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8章妇唱夫随
    外面的人?百里杨左看看、右看看,门外就他孤零零一个人,当时就怒了:“姓云的,你这是要妇唱夫随吗?”

    云珞回头朝他阴恻恻地一笑,目光仿佛穿过层层迷雾在看一个真真正正的傻子,“我家王妃管账,既然她恼了你了,我若还让你进府,她定会迁怒于我,我岂不是要同你一样连个吃饭的地儿都没了。”

    见云珞说完便恨不得与他撇清关系一样进了王府,百里杨在王府门前站了一会儿,愤愤地转身走人,边走还边骂着云珞不够朋友,重色轻友,被王妃迷惑住了,真是越想越气啊!

    骂着骂着就走到一个小巷前,上一刻还在不住嘴地低声骂着,下一刻便被人在嘴里塞了一团不知什么的东西,刚‘呜呜’叫了两后,眼前一黑,就被套进了麻袋。

    一顿拳打脚踢后,当百里杨挣扎着从麻袋里出来,小巷还是寂静的小巷,连个鬼影儿都没有,但百里杨就是知道,打他的定是把他从火锅店里扔出来的那个大力王妃。

    可知道又如何?没把人当场抓到,甚至连人影都没见到,他凭什么说王妃揍了他?何况就算告到云珞那里,不知云珞那混蛋会不会说王妃打得好呢?

    把嘴里塞着的那团黑漆漆不知是从哪里捡来的布团抠出来扔掉,百里杨干呕了半天才憋屈地抚着腰,一瘸一拐地往回走,感觉自己最近似乎很不顺,在王府里遭白眼不说,云珞也看他越来越不顺眼,虽说两人还时常在一起,但说不上几句话就要翻脸。

    结果发现这个王妃和想像中的不一样,不但没有小家子气到被嫌了之后只会哭,甚至还会套人麻袋?

    虽说手段见不得光些,却比那些只会哭的强多了,和解卉兰一比,百里杨竟觉得被人欺负了就用拳头解决回来的王妃更适合云珞啊。

    可不让去火锅店真是郁闷,他往后的饭可怎么解决?吃惯了定北王府家的美味之后,突然告诉他往后都没得吃,他要怎么忍受?

    初夏忙了一天,明日就是和夫人小姐们约好的日子,初夏准备回来和刘双喜汇报一下情况,刚走到离王府不远的街口,就看到围了不少人对着一个方向指指点点。

    初夏便翘着脚也跟着看热闹,当看到百里杨一手抚着后腰,走得甚是艰辛,再看他那一脸明显刚被揍出来的伤,心里吹了个口哨,终于有人看不过这人口无遮拦,出手教训了他。

    可关她何事?初夏沉闷的心情略好了些,想着回去和王妃说起此事,王妃或许会很高兴吧。

    嗯,没准还是王妃让人动的手呢。

    百里杨在人群中看到那抹洁净得很让他羡慕的身影,若是被揍之前他定会冲上去打听那身衣服是在哪儿买的,或是何人做的。可瞧瞧自己这一身脏和一脸伤,百里杨自惭形秽了,抚着腰默默地在初夏眼前走过。

    耳边是百姓的议论,百里杨在定北王府不远的街道被打,定北王府却没有出面,这是否说百里少爷和定北王决裂了?甚至是这一顿揍就是出自定北王之手?不然以百里少爷在华阳城的地位,怕是早就鸡飞狗跳了。

    百里杨心里苦笑,却有些期待,云珞知道他的王妃揍了自己,会不会替自己出口气呢?可想想,没准云珞会心疼王妃揍人手疼呢。

    初夏看了一会儿便没心思再看下去,她想要尽快地去把这喜大普奔的好事儿告诉刘双喜,问问刘双喜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反正她是觉得大快人心。

    来到王府,初夏直奔刘双喜的倚香园,开春后园子里的梅花已经凋零,新长出的嫩叶却为这里平添了浓重的春色,让人瞧着心情都跟着好。

    见初夏来了,在长廊里和别的丫鬟聊着的珠儿先是一惊,“初将军怎么来了?”

    初夏觉得小丫鬟这话问得奇怪,虽说这些日子她忙的不常常过来,可再之前她不说就长在这里,每日至少也要来几趟,可看她那惊讶的模样,倒好像她不该出现在这里似的。

    初夏逗珠儿道:“怎么?不高兴见着将军?”

    珠儿的脸就红了,虽说知道将军是女儿身,可一身男装的将军太太太英气不凡,很容易让人忽略了她是女人的事实,就好像此时的她,只觉着面前就是一个英俊得不要不要的少年在含情脉脉地勾着她的魂。

    珠儿红着脸,许久才喃喃道:“珠儿怎么会不高兴见着将军?只是将军来了王府,有人怕是要因找不到将军而失望了。”

    “有人在找我吗?”初夏一脸懵。

    珠儿捂着嘴笑得像个捧着松子吃的松鼠,又怕初将军害羞,笑了一会儿又将手放下,可一想到初将军会因那个人的出现又惊又喜,她又忍不住喜上眉梢,“将军何不回家去看看?”

    家里会有什么人找她吗?初夏见珠儿卖起了关子,也没往心里去,一天到晚找她的人多了,她今日过来是和刘双喜说明日宴请夫人小姐们一事,也耽误不了多久,真有事找她的人也不差多等一时半刻。可看珠儿这模样,心里就真像被什么勾着一样了。

    走出很远还忍不住回头看看珠儿,觉得这丫头虽然平日里活泼了些,可今日更是古古怪怪的。这不,看她回头还朝她挤了挤眼睛,真是有古怪!

    进到里面院子,刘双喜正和彩云坐在一棵枝繁叶茂的梅树下小声说着什么,说到高兴处都捂着嘴笑,笑起来的样子竟和外面见到的珠儿有那么几分相似,让初夏直觉这三个人在瞒着她什么。

    见初夏来了,刘双喜和彩云同时住嘴,目光定在她的身上,许久刘双喜才眉开眼笑地道:“初夏来了?”

    初夏更觉得事有古怪,可刘双喜不说,她也不好问王妃是不是在算计她什么。或许王妃也和王府里别的人一样,私下里在议论她家里的那个男人吧?

    初夏苦苦一笑,若是之前有人和她说,会对一个才相识不久的男人动心,还这般执着,她自己都不会信。但她和景礼相识之初是因为担心景礼对王妃余情不了,才会以为他是有目的地接近自己,可最后知道她冤枉了景礼后,心里的愧疚让她怎么也忘不了景礼这个人。

    这些日子她总是悄悄地去观察景礼,越看越觉得这个男人是个值得她惦记的,可景礼心里怨她气她,她哪好意思再出现在景礼面前。

    当然最重要的是,景礼怕是还不知她是女儿身,她也不好意思自己跳出去和景礼说:喂,我是女的,你看看咱俩能不能成一对?

    虽说在很多时候初夏觉得自己都有些不像女人了,可在景礼面前她是真害羞。

    初夏对刘双喜道:“王妃,明日就是宴请众位夫人小姐的日子,我来问问可还有什么遗漏之处。”

    刘双喜沉吟片刻道:“宴请之事就交给我吧,初夏这些日子受累了,明日就好好歇歇吧!”

    见初夏张嘴就要拒绝,刘双喜忙道:“哦,对了,我还找了个人明日陪初夏逛街,初夏可莫要辜负了本王妃的好意。”

    初夏想要拒绝,逛街什么的本来就和她不搭,还找了一个不知是谁的陪她逛街,王妃不会看不出逛街对她来说其实是件痛苦的折磨吧?难怪之前珠儿说有人找了。

    刘双喜又‘呵呵’笑道:“说起来本王妃到华阳城也有一个多月了,也是该见见那些一面千方百计讨好,私下里却又把本王妃贬得一文不值的女人了。”

    虽然刘双喜在笑,初夏却突然有些同情那些女人,别看刘双喜表面一副什么都不太在乎的样子,但不知是不是和王爷相处的久了,内心里却十足是个有仇必报的。

    就好像刚刚在王府外面看到的百里杨,初夏如今更是认定是刘双喜的杰作,若换了王爷揍完人大概是会派车马把人送回家,而不是任由他蹒跚地自己离开。

    这么一想,王妃好像比王爷更狠。

    可这样的王妃也让初夏更加信服,恭身道:“初夏可陪在王妃身边护卫。”

    刘双喜摆了摆手,“不必了,你最近真是累坏了,瞧那眼圈都黑了,今晚回去好好睡一觉,明早精精神神地出去逛逛,这还没到二十的人,别就给熬成了黄脸婆。”

    初夏脸一红,刚要说她没关系的,习武之人身体底子好,刘双喜却又道:“你别不在意,也不看看做的什么生意,如今你就是养生坊的活招牌,若是自己都打理不好,又凭什么让那些女人们往外掏钱?”

    初夏下意识伸手抚上了脸,曾经在战场上风吹日晒,皮肤虽不像那些男人一样粗糙,却也不似大多数女儿家保养的细腻白皙。

    十几岁的姑娘哪有不爱美的?不再上战场之后,初夏便很认真地保养过一段皮肤,只是没有刘双喜这般精细的保养,虽然也养得嫩嫩的,但哪比得上最近跟着刘双喜学的这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