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过日子的男人
    初夏推着平板车回到宅子,敲了敲门,景礼从里面将门打开,见到初夏推着一辆很大的平板车,便将门槛卸了下来,等初夏将车推进院子,再把门槛再装上。

    初夏推着车子进来,就看到焕然一新的院子,虽说离开的时间不久,却能看出景礼这段时间没闲着,院子里的枯枝落叶都清扫干净,铺的青石板也都用水冲洗过,还留着湿漉漉的痕迹,就连房上的灰网也都被扫掉,墙上都是扫过的痕迹。

    初夏感叹:景礼还真是个过日子的人。

    将东西一点点搬进做为库房的西厢屋,见里面也都被擦洗干净,初夏更觉得这样的男人难能可贵。

    景礼也帮着初夏把东西搬进来,看着库房一角堆得小山一样的食材和用品,脸上的神色也柔和许多,甚至还带着些感激。

    初夏很想解释一下景礼误会了,这些东西不是她为了他买的,而是王妃怕她一个女人把日子过成糙汉子模样,硬逼着她带回来的。

    可被景礼这么感激地看着,初夏虽微微有些脸红,却觉得感觉还不错,想到捡回景礼时他身上就带着一个装着换洗衣物的布包,若没有这些食材她也是要到外面采买,果然王妃是最明智的。

    景礼一边整理东西,一边对初夏道:“我刚把屋子都擦了一遍,只是初兄的屋子我没动,还得初兄自己收整。”

    “无妨!”初夏这才想到她的闺房,暗暗庆幸景礼是守礼的,虽说她以防万一把属于女子的东西都收了起来,可景礼这人来历成谜,就是影一影二都说不是他的对手,谁知会不会看出些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一个高手却混成这副模样,是不是太惨了?若不是王爷的情敌,她都想把他收为手下了。

    当然,若不是因为他是景礼,开始时初夏可是打算捡个男人回来过日子的心思把他捡回来的。

    景礼在西厢房里继续收整食材,初夏回到自己的房间将床上桌上的灰都擦了一遍,才去箱子里将被褥翻出来铺上,虽然放在箱子里一冬都没拿出来晾晒有些潮湿,但比起在战场时可好得太多,初夏也没太在意地铺上,想着明日天好就拿出去晒晒。

    收拾好了从屋子里出来,就见景礼在堂屋里生了两个火盆,正把他的被褥搭在椅子上对着火盆烤。抬头见初夏进来,景礼道:“初兄怕许久都没回来住了,被褥都是潮的,不如也拿过来烤烤吧。”

    初夏答应着回屋把她的被褥也搬到堂屋,景礼已经又摆好了两把椅子,见初夏进来便从她的手上接过还带着潮湿气味的被褥搭了上去。

    初夏就觉着这个男人心挺细,倒是个会照顾人的,只可惜对王妃有着不该有的心思,不然真想抢回来啊。

    原本晚饭初夏还想到火锅店去买火锅回来吃,可想到离开时一脸不赞同的刘双喜,还有在西厢里堆积如山的食材,初夏还是默默地去西厢房准备拿些食材出来亲手做晚饭。

    景礼已将井水都掏了一遍,重新流出的水质清冽,当初初夏买下这座宅子,也是看中这口井里流出的水好,因华阳城临海,地下水的水质都不怎么好,大多都咸涩的难以入口,若是哪里挖出个水质好的甜水井,房价也会水涨船高。

    那些家中挖不出甜水井的只能到城中公用的井里取水,如今整个华阳城,像初夏这样刚好家中有个甜水井的不多,定北王府也只有一口甜水井,就是府里挖的两个荷花池里的水质都只能说是很差。

    初夏想会所就要开业了,她还是先练练厨艺,就算不能达到刘双喜和彩月的水准,好歹也能让人觉得她不是只靠着形象骗女人的钱。

    就着清冽的井水洗了一锅米,进到厨房就看到景礼在菜板前对着一条鱼切切剁剁,初夏笑问:“景兄还会做菜吗?”

    景礼点头,他自小就跟着爹娘四处漂泊,爹娘都故去后,他就跟着师父学武,学成之后出师又一个人流浪,若是不会做饭岂不饿死了?可想到刘双喜做的那些美味才叫菜,他这只能算是弄熟,就又摇了摇头。

    初夏见他又点头又摇头,也不知他会做还是不会做,反正带回来的食材多,也就由着他去弄。

    景礼解释道:“你带回的鱼、肉太多,若不弄出来怕要坏了,我先把这些腌上,回头用柴火薰一薰。”

    初夏的车是刘双喜吩咐人装的,当时装的时候她也没注意都有什么,回来后往库房里搬的时候才发现鲜鱼鲜肉似乎是多了些,还有不少海鲜,若不快些吃真要坏了。

    见旁边的盆子里已经放了不少腌上的鱼和肉,还泡着不少贝壳,大概是要等吐净了泥沙做来吃。

    初夏道:“还是景兄细心。”

    景礼不客气地‘嗯’了声便闷头继续剁鱼块,这样的鱼加些盐腌上,吃的时候用油一煎,就着白粥吃很香。

    初夏将洗好的米倒进锅里,又添了许多水,炉膛里生了火,就等着米熬成粥。虽然初夏曾经不擅长厨艺,但一个人住得久了熬粥总是会的,这些日子又跟着刘双喜学了不少养颜的汤水和粥,虽然做菜还是不怎么样,但单只是熬粥炖汤,她一口气不重样地能做出几十种,味道还都不赖。

    厨房里有两个灶,一个灶上熬了粥,这个粥要小火慢熬,熬上一个时辰才最好,初夏就想再炖个汤,别的菜她也做不好。

    瞧着景礼整理出来的鲜肉里有几只鸡,其余几只已经被景礼抹上料挂起来风干了,还有一只放在案子上,初夏就过去把鸡剁成了鸡块。

    景礼正在往灶台边上的房梁上挂猪肉,回头见初夏已经把剁好的鸡装到一只炖盅里,加好料后又往里面倒了大半的水,看样子这是要炖鸡汤,景礼道:“不是煮了粥,怎么还炖鸡汤?”

    初夏茫然地看着景礼,景礼道:“粥是稀的,配鸡汤不好,要做些干粮吃才对。”

    初夏红着脸道:“谁说鸡汤是要今晚喝的?我打算炖一晚上,炖得香香烂烂的明早起来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