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你有故事我有酒
    经过了这么久,景礼想通了很多,面对刘双喜时已经没有了初时的悸动,或许最初时他也只是因为刘双喜的善良才把她装在心里,如今他有了幸福的家族,男人对她也好,他自然就将她放下了。

    可毕竟是喜欢过的女人,景礼又是真心感激过刘双喜,此时刘双喜对他淡淡地笑着,景礼也不那么想拒绝,再过些日子他攒够了路费就会离开华阳城,离开之前与刘双喜吃一顿离别饭,也算是为他曾经的单恋有个完美的结局。

    景礼点头,“那就叨扰……王妃了。”

    于是,在珠儿愤怒的注视下,刘双喜和彩云带着这个让初将军伤心的男人走进了离此最近的火锅店,坐到了最里的屏风后面。

    见王妃和彩云姐姐都对这个男人很是热情,珠儿人微言轻不敢没规矩,只能抓紧机会就多瞪景礼几眼。

    景礼被瞪得莫名其妙,“王妃,你家丫鬟为何一直瞪我?”

    若不是之前刘双喜问珠儿说他是初将军家里的男人吗,他都要忘了这个小丫鬟就是那日敲门,让他知道初夏是初将军的丫鬟了,可他又没做什么,被瞪的也有些莫名其妙,还有刘双喜问的‘初将军家的男人’是什么意思?听着为何有那么点让人尴尬呢?

    刘双喜回头看了眼珠儿,那一双圆眼珠哦,眼框再大点都能瞪出来了,忍了忍笑意,刘双喜道:“她是替初将军不平。”

    再次提起初夏,景礼更是一头雾水,但想到毕竟这条命是初夏救的,点头道:“初将军救我一命,我却没有报恩便离开了,确实让人所不耻。”

    刘双喜和彩云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八卦的火焰熊熊燃烧。

    你有故事、我有酒,此时不喝还待何时?

    彩云给景礼倒了一杯酒,“景大哥,当日一别有快一年没见,景大哥就没想着传个消息回来吗?”

    景礼被彩云说得有些尴尬,下意识看了眼刘双喜,又被刘双喜身后的珠儿瞪了两眼,景礼苦笑,“我一向居无定所,传了消息也只怕你们惦念。”

    彩云又道:“那景大哥这次来华阳城就多住些时日,华阳城可比临县热闹多了,到时让人陪景大哥四处逛逛。”

    景礼想说自己还要赚路费,没闲工夫四处逛逛,可见彩云一脸看戏的神色,总觉着哪里不对,这丫头心眼多,莫不是话里有话?

    看刘双喜也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甚至在他看向她时还点头道:“彩云所言极是,就让初夏陪景大哥逛逛,他们本就认得,初夏又是景大哥的救命恩人,比别人更合适。”

    景礼刚想拒绝,刘双喜又道:“还是景大哥更想让彩云陪着?”

    景礼忙道:“那就有劳初将军了,只是不知初将军是否得闲。”

    刘双喜朝彩云撇了撇嘴,果然景礼还是更在意初夏啊,不然为何非要初夏陪着?总不会是觉得彩云精力不如初夏,逛久了会累?

    要知道初夏虽然陪着刘双喜逛了几次街,可还是对逛街这种事避之不及,让她陪着逛,多半逛着逛着就要烦了。

    不过,若是陪着逛街的人是景礼,就初夏刚刚那像失了心的模样,或许她会乐意逛到地老天荒吧?

    于是,刘双喜对景礼道:“自然是得闲了,她最近又没什么正经事做!”心里想的却是,就是忙得恨不得一个人变成两个人,但为了终生大事也得得闲了。

    彩云幽幽一叹,“看来景大哥与初将军甚是投缘呢,我这个做妹妹的倒是要恭喜了。”

    景礼拿着酒杯的手一顿,不解地看向彩云,见她的笑容有那么点促狭,倒不像是生气,心里松了口气,幸好不是他想的那样,虽说与彩云也算熟识了,但他对彩云真没有别的心思,最多就是当成个小妹妹。

    可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别扭?不就是逛逛街,有什么好恭喜的?

    景礼带着一肚子疑问却不好问出口,喝了几口酒便专心地吃起火锅。刘双喜的厨艺不是盖的,只要是她琢磨出的吃食从来就没有不好吃的。

    这近一年来的时间里,让他最想念的就是美美的饭菜,如今将来若真是吃不到,真是太可惜了,不如就在能吃到的时候多吃一些。

    刘双喜和彩云不住地交换眼色,两人的眼睛都挤酸了,心里也都认定景礼和初夏之间看似无情却有情,只是一个两个都闷在心里让人着急。

    若是不知也就罢了,如今既然知道了,那么就帮他们一把吧!

    刘双喜和彩云不停地挤眉弄眼,景礼想假装不知也办不到,最后无奈地放下筷子,对刘双喜道:“王妃,你想说什么?不妨说出来大家听听。不然你们这样……让我很为难。”

    刘双喜就摆着手笑,“不为难不为难,这是好事儿啊。只是不知景大哥如今住在哪里,明日我好让初将军去寻你。”

    景礼想了想道:“这些日子我也赚了些钱,也该是我去请初将军,谢她之前的收留。”

    “哦?”刘双喜似不信,又似看好戏,“真的?不骗人?”

    对于刘双喜置疑他的人品,景礼脸上一红,“自然是真的,我何时说过谎?”

    这点刘双喜和彩月还是信得过景礼的为人,既然他说去请初夏,就一定不会食言,刘双喜便想到景礼刚刚说他赚了些钱,可以请初将军,那么之前他不请初将军是因为没钱吗?

    刘双喜不赞同地道:“景大哥,我知道你心肠好,可帮人也要量力而为,你这样见了别人可怜就把身上的银两都奉上,有没有想过给自己留条后路?”

    景礼的脸更红了,“没,这次真不是,我在来华阳城的路上被偷了,才会身无分文。”

    刘双喜和彩云都是一脸的不信,景礼这样的高手会被偷?偷他的偷儿还不得被揍成猪头?可看景礼窘迫的模样,大概还真有这个可能。或许景大哥以为天下都是好人,防人之心都没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