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长得人模人样却是个负心人
    待初夏走得远了,刘双喜没急着离开,既然知道初夏真有心事,她们今天跟来的目的也就达到了,接下来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能让初将军失魂落魄。

    刘双喜对珠儿道:“你可还记得初将军家里那个男人长什么模样吗?”

    珠儿气愤地点头,“就是化成了灰奴婢也认得,想不到他长得人模人样,却是个负心汉。”

    “嗯,你就在窗外坐着往下看,若是看到那个男人就同我说。”

    刘双喜拍了拍气愤的脸都红了的小丫鬟,心里想着:感情的事儿外人怎么会知道谁是谁非?可初夏是她认可的人,私心里还是认为伤了初夏的男人可恨。

    珠儿用力点头,她要把那个敢伤初将军心的男人找出来,让王妃好好收拾那个男人,让他成为过街老鼠,在华阳城里待不下。

    不,不能让他待不下,最好是绑起来给初将军送去,让初将军把他关起来,再毒打一顿,看他往后还敢不敢伤初将军的心。

    眼看午时到了,集市里不少人都朝外走,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只大碗或是盘子,来到初夏之前站过的牌楼前翘首等候,珠儿疑惑道:“他们怎么都站那儿等?这么多人奴婢都看不清谁是谁了。”

    刘双喜安抚道:“不急,慢慢看,今天看不到明天再来就是。”

    珠儿乖巧地点了头后又继续朝下面更认真地盯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更是瞪得像桂圆一样地圆了。

    不多时,从集市外有人推着一辆车过来,开始时刘双喜还没注意,可等那人那车近了,刘双喜目光微动,推车那人是景礼吗?

    只是离着远,刘双喜还不敢确认是不是,刚要让彩云也过来认一认,就听瞪得两眼酸疼的珠儿突然叫道:“王妃,就是那人。”

    刘双喜顺着小丫头手指的方向看去,小丫头指的就是景礼。

    这视力也太强了,她都不敢确认是不是熟人,小丫头居然就认准了。

    珠儿怕刘双喜不知是哪个还强调道:“就是那个推车的,初将军家见到的就是他,衣服都没换。”

    刘双喜也相信珠儿不会看错,人和衣服都对上了,还有什么好怀疑的,但……那人真是景礼吗?

    刘双喜突然就有些懵了,景礼可不像会骗心的那种人。

    彩云原本坐在里面,这时也探头向外看,看过之后也一脸不好描述的表情和刘双喜对视,“是景大哥吗?”

    刘双喜道:“景大哥……不像那种人啊!”

    “会不会是珠儿看错了?景大哥多正直的人?”彩云也赞同,与景礼相处的时间不短,再陌生的人也熟悉了,景礼那绝对是个正人君子,怎么会做出骗拐良家少女的事情,这里面怕是有误会吧?

    珠儿却不干了,“王妃,奴婢在初将军家里看到的就是那个推车的男人,刚刚您也看到了,初将军为了他失魂落魄的,多可怜啊。常言不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没准他在您和彩云姐姐面前都是装出来的,这人心里黑着呢。”

    刘双喜又看了眼楼下推车的男人,怎么看怎么像景礼,道:“嗯,王妃知道了,你先别气,待王妃问清楚了再说。”

    珠儿便气鼓鼓地向下看,珠儿一向就崇拜女中豪杰的初将军,尤其是初将军被王妃打扮成英俊的少年郎后,不但珠儿,就是整座王府里的丫鬟们都迷恋起了初将军,如今知道初将军被臭男人骗了心,还有可能失了身,珠儿就恨不得冲下去咬那男人几口给初将军出气。

    可王妃说了要等她问清楚再说,珠儿就暗自运着气,只要王妃问清楚是那男人的错,她就先咬两口,免得过后王妃不让咬。

    而此时将车停在牌楼前的景礼已经将小车支好,将上面放着的几只木桶盖子打开,那些手拿大碗的人就排起了队,两勺菜,两个馒头或是两勺饭,那些人就将手里准备好的铜板扔到车子上的一只小桶里。

    刘双喜和彩云已经可以确认下面推着车卖饭的就是景礼,这不是和双喜快餐最开始的模式一样?

    很快,景礼车上的饭菜卖了一空,有来的晚的人显然在抱怨景礼准备的少,景礼无奈地摊了摊手,不知说了什么,那些人便离开了。

    景礼收拾着车,今日只有两桶菜一桶饭和一桶馒头,生意却出奇的好,明日或许还可以再多做两桶,攒够了路费就离开华阳城,免得让人认为他来华阳城是有所图谋。

    刚把车子收整好准备推着走,就看到车前站了三个女人,刘双喜和彩云,以及她们身边用愤慨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小丫鬟。

    景礼尴尬地望着三人,觉得他要解释解释,他来华阳城真不是想要打扰刘双喜的生活,不然那小丫鬟还不随时冲上来咬他?

    刘双喜道:“景大哥,来了华阳城怎么不到王府去坐坐?”

    景礼笑:“我去王府怕不合适吧,王爷……心眼可不大。”

    想到云珞的醋劲儿刘双喜也很无奈,可正常的男人都应该这样吧?不吃醋才是不在乎她,刘双喜心里又忍不住偷偷地乐。

    珠儿在旁听刘双喜竟然邀请景礼到王府,不满地叫了声:“王妃!”

    刘双喜‘呵呵’笑了两声,对珠儿道:“你没看错吗?他就是初将军家里的男人?”

    珠儿用力点头,握紧的小拳头都在显示着她的愤怒,刘双喜在她圆圆的小脸上拍了拍,再看向景礼,见景礼在听到初将军三个字后,没有任何心虚的神色,只是有着淡淡地失落,刘双喜觉得,要么景礼对初夏不是那种感情,要么就是和平地分手了,但怎么说刘双喜都松了口气,她可不想自己认识且有好感的人会是个渣男。

    但想到初夏落寞离开的背影,刘双喜认为她应该做些什么,有些事是强求不来的,可连试都不试又怎么知道连机会都没有?

    刘双喜道:“之前多谢景大哥对我和乐乐的照顾,既然景大哥来了华阳城,于情于理都该我做东请客,不知景大哥可愿赏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