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脑袋被驴踢了
    彭掌柜那边去备货,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刘双喜就带着初夏在杂货铺里转,因有着王妃的身份,伙计们虽然都好奇这个平民出身的王妃是怎样的一个人,却没一个敢直勾勾地盯着刘双喜看,最多就是瞄上一眼就心跳半天,难怪王爷只爱王妃一个人,王妃长得真好看啊。

    刘双喜便一路看一路问着价,也不是每样都问,但只问了十几样便将价钱都记下了,而这十几样也都是初夏单子里面有的货物。

    开始时初夏只当刘双喜是坐着无聊随便看看,但见刘双喜问的都是她单子上的货物,便也留心了,也将价钱记在脑中。

    彭记杂货铺的效率很高,刘双喜几人在铺子里转了两圈,又坐下喝了半壶茶水,彭掌柜就已经将货物准备好了大半,一过来彭掌柜就搓着手笑道:“王妃,初将军,你们要买的货物实在是多,好些都不是彭记有的,小的已经派人到别处去采买,不如王妃和初将军先将备好的带回,只等齐全了再给送去王府如何?”

    初夏刚要点头,刘双喜道:“不急,还请彭掌柜将备好货的单子拿来看看。”

    彭掌柜先是一愣,从前定北王府都是在彭记采买,虽然他也会让人备下单子,那也是方便他们自己结账。王府里要看单子的人很少,今日王妃竟想要看单子,是不信任他吗?彭掌柜笑得就有些僵硬,口中却道:“应该的,应该的,小四,还不把单子呈上给王妃过目?”

    一个十七八岁的伙计就将单子呈到刘双喜面前,刘双喜示意丫鬟接过来,之后再伸手从丫鬟的手上接过单子,看了几眼后将单子再递给初夏看。

    初夏也看了,然后脸就黑了下来,虽然知道让彭记帮着采买价会比自己去别处买高些,可这里面可是有好多都是彭记有的货物,但价钱却比她们刚刚在铺子里问的还要高三成,这不是明着把她当成冤大头了吗?

    初夏虽然不爱逛街却也不傻,按说正常来铺子里买东西,买得多的话应该给让些利,可彭记不但没有给让利,反而还提了价,这是欺她人傻钱多吗?可初将军真没钱啊。

    初夏的脸色很难看,就是彭掌柜也看出来了,心里暗叫不好,虽说彭记代为采买多收三成,但那可是针对彭记没有的货物,彭记自家的货买多了是可以让利的,而初夏单子上的大多都是彭记自家的货物,他偷偷给提价也是仗着初夏从不看单子,甚至从来也没在意过提了三成价的货物是彭记的还是在外代为采买的。

    而刘双喜身为王妃,想必就算看出来了,碍于身份也未必愿意被人说吝啬,多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却不想刘双喜竟然真看了付货单,还一眼就看出里面的问题。初夏显然也一眼就看明白了,虽然心里鄙夷刘双喜给她的身份丢脸,但这两个人都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小心地问道:“初将军,难道是哪里不对吗?”

    初夏冷笑道:“彭掌柜,从前本将军就一直在彭记买东西,连价都不问,可是信得过彭记的信誉,却不想彭记就是这么做生意的?”

    彭掌柜头上的冷汗就冒了出来,“是哪里不对吗?将军且容小的瞧瞧。”

    说着就要伸手从初夏手上拿过单子,却被初夏闪过,他也不敢再强抢,一脸讨好地对着初夏和刘双喜笑,刘双喜道:“想必是彭掌柜一时弄错了,不如再去点点货,重新列个单子来瞧瞧。”

    彭掌柜便如蒙大赦,小跑着出了屏风外,重重地叹了口气,这位王妃啊,真是身份都不顾了。

    彭掌柜抱怨完还得带着人去重新点货,既然知道是价钱上出的问题,彭掌柜这回自然不敢再将价提高了,很快又列了一张单子回来,恭恭敬敬地递给初夏。

    这回刘双喜和初夏看过单子后,对上面真实的价钱满意了,初夏刚想点头,刘双喜先道:“本王妃是从小地方来的,不知道华阳城的规矩,可在我们那里,买的多了可以让利。而你家的东西本就卖的比别处贵,初将军又买了这么多,不知……”

    彭掌柜忙道:“有的有的,这些只是原价,初将军买了这许多,自然是有让利的,让一成利,不知王妃可满意?”

    刘双喜端着茶碗喝了一口,把彭掌柜的心吊起来多高,才对彭掌柜笑道:“彭掌柜问错人了,本王妃只陪初将军出门走走。”

    彭掌柜心里已经把刘双喜骂了个遍,不是你买东西,你却在这里搅合,吃饱了撑的吗?脸上还是一副讨好模样地看着初夏,“那初将军认为……”

    初夏黑着一张脸,“按说我在彭记买的东西也不少,却不想彭掌柜会如此坑我,若是我回去和弟兄们把今日之事说说,让他们也想想在彭记买过多少东西如何?”

    彭掌柜一听便怕了,他坑的可不只是初夏一个人,那些军中的大老粗几乎没有没被他坑过的,只是一直没人留意过,他这些年可是狠狠地赚了他们一大笔,若是一个个都来和他清算,遇到脾气暴躁的还不得砸了他家的铺子?

    都是定北王的人,砸了铺子他敢吭声吗?没准还得给他罗织个罪名呢,民不与官斗,他之前是脑袋被驴踢了吗?竟然敢坑那些军人的银子。

    彭掌柜哭丧着脸,“别啊,初将军息怒,往后小的再也不敢了还不成吗?要不今日这些都算小的赔罪,不要您的银子了成不?只求您别把此事往外说,不然被家父知道了,定会要了小的的小命。”

    “呵,彭掌柜还知道怕呢?不过本将军也不是得理不饶人,今日为了惩罚你,就付你五成好了,回头若是被本将军知道你再坑我们弟兄用命换回来的军饷,别怪本将军将你这些年做的好事传扬开,本将军那些弟兄可都是大老粗,到时会怎样就不是本将军能控制得了的。”

    彭掌柜哪里敢说不行,能得五成银子他也没赔多少,他可是做好白送的准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