼铺子开起来,你看都需要做什么准备,只管和初夏说,一切都让她派人去办就好,你只管打理好府中事务,别的只要动动嘴就成。”

    刘双喜白了他一眼,“你说的轻巧,我只管动嘴,这些海鲜别人就能做出来?还有铺子不亲自去看着,只纸上弹兵能成吗?想想你外面还欠着几百万两,这心得是多宽?”

    云珞闷声笑道:“我还不是怕你累着,既然你要亲自看着才放心那就等我闲着时陪你去,但赚钱不急,别累着自己了。”

    刘双喜摆了摆手,她想说人累是累不坏的,最怕的就是闲下来呆懒了,到时什么毛病就都来了。

    唉,果然就不是享福的命,这都成了王妃,还整日想着做事儿,换了别人还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像章太妃那样闲着没事儿到处撒钱才对嘛。

    云珞说酒楼铺子由他派人收拾着,但开酒楼铺子都需要人手,伙计倒好说,最让人犯愁的就是厨子,若没有两把刷子,怎么能吸引客人?

    想到昨晚那顿已经在华阳城官眷和富人中出了名的小火锅,刘双喜觉得往后要忙的其实也不是那么多,食材吃法也就那样了,唯一要操心的就是锅底料和蘸料,虽然别人吃的都还好,刘双喜吃过却觉得还差了一些,也是因为炒料的人手法欠火候,但这不是大毛病,只要她看着再指点一二也就成了。

    反正定北王手下的人,怕是还没胆子敢把秘方往外泄漏,这可不是当初她在临县什么都要小心的时候了。

    云珞带人去收拾铺子,刘双喜就把炒制锅底炒料的人叫来,虽然也是按着她之前教的方法炒制的,但当时刘双喜可是留了心眼,除了她让彩月炒好运过来的材料十足外,给云珞的炒制方法都是偷工减料过的,如今要开自家的买卖,自然是要把料补足了才行。

    刘双喜说初夏写,不多时就将完美的炒制方法和材料都写清楚了,交给厨娘安氏,刘双喜道:“安氏,这个秘方我只给了你,若是将来有一天传到外面,你该知道后果吧?”

    安氏郑重道:“王妃请放心,奴婢是王府的家生子,几辈人都是王府的家奴,定不会做有负王府之事。”

    刘双喜便点头道:“我自是信你,但你且记住了,这个秘方你尽快记好毁掉,只有藏在脑袋里才不会被人夺了。”

    安氏答应着,干脆就在刘双喜这里很认真地记起了方子,直到记好后又重复了几遍,完全没有纰漏,安氏才将方子递给初夏,“请姑娘这就将秘方毁了,往后若是被别人得知秘方,即使王妃不说,奴婢也自会以死谢罪。”

    刘双喜想说哪用得着那么严重,一个秘方没了她再换一个就是,就是别人不知道她也会过些时候再给安氏一个别的秘方。

    何况,天下人又不都是蠢的,没准哪天就被人试出秘方来,或是安氏不当心时被别人学了去,只因如此就以死谢罪就太严重了。

    可安氏已经这么说了,刘双喜若是再安慰她不用太放心上,没准会让人觉得王妃太过妇人之仁,不能服众,最后刘双喜点了点头,“你知道就好,从今日起,你每月工钱再涨五两银子,若是将来做得好了,王妃不会亏待你。”

    安氏闻言先惊后喜,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