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不许放他进来!
    刘双喜指了指百里杨,惊讶地看着珠儿,珠儿点头,刘双喜突然就觉得手又痒了,那混蛋在云珞面前怕是没少说她的坏话,之前在府门前堵着骂的账还没找他算,虽然看在云珞的面子上饶了他,可今日冤家路窄也算是他倒霉吧!

    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刘双喜也不好公然动手,王妃嘛,就该温温柔柔,虽然时而需要彪悍一些,但大多时候还是要知书达理,她出身低微了些,可装也要装不是?

    刘双喜道:“什么?他还推了你?哼,对我家的丫鬟无礼?掌柜!”

    火锅店的掌柜知道这位是王妃,哪敢得罪,立时跑到刘双喜面前,“见过王妃!”

    刘双喜指着被扔得远了些,此时还坐在地上疼的起不来的百里杨道:“那人嚣张霸道,让本王妃很不喜。”

    “王妃有何吩咐?”掌柜默默地替百里杨默了次哀,估计往后再来火锅店里吃饭就得掏银子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打着王爷的旗号白吃白喝了。

    想想往后少个吃白食的,账上又能多些银子,掌柜还有点小惊喜呢,却听刘双喜道:“那人让本王妃不喜,往后不可做他的生意,不但这间火锅店不做他的生意,别家店你也派人去说一声,若是哪家店敢放他进门,别怪王妃换人!”

    掌柜立马狗腿地道:“王妃放心,小的定会将话传到,别说是火锅店,就是酒楼和甜食坊,只要是王府的产业,都把话带到。”

    刘双喜笑眯眯地道:“你,不错!去给王妃再切两盘肉来!”

    被夸奖得找不到东南西北的掌柜退下,不多时送了两盘肉上来,都是大大的盘,比火锅店里正常量还要多上两倍。

    彩云还在教育珠儿,“珠儿,你要记着谁才是王府的主子,那个什么叫百里杨的居心不良,人家都是劝和不劝离,他总在王爷面前说王妃的坏话,谁知安的什么心。往后你看着他就躲得远远的,免得被他利用了。”

    珠儿连连点头,看向刘双喜的目光也只剩下崇拜了,就如同她之前崇拜初将军一样,想不到王妃也是深藏不露啊,看似轻飘飘的就把百里少爷扔出那么远,就跟扔棵白菜似的,恐怕一般的男子都没那个力气吧?

    刘双喜笑呵呵地对景礼道:“景大哥快吃。”

    景礼举着筷子,尽可能是忽略了火锅店外跳着脚骂的男人,心里却有些小得意,真敢把刘掌柜当成软柿子捏?这些日子没少听人说百里少爷和人说王妃如何出身低微,果然就是欠揍!

    吃饱喝足,在门外没看到百里杨,刘双喜撇了撇嘴,看来得让影一他们打听一下百里杨总在什么地方出入,逮着机会套他麻袋。

    不是说王妃小门小户出来的不大气吗?王妃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不大气。反正绝不会被人指着鼻子骂了还装贤惠,那才不叫大度,那叫怂!

    和景礼告辞后,刘双喜带着彩云和珠儿往王府走,快到王府前的大街看到云珞从街角拐了过来,刘双喜刚要过去,就看到从街角又拐过来一个人,正是刚刚被她扔出火锅店,又让火锅店不准再放进来的百里杨。

    看百里杨怒不可遏地对云珞说着什么,不用想也知道在告状,刘双喜撇着嘴,这是男人吗?打不过就告状,换了是她只会打回来。

    告状不?告吧告吧,她还先不回府了,就在这儿等着,就不信百里杨这辈子就赖在王府了。

    百里杨和云珞说起刘双喜的可恨,就咬牙切齿,“你说说你那王妃,出身不好也就算了,还那么粗鲁,我不就是没当心撞了珠儿一下,珠儿自个儿都没说什么,她竟然把我当成登徒子扔出去了。还让火锅店往后都不许做我的生意,真是岂有此理。”

    云珞微眯着眼,“火锅店有做过你的生意吗?说起来也有些不好意思,这些日子你每日都去火锅店,那几家店哪家掌柜跟你不熟了?前日他们来汇账时还提起过,你向来都是去白吃白喝,这得多大的生意禁得住你这吃法?”

    百里杨脸红脖子粗,“我又不是没银子,这不是看在和你的关系,给钱不是打你脸吗?”

    云珞‘呵呵’了,“给钱是打我脸吗?你在我耳边叨叨我家王妃不好时就不是打我脸?我看双喜做得对,我家的火锅店为何要让一个整天说我王妃不好的人进?”

    百里杨脸憋得更红了,“喂,云珞,从前我们做兄弟时你可没这么说过话。”

    “从前你也没说过我王妃不好!”

    百里杨心虚地嘟囔道:“那不是你从前没王妃吗?”

    云珞瞪了他一眼,“合着你的意思就是不管我娶谁做王妃,你都会挑三拣四说不好是吧?”

    百里杨不知再怎么解释才能解释得清,好像还真像云珞说的这样,在他心里还真没有哪个女人能配得上如此出众的云珞,就是当初被解卉兰迷惑住时他也常常会想,这个女人真配得上云珞吗?

    只是当时没有比解卉兰更出众的女子,他才会认为解卉兰是云珞的佳偶,可最后结果呢?解卉兰竟是那种表里不一的女人。相比之下,那个一见面就因美貌使他失神,过后又为了个丫鬟直接把他扔出火锅店的女人更真实一些。

    这样一想,百里杨也觉得他之前对刘双喜的判断太武断了些,确实有些偏颇。

    可一想到那个女人竟然真就让火锅店不做他的生意,甚至连店门都不让进,这往后让人说起,他是唯一被火锅店拒之门外的客人,他百里杨也丢不起那个人啊。

    百里杨还想让云珞劝劝刘双喜,最多他跟刘双喜赔不是就是了,那样的美人,也难怪云珞会一心一意不变心,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都能理解云珞有着一颗爱美之心还不成?

    可云珞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进了王府,进王府不算,还对守着门前的门子道:“不许放外面的人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