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徐参将也太不要脸了
    早起吃饭时,云珞貌似无意地问道:“这几日我看初夏一直穿着男装,这是为何?”

    刘双喜笑,“你觉得女人去买东西,卖货的是个美女会更容易卖掉货物,还是帅气的男人更容易卖掉货物?”

    云珞虽然不想承认,却不能否认,女人面对帅气的男人时花钱会更大方一些,正如一些男人面对美丽的女人出手阔绰一样。

    刘双喜又道:“初夏本来就是个将军,人又长得英气,男装打扮更帅气逼人,不好好利用岂不浪费了。”

    虽然众所周知初夏是个女人,但不得不说换上男装的初将军身上有着让男人都嫉妒的英俊不凡和卓绝气质,正是那些不可能与男人发生什么,却又难免会对男人三妻四妾不满的女人的感情寄托。

    只是那么英俊不凡的初将军,绝对会让男人有压力,若不是知道初夏还是想要找个男人嫁了,云珞都会觉得要让刘双喜远离初夏。

    但因初夏的身份,女人们与初将军来往既不会被人诟病,甚至女人们的家里更会乐见其成,果然是打的好主意啊。

    可想到跟随他多年出生入死的初夏,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将军,竟然要靠脸来赚女人钱,云珞没好气儿地道:“你这是想让初夏卖身吗?”

    刘双喜惊疑地道:“大家都是女人,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见云珞只是哼了声,刘双喜撇嘴道:“我这不也是为了生意,如今没仗可打,将士们都闲着无事,军饷又实在不多,初夏也是想要给自己攒些嫁妆,若是王爷大方点,军饷高高的,谁放着好好的将军不做,愿意去辛苦讨生活?”

    提到军饷云珞就怂了,他也想给得高高的,可一直都是入不敷出,他有心也无力,可刘双喜说得对,怪只能怪他无能,让手底下的弟兄们跟着受苦。

    见云珞没有反驳,刘双喜有些奇怪地道:“你说初夏的官阶比徐参将高吧?她连嫁妆都没攒下,徐参将怎么就一个接着一个妾往家里纳?这差距也太大了!”

    说起徐参将,云珞的面容就有些古怪,“徐参将能纳妾是因为徐夫人是个做生意的好手。”

    “啥?”刘双喜不敢相信她都听到了什么。

    云珞不屑地撇着嘴,“你没听错,徐参将之所以能一个接一个纳妾,就是因为徐夫人做生意赚了不少银子,才能养得起他那些小妾。”

    刘双喜摇着头道:“花着媳妇的钱养别的女人,也太太太不要脸了,这种人你也敢用?”

    “徐参将除了这点毛病,别处倒也还好,在战场上杀敌勇猛,何况徐夫人自己都不在意,我也不好多说。”

    刘双喜脸色危险地问道:“那你认为徐参将这么做没错了?”

    云珞知道他若是敢说一个没错,刘双喜绝对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可真心里他虽然觉得徐参将有那么点儿不要脸,但人家夫人都不在意,他一个做王爷的也不好去管别人家的私事。

    见云珞不说话,刘双喜‘哼’道:“难怪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往后你若是敢学徐参将一样花我的银子养别的女人,我可没有徐夫人的好性子。”

    云珞哭笑不得,“和你说过多少次了,除了你之外不会有别的女人,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谁让你身边的人不争气,和什么人学什么人,万一你有钱了就学徐参将,我岂不是得气死?不行,往后你身上可不许带银子,哪里有用银子的地方都跟我申请,我同意了你才能拿。”

    云珞想说,他又不是徐参将,若真有那心,就是手里没银子,也有一大把女人上赶着。可这话他哪里敢说,万一刘双喜再因此生气他都不知道怎么哄好了。

    至于说被限制银子,云珞也不担心,反正银子一向都不是他往外花,限制不限制真没什么差别。

    吃过饭,刘双喜把云珞身上的银两都掏了精光才让他出门,至于王爷会不会有私房钱,刘双喜觉得,她接管王府时,整个王府帐上都没有剩下两万两,王爷的私房钱能比账上的还多?

    这些日子一直都是王爷在往外掏银子,就是影三当初手里的银票都到了刘双喜的手里,王爷即使有私房钱又能有多少?

    再说,刘双喜只是向云珞表达一个态度,并不真是让云珞兜比脸干净,对于云珞的为人她信得过,反正自恋地说,在华阳城里她还没见过比她好看的女人呢,王爷若是能看中别人,也算他眼瞎。

    初夏等云珞走了才过来,今日她穿了一身白丝绸绣银竹的袍子,腰间系着一条巴掌宽的玉带,头发在脑后挽了一个髻,戴了个羊脂白玉冠,手里拿着一把通体也是银色的长剑,只剑柄处缀着个红丝络,倒是浑身上下唯一的艳色,却更将人衬得清清爽爽。

    刘双喜越看越满意,果然平胸的女人才最适合男装,若是她换上男装,胸前那两块肉只会让人有种粉腻腻的感觉,哪会像初夏这般如沐春风。

    初夏进门就问刘双喜:“王妃,今日我们还去吗?”

    刘双喜摇头,“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今日我就不去了,刚好把这些日子酒楼的账对一下,免得王爷又要愁的抓头发。”

    王爷不善理财大家早就心知肚明,想到云珞一坐到桌边看账本就会散发出不爽的气息,初夏也觉得王妃不能整日都跟着她一起忙,王府里那么多事情要做,王妃也该静下心来管一管了。

    初夏离开后,刘双喜让丫鬟陪着乐乐玩儿,她又回床上躺了一会儿,躺得神清气爽了才起来,先写了两封信,一封让人给刘四喜送去,眼看就要开始春种了,她在华阳城里管不了临县那边的田地,如今有了定北王这棵大树,她想让刘四喜将田地都种上甜高粱和甜菜,这样收成后就可以大量地制作白糖了。

    虽然王府如今开了那么多间酒楼铺子,赚钱是肯定的,可她并不想刘四喜被人嘲笑是倚仗姐姐,只要把白糖做出来,刘四喜完全可以靠着白糖的生意把刘府更加壮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