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难道真的很缺德吗?
    景礼住在东厢的客房,与初夏的闺房隔着些距离,虽然知道景礼未必会进她的房间,初夏还是鬼使神差地将屋中女子的物件都收了起来,就是很不想让景礼知道她是女子。

    整理好从屋中出来,看到景礼正站在井边上提水,旁边还放着一只盆和一块布,显然是要擦灰。

    初夏走过来,貌似无意地问道:“景兄将来有何打算?”

    景礼愣了下神,继续将提上来的水倒进盆里,“既然投亲不遇,我想先找些事做,赚到路费再返乡。想在初兄这里再叨扰几日,望初兄不要嫌弃。”

    初夏道:“景兄想住就住吧,只是不知景兄想找怎样的事做?”

    景礼想了想道:“我在食铺做过伙计,只是初来乍到,对华阳城不熟,不知初兄可有推荐?”

    初夏道:“景兄如此人才,做伙计岂不屈了才?”

    景礼突然笑了下,“除了伙计,我也不知还能做什么。”

    这么长时间了,初夏还是头一回见着景礼笑,虽说景礼的笑容中带着淡淡的苦涩,但似乎也有着什么让他难忘的回忆,让他周身都围绕在一种淡淡的温暖之中,看得初夏双颊微红,竟觉得这样的景礼挺好看的。

    但很快初夏神色一凛,暗骂自己又不是没见过男人,王爷比景礼长得好吧?她都从来没对王爷害羞过,怎么就因他这一笑就失了魂?不就是捡到人时以为是天赐良缘,既然知道这人是王爷的情敌,那也就是她的敌人。

    于是,整理好情绪的初夏撇下嘴:笑得那么荡漾,八成是想到王妃了,可她是不会给他接近王妃的机会滴。

    为了紧迫盯人,初夏让景礼先在宅子里收拾着,她则返回定北王府,要同刘双喜说一声,这些日子就不在王府住了,不过王妃若是要出门,可以派人去找她,她随时待命保护王妃。

    至于说为何没有向刘双喜或是云珞提起景礼,初夏对自己说,她是不想这个人的出现影响了王爷和王妃的感情,若能悄无声息地解决了最好。

    知道她在府外有宅子,刘双喜也没在意,只是让她一个姑娘家独住的时候当心些,初夏便笑道:“华阳城里谁不知道我?没哪个不开眼的敢到我家去。”

    刘双喜也笑,临县知道她的也不少,该捣乱的不是依然来捣乱?不过鉴于初将军是真正上过战场杀过人,刘双喜倒不担心她的安全,若是自己都保护不了,云珞也不会派她来保护自己。

    但初夏一个人住,刘双喜还是会担心她怎么吃饭,虽然初夏说了,在她住的地方不远就是一间火锅店,她最近疯狂地迷上了小火锅,一天三顿地吃也不腻。

    刘双喜还是语重心长地教育了一番:“小火锅能是顿顿吃的吗?你就不怕吃多了上火?到时长一脸的疮,看你还嫁不嫁人。女孩子家家的要注意保养啊,明明自己都是要开美颜会所的,怎么日子能过得那么糙?”

    为了让刘双喜不再唠叨下去,初夏最后离开王府时自己推了一架平板车走的,车上放的都是各种或珍贵或营养的食材。

    初夏想:刚好趁着这几日练下自己的手艺,将来养颜会所开起来,虽说不必初将军亲自动手,可为了吸引顾客,一些尊贵的客人还是要应付,初将军亲手熬的养颜粥,那绝对是噱头中的噱头。

    初将军的宅子离着王府不太远,可也还是有段距离,一路上初夏推着平板车倒是吸引了不少目光。

    年轻的姑娘媳妇都在打听这位看起来干净又英俊的公子是哪位,甚至也有一些男子看着推车的初夏眼睛转不开了,结果被初夏瞪了两眼后就灰溜溜地闪人。

    虽然公子看着英姿不凡,但那迫人的眼神却真像带着杀意,不赶紧闪人难道等着被揍吗?

    不过,明明平板车和帅公子很不搭,却不让人觉得突兀,好像英俊的男人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

    初夏瞪走了一干登徒子,推着平板车继续走,突然从前面转出一人,站在平板车前将初夏的路给挡上了。

    别人只是用不纯洁的目光多看两眼就让初夏瞪人了,这人都跳出来拦路了,初夏自然更是怒不可遏,刚要破口大骂,结果发现前面这人是认得的,便将到了嘴边的骂声收回,但看人的目光却算不上友善,谁让这人嘴碎,净干缺德事儿呢。

    百里杨嘻笑着对初夏抱了抱拳,“这位兄台……”

    初夏平板车往旁边推了推,直接从百里杨的身边走过,倒让百里杨百思不得其解,初夏看人的眼神像有深仇大恨似的,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眼熟的人在哪里见过。

    见初夏推着车要走,百里杨又赶紧过来拦人,“等等……”

    “好狗不挡路!”虽说百里杨是云珞的兄弟,但在初夏眼里,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真不值得她更多尊敬,尤其是他还总在王爷面前诋毁王妃,所以,哪怕知道百里杨并不像表现出来的纨绔,初夏不想理他就是不理。

    百里杨想不明白初夏的敌意因何而来,便追着初夏问:“兄台,你我素昧平生,为何要出口不逊?”

    初夏冷笑,“你这人缺德啊,骂你几句都是轻的。你信不信再不躲开我揍你。”

    百里杨愣在原地实在是初夏眼中的警告不像假的,他相信若是再纠缠下去初夏真会揍他。可他怎么就缺德了?不就是想问问她身上的衣服是在哪儿买的,明明看起来玉树临风谪仙是的人儿,怎么就这么凶悍了?

    还有那推车的样子,真是浪费了那一身好衣服。

    想到衣服,百里杨望着初夏越走越远的背影好不甘心,可人家已经明明白白地表达了对他的厌恶,他还能追上去吗?

    虽然因着云珞的关系,百里杨在华阳城也是跺一脚四城乱颤的人物,但毕竟他不是什么坏人,不可能为了初夏对他不敬而把初夏如何。

    可到底心里不舒服,好端端的被骂缺德,他到底做过什么缺德事儿?

    突然想到之前和云珞喝酒时,云珞也说过他缺德,难道他真就缺德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