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失恋
    初夏便恼了,“我有何可为难的?不是,你说你要走?走去哪里?为何要走?”

    景礼便奇怪地看着初夏,“初将军为何会有此一问?既然我来华阳城投亲不遇,自然是要回我该去的地方。”

    初夏急道:“不是,你身上有盘缠吗?就这么走了,不怕再饿晕了?”

    景礼淡淡地看着初夏,最后道:“景某还不至于如此无用,之前只是……寻人心切,待景某离开,会先找份工做,赚够了盘缠再走。”

    初夏的眉就皱得紧了,景礼又道:“景某虽出身寒微,却也是明事理之人,不会做出让世人不耻之事,初将军也不必为难。”

    听景礼的语气明显带着不满,初夏心头便有火熊熊烧起,“我为难什么?”

    景礼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深深地看了初夏一眼,转身便回了他住的西厢房。

    初夏在厨房里站了许久,厨房里飘着浓浓的饭香,初夏却没了食欲,转身赌气回了她住的正房,躺在床上还在因景礼对她的误会而气恼。

    可突然想到景礼要走,初夏顿时有些慌乱,但哪怕她救了景礼一命,又有何理由把景礼留下来?那样一个人,怕是过惯了闲云野鹤的日子,繁华的华阳城也留不住他的人。

    越想初夏越无力,再想到她刚刚得知景礼的身份时对他的提防,也不怪景礼会误会,世上也没谁愿意被人冤枉。

    一夜无眠,早起听到景礼在院子里走动的声音,初夏几次想要起身出去和景礼解释,却都忍住了,直到听见院门被打开,又被关上,初夏才‘腾’的一声坐起,匆忙地穿上鞋子追了出去,可紧闭的大门上门栓被拨到一边,院子里再也没有景礼的身影。

    初夏喃喃地道:“真走了?”

    却没得到回应,初夏一动不动地站着。从厨房传来阵阵饭菜的香气,初夏顺着香气走厨房。

    一边灶下还有余火微温,掀开锅上的盖子,待腾腾的热气散去,看清锅里蒸帘上热着的饭和炖盅,以及一碗红艳的肉。

    初夏重重地叹了声,苦笑道:“不是你的强求又有何用?”

    转身回屋倒在床上蒙头大睡。

    连着数日,初夏都在养生坊里忙得昏天黑地,移植的名花异草都移植过来,只等着开业前宴请那些位夫人小姐前来了。

    可这空了的心却怎么都填不满,每晚回到寂静的小院,初夏都会下意识去厨房里看看,可锅是空的、灶是冷的,那人再也没出现过。

    一切就好像她做了一个好笑的梦,初夏笑了笑,还是多多赚钱吧,买个合心意的男人回来过日子,到时就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刘双喜问彩云,“这几日初将军都没来王府,你说她都在忙什么?”

    彩云好笑地道:“小姐是想让我去初将军的府上看看?”

    刘双喜摆手,“别别,你这不是去讨人厌嘛,我就是问问,好些日子没见,还怪想她的。”

    正说着,就听院外传来笑声:“劳王妃挂念了,倒是初夏的不是了。”

    刘双喜和彩云都微张着小嘴,对视一眼,心里都想着:这人还真是不禁念叨,才说起她,她就来了,可会不会让她家里的那位有怨念呢?

    说着话,初夏就迈步进来,见到刘双喜先见了礼才道:“王妃,过几日美颜养生坊就要开业了,开业前我请了城中的数位夫人前来小坐,不知王妃是否也有兴致?”

    刘双喜道:“我就不去了,没得让人觉着我拉低了她们的层次。”

    初夏就明白,刘双喜别看平日里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但内心里却很在意别人的看法。

    初夏道:“王妃放心,往后我多多赚她们的钱。”

    “给我出气吗?”刘双喜‘呵呵’地笑,“初夏加油!”

    初夏便斗志昂扬地化失恋为动力,决定狠狠地给刘双喜出口气。

    望着初夏离开的背景,彩云若有所思,直刘双喜看出不对碰了碰她的胳膊,“想什么呢?”

    彩云才道:“我看初将军虽然面色和悦,可眼底却难掩伤感,莫不是遇到负心人了?”

    刘双喜回想之后,却怎么也没想到初夏哪里就让彩云看出难掩的伤感了,但她对彩云的观察信得过,既然她说初夏有伤感,那就是有伤感,也跟着有些担忧。

    想到初夏说回她在王府的院子里整理些东西再去美颜养生坊去看看,刘双喜就决定也去瞧瞧,没准暗中能观察到初夏是否真如彩云说的一般伤感。

    刘双喜和彩云收拾一番之后,带上那日去初夏家里找人,意外撞见初将军家里有男人的丫鬟珠儿也一并带出了府。三人躲在王府对面小巷里等着初夏出来,不多时就见初夏从前面经过,三人便悄悄地尾随跟上。

    可跟了许久,彩云道:“初将军去的也不是养生坊的路啊。”

    刘双喜早就发现了,养生坊是她和初夏一同找到的,也去了不少次,自然比彩云还要清楚。甚至她还知道再往前走就是华阳城最大的牲口集市,除了有牛马骡子在这里贩卖,那些暂时没有活做的男人们都会在这里等着主家挑选,就相当于劳务市场。

    难道初夏是要雇人?可她一向不喜身边有人侍候,如今手上最重要的就是养生坊,而养生坊里需要的都是侍女,可不是集市里的糙汉子可比的。

    见初夏进入集市,里面都是男人,刘双喜三个女人就不好再跟,只能上了旁边的一间茶楼,茶楼有二层高,在楼上找了个临窗的位置,从这里俯视,刚好可以看到集市里的情形,初夏那一身高贵的冷白色甚是显眼。

    出乎刘双喜的意料,初夏也没有深入集市,只是在集市前的牌楼后找了个位置站着,像是发呆的样子。

    因离得远,除了能看清初夏的那身冷白,细节却看不清,也不知初夏看什么看得像入了迷。

    又过了许久,眼看午时将至,初夏才缓缓地转身离开,即使离得很远,刘双喜都能感受到她那一身落寞,还真是失恋了吗?可她的男人在集市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