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初兄的眼神太吓人
    景礼恍然般地‘哦’了声,虽然他觉得这位初兄时不时就脸红,像个女人似的,却不让人生出厌恶感,大概是个腼腆的孩子吧。

    若是被曾经在战场上也叱咤风云的初将军知道,景礼的眼中她是个腼腆的孩子,估计脸得更红了。

    既然景礼说粥和汤不配,初夏就将做干粮的任务交给了景礼,她专心去灶台边上盯着熬粥的锅。

    景礼将手上的鱼块都用盐腌上,再去粮箱子里舀了两碗面,加了些鸡蛋、葱花、盐和少许油,再倒了些的水,用筷子搅成糊。在另一口锅里加了薄油,用勺子盛了面糊在锅里摊成一张张饼,虽说样子不那么好看,但摊出的饼颜色金黄,看起来倒是不错。

    初夏不时回头看看,越看越对景礼说不出的满意:人长得英俊不凡,武功虽然没和她比过,但据影一影二说是不凡,如今饼都会摊,真是个不可多得的贤惠男人,既然他对王妃有不该有的心思,不如自己收了他,也算替王爷分忧解难。

    摊好了一盆饼,放到木盆里上面盖上干净的布,景礼又在锅里放了一些油,将腌了一阵子的鱼放到油里炸得外焦里嫩,香气扑鼻。一回头就看身后坐在马匝上看锅的初夏目光闪闪地盯着自己看,眼里都是让人心惊的欣赏,景礼的心猛地跳了两下,但很快便镇定自若。

    “不知初兄可爱吃炸咸鱼?若是不喜,我再炖个肉。”

    “景兄还会炖肉?”看初夏的眼睛里光芒更盛,显然是对景礼更加满意了。

    景礼点了点头,将刚刚炸过鱼的锅好好地涮了又涮,趁烧干的空档去挂在房梁的肉里面选了一条上好的五花肉,刚刚在料水里腌过又抹了一层盐,虽然看着盐很厚,洗一洗也不耽误吃,而且腌过的肉做起来没有肉腥味,吃着更香。

    景礼将五花肉用水洗了两遍,切成厚厚的片,在烧干的锅里加了些底油,将肉片里的油脂都炒了出来,再把多余的油盛到放油的坛子里,再抓了一把葱花姜片放到肉里炒,倒入半勺酱油,待炒得滋滋作响,才加了一碗水,盖上锅盖慢慢地炖,一边炖还感慨:“炒的时候加把糖就更好了。”

    初夏王爷曾经带着人做的麦芽糖,似乎她的车里带了一罐来。初夏到西厢房去翻找,把麦芽糖翻了出来,抱到景礼的面前,“你说的是这个吗?”

    景礼看了一眼,想不到刘双喜弄的麦芽糖已经传到华阳城了,虽说不能和白糖比,但这个麦芽糖也能用,便加了一勺到肉汤里。

    之后两人便一个看着粥锅,一个看着肉锅,不时搭上一两句,稍有些沉闷的气氛却让初夏觉着刚刚好,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呢,偶尔偷看景礼一眼,越看越又俊又帅,初夏的脸就越发的红扑扑的。

    景礼在灶里又添了一把柴,待会儿要调些酱汁,回头想问初夏能不能吃辣,就与初夏不掩饰的热切目光对在一处,见初夏的脸上红扑扑的,眼神也显得水汪汪的,心又乱跳了下,下意识就把坐着的木匝往旁边挪了挪,心里却在想:初兄看人的眼神太古怪了,不会是好男风吧?看来明日醒来后就去找份工,赶紧搬出去才是。

    初夏也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太直接,呵呵笑了两声掩饰一下尴尬,也是怕把景礼吓到,这么俊帅的男子想必没少遇到花痴一样的女人,万一他被缠得烦了,最讨厌太直接的女人呢?

    初夏收敛了目光,但景礼在心里打了个结却不是那么容易解开,一想到刚刚初夏看他的目光,景礼就如芒在背,不时偷偷去看初夏,有时初夏在看锅,有时初夏在看他,每一次四目相接,景礼都黑着脸把脸转开。

    难怪原本还当自己遇到了好心人,却不想是遇到了有心人啊。景礼一向知道自己的相貌好,为此也惹来不少麻烦,可他从没想过他这张脸竟然还能让‘男人’心动,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景礼整个人都不好了,若不是初夏是他的救命恩人,又没有对他做什么,这样贸然离开很失礼,景礼真想一走了知了。

    初夏只管想得开心,还不知道她的目光已经把人吓到了,待粥熬得又软又烂,初夏从西厢的那堆里翻出一罐梅花蜜,只等粥盛到碗里后,一碗上面加一勺。这是前几日刘双喜刚到华阳城时在院子里收的梅花,一层蜂蜜一层梅花酿出来的,味道清香得很,刘双喜也说梅花蜜是上好的养颜美容佳品。

    景礼看着锅里的汤汁收紧,肉看起来很有食欲,想到刚刚要问却被吓得没问出口的话,回头问初夏:“初兄吃不吃得辣?”

    “吃得吃得,景兄随意就好。”

    小时候的初夏是吃不得辣的,但在军中这几年,环境很是艰辛,吃辣能除湿防寒,渐渐的初夏也练就一身吃辣的本事。

    景礼将肉从锅中盛到盘子里放到案板上,再拿着一只小碗去放调料的架子边上调酱汁,既然初夏说吃得了辣,他便按着自己的口味,调了一碗重辣的料汁。

    回头就看到初夏盛了两碗粥放在案子上,此时正拿着那只小罐,用勺子从里面舀了大大一勺放到粥里,看那浓重的蜜色,景礼就觉得齁的慌,虽说他也爱吃甜食,却不爱吃甜粥,这种吃法再配上他做的甜味儿的酱烧肉那得多腻啊啊?

    赶忙制止道:“我不吃甜!”

    初夏在一只碗里加好了梅花蜜,又舀了一勺,刚要往碗里放,景礼这么大喊一声,初夏手一抖,一大勺梅花蜜便掉进了碗里,景礼心里唉叹一声。

    初夏歉意地道:“我不知景兄不喜食甜,无妨,我再舀出来就是。”

    说着,用一把干净的勺子,将碗里的梅花蜜都舀到一只碗里,又在白粥的碗里盛了一勺粥,端着进了堂屋。

    景礼也将刚刚出锅的肉和酱汁放到装饼的盆盖上,也端着过来。心里想的却是:初兄放了那么多的甜蜜在碗白粥里,这么腻人可怎么吃得下?

    但若是要他分担的话?还是初兄独自享受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