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太妃心里苦,就是不说!
    本来这一口箱子刘双喜自己拎着就走了,却还四个丫鬟才能抬的动,可以她现在的身份若真是自己拎着就走,不说这身力气会不会吓到人,这不合时宜的举动也会被人诟病,所以该自持身份时就不能太平易近人了。

    回到屋中,等丫鬟把箱子在墙边放好,刘双喜让人下去了,才将刚刚翻找出来的那几本自己记录的册子摆在桌上,翻开了给初夏看。

    “这几本就是我平日整理出来的一些食谱和美容的方法,你先看看,再把要用到的材料都写出来,回头我让人去采买,你也多琢磨一下,到时生意真做起来,你能做些什么。至于说工钱,只要你能把铺子好好地开起来,赚多少银子我分你一成。”

    初夏算不明白一成是多少,万一一个月只赚十两银子,分她一成也才一两,不过蚊子腿再小也是肉,一两银子放在一般人家中也够一个月吃用了,她还有军饷可拿,这一成银子就当是意外之财了,反正真赔了银子王妃也不可能让她往外掏银子就是。

    想着,初夏又对刘双喜笑道:“王妃,这是要开几间呢?”

    刘双喜一愣,见初夏不是随口一问,便大方道:“开几间就要看初将军的本事了,若是赚钱,你想开个十几二十间我也不管。不过呢,这个生意我与章家的念真小姐也有合作,她因着一些原因没有把生意做到华阳城来,但我也不能把生意做到华阳城外,好了坏了这些生意只能在华阳城里开。”

    一听章念真也做着同样的生意,初夏不但没有因不能将生意做到华阳城外而失望,反而心里有了底,章家是章太妃的娘家,虽说章太妃与章家已少有往来,但初夏很清楚章家可是大富之家,赚得少的生意章念真肯做吗?能让她与之合作的生意,每月不得赚个上百两?那么一成下来也得有十两银子了。

    初夏觉得,虽说她没做过生意,可哪里就能比别人差了?章念真能把生意做起来,她就一定也能做得好好的,等赚了银子,她一定买个好看又好用的男人回家生娃娃。

    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想想,可不能让王爷知道了,万一让王爷觉得她有这个想法是和王妃学的,会不会恼羞成怒?嗯,反正不能让王爷知道四喜少爷把他和王妃相亲相爱的过程都告诉她了。

    初夏对刘双喜道:“王妃放心,末将定不会让王妃失望!”

    中午,全府吃了一顿海鲜大餐,刘双喜和彩月亲自到厨房指点常氏和安氏,常氏虽说也只跟彩月和刘双喜学过几日,但比起安氏却会的太多,安氏看得直羡慕,被彩月和刘双喜指点时也是心服口服,就怕自己笨学不会。

    好在一顿大餐做下来,安氏也记住七七八八,稍有一些没记住的和想不通的过后问常氏也就会了。常氏趁刘双喜和彩月不在跟前时还安慰安氏,“有什么不懂不会你就放心地问,王妃和彩月小姐都不是小气的人。”

    安氏点头表示记下,脑子里转的还是刚刚看彩月示范的那道香辣蟹,海边的人都常常能到海鲜,可从没人想过海鲜还能这么做,那么多的调料,王妃是怎么想到能放到一起的呢?虽说冬日的蟹子不够肥,但被彩月那么一炒,蟹子又新鲜,吃起来也别有风味。

    安氏可以想像,若是把这样的蟹子拿到酒楼里去卖,肯定要比卖海鲜还赚,之前王爷拿回来的那些做海鲜的方法和这个真正的美味比起来只能算是应付,可就是那样都已经让海鲜大卖了。

    王妃和彩月小姐教的这些方法一定不能外传!

    见安氏和常氏学一道菜就拿出一个本子将心得记下来,刘双喜也不催她们快点学下一道菜,云珞速度再快,要开铺子也得等些时日,趁这几日她先教出几个能用的厨子。

    中午的海鲜又香又辣,府里的人吃得一个两个都拼命找水,可吃得嘴里发麻还是停不下口,就是章太妃也吃了两个香辣蟹,再要吃就被刘双喜给拦住了,“婆婆,蟹子寒凉不宜多吃,您先喝一碗姜茶,想吃明日再让厨房做来就是。”

    虽然知道刘双喜说的在理,章太妃看着香辣蟹还是眼馋,喝了一碗姜茶又吃了几口鱼、一小碗饭,肚子便饱了。

    下午的时候,刘双喜抱着乐乐和初夏出门,章太妃歪在榻上越想越觉得香辣蟹美味,有心让彩月再给她做一盘,可彩月一向听刘双喜的话,刘双喜说不能多吃,磨破嘴皮子彩月也不会再给她做。

    章太妃觉得她真应该给云珞娶两房妾了,到时刘双喜整日忙着与妾室斗,八成就没心思再管她一顿吃几个蟹了。

    可给云珞纳了妾,刘双喜会不高兴,到时会不会连一个蟹子都不给她吃了?章太妃纠结着,真是左右为难啊。

    正想着怎么能让刘双喜不管她吃蟹子,丫鬟来报:“太妃,门外栾家姐妹求见。”

    “她们怎么来了?”章太妃眉头便皱了下,反应过来后自己也有些郁闷,从前每次栾玉和栾香过来她都会很高兴,温柔可人的栾玉,快人快语的栾香,和这姐俩说话,她总能忘了烦恼,不然她也不会想过要让云珞纳栾玉为妾。

    可为何这次一听到她们来了,她不但没高兴,反而最先反应是担忧?难道真是怕刘双喜误会她要给云珞纳妾吗?

    唉,刚刚还想着要给云珞纳妾,好让刘双喜添堵就没心思管她吃几个香辣蟹,可事实呢?这才几日啊,她竟然会为了怕刘双喜误会而担忧了。

    丫鬟不知章太妃心里的纠结,尽职地回道:“栾家姐妹听闻太妃回府,今日特来请安。说是过年时就想来了,可知道太妃没在府里就没登门打扰,太妃是见还是不见?”

    章太妃原想说不见,却又怕被人说怕了媳妇,想着刘双喜和初夏出门,说是晚饭前回来,想必只要她见过栾玉栾香,早些让她们回家,也不会撞见。

    再说撞见了又如何?王妃那么忙,都不能在她跟前尽孝,她怎么都是太妃,难道在府里见见客、解解闷都不成吗?

    越想越理直气壮,章太妃完全没发觉她竟像是被大人扔在家里的孩子一样,一肚子的委屈和怨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