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该考虑终身大事了
    即使不照镜子初夏也知道自己如今的脸是怎样的白净光泽,配上一身飘逸的男装,真有几分公子如玉的味道,若真因为歇息不好毁了之前的努力,才真叫遗憾。

    想到这几日早起照镜子时,镜中人憔悴的让人不忍直视的模样,初夏便不再强硬地坚持,想着宴请完这些夫人小姐们养生坊也就要开始营业了,到时她定是比现在还忙,别说没时间再想着不该想的人,恐怕真就要连睡觉的时间都没了。

    既然刘双喜想让她好好歇歇,那就歇歇吧,抓紧一切时间好好保养,王妃不也说了,女人的青春能有几年,自己都不爱惜自己,还指望着别人爱惜吗?

    至于那些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人是非的女人?王妃这么能干,还应付不了她们吗?

    初夏从刘双喜的倚香园出来,就看到影二在暗处朝她招手,初夏左右看看无人迈步走了过去。

    影二先给初夏见了礼才道:“将军,王爷让属下过来问问景礼是怎么回事。”

    初夏听到‘景礼’二字先愣了下,随即脸上就飞起了红霞,看的影二一阵无语,“将军?”

    初夏道:“还是我去亲自和王爷说吧!”

    “王爷此时在书房里批阅公文。”说完,影二便悄然退下。初夏平静了一下起伏的心潮才迈步朝着云珞的书房走去。

    书房外,陈启站得像一杆枪,笔直笔直的,见初夏来了,对书房里回道:“王爷,初将军到!”

    云珞的声音从书房里传来,“让她进来吧!”

    陈启朝初夏讨好地笑笑,初夏也朝他点了点头,迈步进了书房,望着初夏的背影,陈启突然好羡慕,若是他也能把男装穿出初夏的美感,还愁娶不到媳妇吗?

    可想想如今王府里的小丫鬟们一个两个都被初将军迷得神魂颠倒,直嚷着要照初将军的模样找夫君,明明初将军更出众的是战功和官阶,这些肤浅的小丫头却只看到初将军的英俊帅气,甚至都忘了初将军是不会娶媳妇的。

    初夏进到书房时,云珞正对着一份公文皱眉,听到脚步声抬起头,将手上的公文递给初夏,“你先看看这个。”

    初夏接过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也皱了皱眉,“废太子与夷人勾结?消息可靠吗?”

    云珞点头,“消息是夷人那边的细作传回来的,不会有假。”

    初夏的神色便更凝重了些,“王爷要如何处置?”

    云珞勾着唇冷笑,“你以为本王要如何处置?不过就是个废太子罢了,还能翻出什么风浪?”

    初夏心想:可她刚进来时王爷都要拧成死结的眉头可不像是这个意思,难道让王爷烦心的不是废太子的消息而是别的?

    初夏正想着,云珞手指叩了叩桌面,“初夏,你跟随本王也有些年了吧?”

    初夏下意识道:“初夏自十二岁追随王爷,至今已七年有余。”

    云珞满意地点下头,话锋一转,“如此说来,初夏已是十九岁的大姑娘了,也是该考虑终身大事了。”

    “末将不急。”初夏嘴角抽了下,她竟不知王爷竟然连终身大事都管,难道不是王妃和他说了些什么?想到刚刚在刘双喜那里一个两个都神神秘秘,初夏就有种被所有人一同算计着,只有她一个人懵逼的感觉。

    云珞摇头,“怎会不急?十九岁不小了,再不找婆家怕就要给别人做填房了。”

    初夏开始怀念起当初那个冰冷冷、从不过问手下人私事的王爷了,见初夏不语,云珞道:“我看景礼那人甚是不错,若是初夏也与本王想的一样,不如就由本王派人去做个媒如何?”

    初夏幽怨地看着云珞,看的云珞心里一‘咯噔’,虽然他很有信心初夏和他从来就没看对过眼,可万一是他判断错了,初夏心里有他怎么办?他可是要为王妃一辈子不变心的,可他也不想失去一个有能力的将军。

    把云珞看得一阵阵心惊,初夏才幽幽道:“王爷,您不会是对自己没信心,想要把情敌一个个都消灭在无形中吧?”

    云珞被看穿心事,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也不能这么说,景礼那人本王也见过几次,能让王妃另眼相看,人品能力都很不错,虽说没什么钱,背景却是不凡,倒勉强配得上初夏。”

    初夏不敢相信能把自己混得差点饿死的景礼会有深厚的背景,疑惑地问道:“他有何背景?”

    云珞挑眉,“若无背景,他那一身功夫是从何而来?”

    “说说。”初夏便坐到云珞对面的椅子里,期待地看着云珞,想从他这里知道更多关于景礼的消息,可云珞只是摇了摇头,将公文从初夏手上拿回来,放到桌上,又拧了拧眉头,“废太子跳出来兴风作浪,本王烦都要烦白了头,哪有心思去想别人的事儿?去去去,自己玩儿去。”

    初夏无语了,怎么也没看出来王爷这像是要烦白了头,实际上王爷就是在戏弄她吧?自从有了王妃,王爷也变得活泼起来。可万年冰块突然化成水,感觉还是很惊恐的。

    初夏起身,冷哼一声,扬着下巴出了书房,不去理云珞已经要翘上天的嘴角,可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想:景礼到底有何背景?竟让王爷连她都算计上了?

    还保媒呢?不知王爷若是知道景礼心里自己就不是个女人,不知还会不会如此云淡风轻地算计她了。

    可想想王爷明晃晃的保媒,还有王妃那边诡异的气氛,难道?

    初夏立时就归心似箭了,出了王府便朝她住的宅子快步走去,若不是怕跑起来显得太过心急,她真恨不得连轻功都用上了。

    原本宅子离着王府就不是太远,初夏的脚程又快,不多时就回了家。在门前没看到想见的人,初夏忐忑地打开门走进院子,挨个屋子找人,也没找到想见的人,初夏自嘲地笑笑,她还真是要魔障了,景礼那人也算是君子,岂能做出大白天翻墙进院之事?

    不过是别人和她开个玩笑,她竟然就当了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