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羞愤的让人想死
    因彩月表达的善意,栾玉又惊又喜,刚要张嘴道谢,彩月已不耐烦地道:“吃吧,我嫌吵!”

    一句话栾玉便不敢说了,生怕嫌吵的大小姐会让人赶她出去。

    饭是用猪油炒的,里面加了酱油提色,颜色酱红油香扑鼻,栾玉吃了一口便被炒饭的美味完全吸引,彩月又递了一碗熬得香喷喷的猪骨汤,上面飘着几棵菠菜叶子和蛋花,看起来并不油腻,栾玉感激地对着彩月笑了笑。

    章太妃和丫鬟都不在这里栾玉也不用扮矜持,也是用料十足的酱油炒饭太过美味,栾玉一口气就吃了两碗,又喝了两碗汤,肚子便鼓鼓的吃不下了。

    吃过饭后,章太妃也没歇息好,栾玉就坐在院子里一边晒着春日暖阳,一边回味着酱油炒饭的美味。

    彩月也让人搬了把椅子挨着栾玉坐好,“吃得可好?”

    栾玉受宠若惊地道:“大小姐的厨艺真是让人惊叹,玉儿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吃到这么香的饭。”

    彩月一脸得意,“这算什么,我做的点心也好吃,福雪,去我房间把早上新做的菊花酥拿来给栾小姐尝尝。”

    侍候彩月的丫鬟应声跑去彩月的房间,不多时就托着一只盘子出来,上面摆放得像花儿一样的菊花酥,不但好看还散发着醉人的甜香,只是栾玉吃多了酱油炒饭,对这个好看又好吃的点心真心吃不下。

    彩月善解人意地道:“玉儿怕是吃不下了,你去拿个食盒,晚上让玉儿回去时带着,留着做宵夜吃。”

    栾玉对着彩月连连道谢,并向彩月讨教这些都是怎么做出来的,彩月便直直地盯着栾玉看,看的栾玉心里不安,生怕彩月觉得她是在打探做菜的秘方,刚要解释,彩月便笑道:“倒也没什么,都是大嫂教我的,你若想学我教你就是。”

    说完,彩月就给栾玉讲了酱油炒饭的方法,以及菊花酥的做法,最后还强调道:“要想好吃就一定要多放猪油。”

    栾玉便记在心上,彩月道:“你先尝尝这个菊花酥,看看哪里不明白,到时我再教你。”

    栾玉就把菊花酥放到嘴里,刚咬了两口,就听丫鬟道:“奴婢给王爷请安。”

    栾玉一惊,怕被王爷认为她就知道知,还剩一半儿的菊花酥就被塞进嘴里,可菊花酥虽然干香甜蜜却有些噎人,栾玉用力再用力也没咽下去,反而噎得她脸红脖子粗,而云珞已经迈着大步进了院子。

    云珞对栾玉视而不见,问彩月道:“娘可在屋中?”

    彩月起身,给云珞见礼,“义母说是乏了,在屋中歇着呢。”

    虽然如今她是章太妃的义女,可面对云珞还是难免有些敬怕,可一想到栾玉的窘态被云珞看到,就忍不住露出小得意的笑,云珞见了虽然没说什么,却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彩月这丫头果然是没安好心。

    瞥了眼噎得要断气似的栾玉,那狰狞的表情配上涕泪横流的模样就是云珞见了都不免惊恐,赶忙道:“都愣着做什么?没见那谁谁要噎死了?还不快上茶。”

    丫鬟立马拿了茶给栾玉灌下去,栾玉喝了茶,总算是把差点噎死她的菊花酥咽了下去,却还是咳了半天也没缓过来,偷偷去看云珞,见他已迈步进了章太妃的屋子才松了口气,心里暗暗祈祷:但愿王爷没认出或是干脆就没记住那个差点被噎死的谁谁。

    云珞进到屋子里,章太妃正歪在窗边的榻上看书,云珞先给章太妃见了礼,之后才似欲言又止地道:“娘若是在府里闲着无事,就让彩月陪您到街上逛逛,像那种……还是不要总到府里来。”

    章太妃皱了皱眉,“你整日忙得人影都见不着,一来就质疑为娘?莫不是王妃在你耳边说了什么?”

    云珞也有些不悦,城里那些人不知刘双喜的为人怎么说他都可以暂时不理,章太妃还想要刘双喜怎样才能对她满意?难怪当初刘双喜只想和他生娃,却不想真嫁给他,果然除了男人三妻四妾让她无法忍受,婆媳关系也不那么好相处啊。

    云珞道:“娘,您怎么会想是双喜说了什么,而不是别人和我说了什么?还有您知道我刚刚进来时在院子里看到了什么?若那就是您替我选的妾……我只能说,恕难从命!”

    说完,云珞起身便朝外走,章太妃气得把书拍在榻上,刚想骂刘双喜搬弄是非,却想到云珞的话,问身边的丫鬟:“你出去问问王爷刚进来时在院子里看到什么?”

    丫鬟退下,不多时进来,满脸鄙夷地将栾玉是怎么在云珞面前出丑回禀一番,之后淡淡地道:“太妃,恐怕您真是误会王妃了,那栾小姐……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

    章太妃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精彩,她是对栾玉吃相有看法,却怎么也没想到这栾玉竟这般不争气,这脸都丢到王爷面前去了,估计往后自己也没脸再来王府吧?

    唉,不幸之中的万幸,往后她总算可以耳根子清静些了。

    正当太妃庆幸时,外面传来阵阵抽泣声,章太妃揉了揉太阳穴,“这又怎么了?”

    丫鬟出去看了一眼回来,神色不变地道:“是栾小姐自知丢人,在那里一直说不想活了。”

    章太妃怒,“不想活了就去死啊,难不成还想死在王府里……”

    话音未落,就听外面乱成一团,有人大喊:“不好了,栾小姐跳湖了!”

    章太妃‘腾’的一下从榻上跳了起来,身手利落的让面前的丫鬟惊了一跳。

    章太妃的院外有一片小湖,是由几处泉眼汇集而成,几代前的定北王便让人借着泉眼挖了这座小湖,以便心爱的王妃可以随时赏荷。

    湖面不大,方圆不过十丈,湖水也不深,最深处也不过及腰,但此时初春寒意甚重,栾玉被从湖里捞出来时人已经昏迷,脸色也青白青白的。

    章太妃让人把她带到屋子里,先灌了一碗姜汤,又在热水里泡过,最后才放在床上捂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