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忍无可忍
    定北王不让王府的人去彭记买东西,很快这个消息就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了,到最后只要是在定北王手下做官的、当差的、以及他们的家人们都不去彭记买东西。于是华阳城里都在传彭记得罪了定北王府,这是要拿彭记开刀呢。

    可左等右等也没看定北王府有所行动,便有知道内幕的将定北王妃刚到华阳城第二日就与初夏将军去了彭记,结果彭掌柜不开眼地想要坑王妃的银子,被王妃查觉了,最后不但赔礼道歉,还将货物半价卖了。

    真相一经口口相传,有人说王妃眼里不揉沙子,更多的人则说王妃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如此小肚鸡肠爱贪便宜,哪怕有人后来说那些东西是初将军买的,却也没人愿意去相信,大家更相信他们臆想出来的真相。

    刘双喜得知后不以为然,世人哪有不被人说的?她做了定北王妃,不知断了多少别人的念想,这不痛不痒地被说几句有什么?那些人再抵毁她,还能让云珞多看她们一眼?

    等再过几日华阳城里的食铺一开,那些看不得她好的人不知还要编排出什么来,对于她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她若是这都受不了,将来还有得难过。

    云珞这几日一直都在忙,除了忙定北王府从前的旧铺子改造,也在城里寻找一些位置佳、空间大的铺子,既然有这个能力,他也想大展拳脚,不然每到各处遇到天灾**要银子时,他只是为难却无能为力,那滋味可不好受。

    百里杨终于把云珞盼了回来,正想着和他说说他不在的一年里封地上都出了什么事儿,可云珞一回来就忙。王妃回来前他忙着新帝登基和迎接王妃,王妃回来后他又忙着封地的政务和铺子,百里杨心里挺不是滋味,他替云珞劳累了一年,云珞忙的没时间请他喝酒也就罢了,他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可为何云珞忙完了,宁可回去陪王妃也不肯同他喝一杯酒?

    被云珞以繁忙为由拒绝了几次后,百里杨终于爆发了,一早他就到定北王府来堵人,可谁能想到一问门上的下人,被告知王妃早上想要吃海鲜粥,一早王爷就去了城外水军大营。

    和他喝一杯都没时间,竟然有时间去给王妃弄海鲜,就为了她早饭要吃海鲜粥?百里杨忍无可忍,站在王府门前吸气吸气再吸气,就怕一怒之下会冲到城外水军大营云揍云珞一顿,虽然揍人揍不过,但挨一顿揍也能让他对云珞这重色轻友的家伙有个新认识。

    百里杨也不进王府,就站在门前等云珞回来,既然说王妃早上想要吃海鲜粥,云珞那妻奴早饭前定会赶回来,他就在这里等,看云珞还有什么话说。

    可等人是等人,百里杨心里不痛快就想在嘴上痛快痛快,指着门子道:“你们王爷这算什么?不过就是娶个王妃,还想搭个板儿供起来?这还有点王爷的样子没有?他不嫌丢人,我都替他脸红!还有你们那个什么出身的王妃,自家出身低,不懂什么叫三从四德就去学啊,以为凭着一张脸就能为所欲为了?就不怕她那张脸哪天残了,看她还拿什么迷惑人!我就不明白了,放着满天下的大家闺秀,他云珞不去娶,非要娶个小家子气的回来,是嫌定北王府不丢人吗?”

    百里杨骂得痛快,门子听得胆战心惊,趁百里杨骂累了换口气儿的工夫,转身就往王府里跑。门上有百里杨看着,也不会放乱七八糟的人进来,但百里杨这些话可不是他一个门子能听得的,这事儿还得和总管说说。

    总管得了门子的禀报,心里骂百里杨不省事儿,也不敢把百里杨的话放着不理,又派了人往后院传,最后就传到了刘双喜这里。

    刘双喜这几日心里有些不痛快,章太妃每日都在她的院子里召见栾玉,开始时还是栾香陪着栾玉同来,过了几日后每到早饭时候栾玉自个儿就过来了,一待就待到晚饭后。说是侍候章太妃用饭,彩月却看得清楚,那女人无缘无故的为何会来讨好章太妃?还不是为了让章太妃点头让云珞迎她进府。

    好在章太妃不知是不明白她的意思,还是有所顾忌,至今没有开口,可看着自己精心做的美食最后都进了栾玉的嘴,彩月心里很不服气,哪怕栾玉一口一个大小姐地叫着她,也让她不能对栾玉生出好感。

    彩月为此没少在刘双喜的面前说栾玉的坏话,今日一早刚起床彩月就赶了过来,一进门就不满道:“大嫂,你再不想办法,义母没准真会让那女人进门。”

    刘双喜心里也不舒服,她本来就知道栾玉对云珞有想法,如今看章太妃的态度不明,她不由得就要多想。

    可章太妃喜欢栾玉,又没提过分的要求,她若不让栾玉进府,只会让人觉得她小气,可怎么才能让章太妃断了让栾玉进府的打算?

    刘双喜问彩月,“你说栾玉喜欢吃你做的点心?”

    不提还好,一提彩月就气愤,“可不是,我每日为义母做的点心,倒有大半都进了她的嘴,整日来混吃混喝也不嫌丢人,明儿我就什么都不做了,义母喜欢栾玉,就让栾玉给她做点心吃。”

    刘双喜眼珠一转,“别啊,你明日不但还要做,还要做的更好,她不是爱吃嘛,就让她吃个够,吃完了再带走,咱们定北王府还差她那口吃的?只要她把太妃陪好了,再多的吃的都有。”

    彩月不解,刘双喜朝她眨了眨眼,“最近我又琢磨了几款酥皮点心,待会儿我教给你,往后栾玉来了,你就做给她,想必她很爱吃吧!”

    彩月想了半晌才恍然,“大嫂的意思是酥皮点心都是用猪油……哼,可不胖死她!”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同时发出会心一笑。

    彩月道:“离着早饭还有些时候,我这就去做个菊花酥,再做个酱油炒饭。上次就看栾玉爱吃酱油炒饭,往后她来我就做肉。”

    刘双喜提醒道:“太妃年纪大了,不可吃过多油腻,你可别让太妃吃多了。你也莫要贪嘴,吃胖了有你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