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初将军家里的男人
    进门后,见初夏已将桌子放好,被褥在火盆边上烤了不短时候,已经散发着干爽的香气,景礼想先把被褥抱回屋再吃饭,初夏却道:“先烤着吧,睡时再拿回去也暖和,不然抱进去又冷了。”

    景礼便坐到桌边,看着面前的白粥,再看看初夏面前加了两勺梅花蜜的粥,嗓子便有些发紧,这吃下去不知要齁成什么样儿了。

    初夏夹了一块景礼做的肉,咬一口肥肉的油脂都煎了出去,又炖了那么久,肉是又香又甜,还不腻嘴,虽然比不得刘双喜和彩月的厨艺,可一个大男人能把肉做成这样也不容易,至少她做不到,这个男人真是让她越来越心动了。

    可吃了几口之后,肉是甜腻的,粥也是甜的,还是甜的过分的,吃了几口就有些腻,再吃一口微咸不齁的鱼,总算是将腻歪劲儿给压了下去。但梅花蜜的粥她是一口也吃不下,干脆就用景礼摊的饼卷上肉再就着鱼吃,倒也吃得甚合口味。

    吃过饭,一起把碗盘都收拾好,看外面天色渐渐黑下来,景礼和初夏招呼一声,便抱着被褥跑回他住的东厢房,略显慌乱的脚步泄漏了他内心的不安。

    进屋后还仔细地将门从里面插好,又检查了一下窗子,这才将被褥铺好躺在上面。

    若不是又累又饿好些日子身子实在撑不住,景礼怕是要一夜无眠了。

    第二日天亮时景礼睁开眼睛,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先看看完好的门窗,人才放松下来,身上的衣服穿着睡了一夜,已经褶皱的不成样子。景礼拿出他身上唯一的包袱,拿出一身从里面到外干净的衣服换上,打算待会儿把换下来的洗洗晾到院子里,他就出门去找活。

    刚换好衣服,就听初夏敲门,景礼一惊,险些坐到床上,就听初夏道:“景兄,我还有些事儿,就不在家里吃早饭了,你想吃什么自己做。”

    “好!”景礼应了一声,琢磨着在这里住着也太提心吊胆了,还是快些搬出去的好。

    初夏走了,景礼身上没钱,便把昨日剩下的白粥热了热,就着剩下的咸鱼吃了个饱,收拾好碗筷刚要出门,就听有人敲门,景礼走到门边将门打开,就看到门外站了一个十六七岁的丫头,看打扮倒像是大户人家的丫鬟,此时正举着一只手做敲门状。当看到开门的景礼,小丫头像是受到惊吓,退了几步左右看看,见自己没有敲错门,弱弱地问了句:“初将军在家吗?”

    “初将军?”景礼的眉峰便皱了又皱,记着昨日与初夏闲聊时,初夏说过自己正在准备开个店,怎么就成了将军?还是初夏说的都是谎话?

    想到华阳城是云珞的地盘,难道他一进华阳城就被云珞的人发现了,之后初夏救起饿晕的他都是设下的圈套?甚至说之前他被偷的全副家当也是云珞派人做的?

    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景礼的眼神越发的冷了,把门外的小丫鬟吓得腿都软了:呜呜,初将军家里藏着的男人好可怕。

    景礼‘咣’的一声把门甩上,听门外小丫鬟跌跌撞撞地跑远了,景礼的心情说不出的难受和被冤枉的憋屈。

    本来在云珞找到刘双喜之后,他就悄然隐退了,除了不想看云珞和刘双喜夫妻和美,也是不想给刘双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刘双喜能够幸福他也替她高兴。

    他也反思过对刘双喜的心思,一开始是感激大于感情,到了后来又怜惜刘双喜一个人带着孩子,就想替她担起一个男人应该负担的责任。

    到了后来这种感情虽然慢慢变了,但抽身离开的时候却没有多难过,景礼也明白,他对刘双喜还是感激大于感情,只要刘双喜过得好,他便不会来打扰她。

    可谁也没能想到他都打算一辈子不见刘双喜,不打扰她的生活了,却不想命运会将他再次推向刘双喜。

    景礼带着他在双喜快餐打工赚来的近千两银子再次开始了他的流浪之旅,想着等什么时候倦了累了就回勇山县老家,那里还有爹娘和他儿时住的老房子和亩田地,到时娶个媳妇再生一堆娃,也过过田园般的生活。

    但在没倦之前,他还想到处走走,踏遍山山水水。

    却没想到快逛到京城时遇到一个被山贼抢劫重伤的男子,央求景礼给家里带个信,免得他死了家里还不知道。

    景礼原本就是侠义的性子,不然当初也不会为了勇山县的同乡弄得自己吃不上饭,厚着脸皮去双喜快餐占便宜。

    左右他也是随便走走,走到哪里都是一样,就应允了男子的请求,结果男子说出他家在华阳城的位置后就一命呜呼了,景礼把男子埋了后就带着男子给的信物朝着华阳城来。

    虽然心里有那么点担心被云珞和刘双喜见到,却也隐隐期待想看看刘双喜如今怎样了,可谁想半路上被人把装银子的包袱偷了,他一路边走边做工才来到华阳城,结果到了城里好不容易打听到男子的家,却被告知那家人早就搬走了。景礼又累又饿又乏,最后就倒在初夏的门前。

    可如果初夏真是将军,在定北王的封地里,那就必定是定北王的属下,也就难怪景礼会怀疑初夏救他的目的了,没准真是他一进华阳城就被定北王的人注意到了。

    当然,家当被偷这件事就不敢说是定北王派人做的,但为何刚好被初夏捡回来?说只是凑巧景礼怎么都不会信。

    已经钻了牛角尖的景礼完全忘了是他一头扎在初夏的门前,初夏捡他回来只能说是缘分。

    既然初夏是云珞的人,景礼倒不急着找活,他要看看初夏和云珞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反正他对云珞的为人也有些了解,云珞不是那种动辄要人性命之人,小命无忧不如就静观其变。

    想通后他也不再担心初夏看他的眼神了,之前他想不明白初夏为何会用那种直白的眼神看他,在知道她是云珞的人后,景礼很自然地认为,初夏那是对他的监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