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将军心里苦
    厨房里冷锅冷灶,初夏难得的有些饿了,去院子里拿了些柴进来,想到这柴还是景礼离开前劈的,初夏又是一阵难受。

    从前一个人时也没觉着怎么着啊,可为何遇上那人之后一直自以为坚强的心都像豆腐似的了?

    暗暗告诫自己:初夏,你已经十九岁了,是个上过战场杀过敌人的大姑娘,不是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该流的眼泪早就在家破人亡时流光了,还哭什么哭啊?

    可眼泪却不受控制往下掉,初夏用手背用力地擦了一把,不但没让眼泪停下,反而流的更汹涌了。之后就双手并用地想要把眼泪擦干,完全没注意到因烧火做饭手上已经沾满了黑灰,被她这么一蹭就蹭得眼圈都黑乎乎的一片。

    掉了一会儿眼泪,初夏平静一下情绪,竟觉得心里的闷气少了许多,自嘲地笑笑,心想着:好在没人看到初将军哭成泪包的模样,不然这人真是丢大了。

    将饭下锅,又回想了下那日景礼做肉时的步骤,给自己也做了一道看起来还不错的红酱肉。

    菜好饭好,初夏也不往堂屋端了,就她一个人在厨房里吃了也方便,将菜放在灶台上,搬了个小马匝坐好,端起饭碗刚要吃,就听到外面敲门声,初夏放下碗就走到门边,将门打开,就看到手里提着个食盒的景礼站在外面。

    初夏的心狂乱地跳了几下,下意识把门‘嘭’的一声关上。门外的景礼刚露出一个自认还算得体的笑容,下一刻鼻子差点被猛然关上的门砸到,景礼后怕地退了一步,苦笑着:看来初将军已经不欢迎他了。

    可想脚步怎么也迈不动,想到门打开的一瞬间,看到一脸脏兮兮的初夏,怎么看都像是被泪水和灰糊的一脸,所以说,初将军是刚哭过了?

    虽说一个男人说哭就哭很丢人,但景礼的心却不受控制地颤了颤,就想到爹娘刚过世时的他,不也哭得像天塌一样,若不是遇到真正的伤心事,想必初夏也不会哭得不顾形象了。

    景礼又敲了敲门,这一次门没有很快被打开,直到他几乎都要放弃了,黑漆的门才缓缓地开了一条缝,露出初夏花猫似的脸。

    景礼举了举手上的食盒,尽量让自己的笑容平静,“王妃说让初将军带我在华阳城里逛逛。”

    初夏便明白在王府时刘双喜、彩云和珠儿的古怪是因何而起,心里感叹果然是最知她心意的人啊,脸上还要装出不甚在意的样子,从景礼的手上接过食盒,大气地道:“景兄客气了,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

    若不是她依然花里胡哨的脸,景礼真差点就信了。人前坚强,人后脆弱,初将军心里苦啊。

    景礼进到院中,盯着初夏看了许久,还是没有出言提醒初夏去洗把脸,就怕她被提醒后会想要找个地洞钻钻。

    可让他纠结的是,万一晚上的时候初将军发现自己那一张脸,会不会更郁闷的想撞墙?但想想那时候他也该走了,初夏再觉得难堪也不会比被他提醒了更难堪吧?

    可要不要帮初将军无形中化解这种尴尬?过后了还不让她知道呢?

    于是,在堂屋里忙着把带来的菜一样样摆到桌上的景礼便神游了。

    刚好看初夏端了一盘肉和饭过来,景礼灵机一动,拿了块巾子去井边提了桶水,洗了手又擦了脸,最后把巾子又好好地洗得干干净净,才拿了进来笑着递给初夏,“初将军忙了半天吧,瞧这一头的汗,擦擦。”

    将巾子递给初夏,景礼便去厨房找碗碟,初夏对着景礼的背景傻笑:景兄真是太体贴太细心了!

    看了看手里洗得白净净的巾子,初夏笑着在脸上慢慢地擦,本来之前初夏哭了许久,脸上又是泪水又是柴灰,紧绷绷的难受得很,这么一擦顿时就清爽了。

    可当初夏低头看了眼刚刚擦过脸的巾子,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做饭做菜时洗过手了,双手干净如玉,那么,巾子上这黑糊糊的一片是从她的脸上擦下来的?

    想到自己刚才在景礼面前无知无觉地顶着一张大花脸晃来晃去,初夏是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再想到她刚刚哭过的眼睛,初夏黑着脸默默地回自己的闺房,从柜子的暗格里拿出梳妆镜,古铜色的镜面打磨得光滑平整,里面的人影清晰可见,可本该俊美帅气的脸蛋却被一双烂桃似的眼睛抢尽了风头。

    想到在喜欢的人面前出了丑,初夏顿时一点出去面对景礼的心情都没了,只想装一只鸵鸟把自己藏起来。

    景礼拿好碗碟筷子,在堂屋等了许久,也不见初夏过来,便到初夏的门外敲了敲门,“初将军,菜要凉了。”

    初夏没好气地道:“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景礼想到初夏在他来时刚刚哭过,或许是心情还不好,那就在屋子里再多待一会儿吧,却怎么也没想到初将军却是因在他面前出了丑而不好意思出来见他。

    又不是女人,景礼无法想像初夏那种小儿女的情伤。

    又坐了一会儿,初夏还不出来,景礼无奈地又去敲门,敲了半天,初夏才低着头打开房门,默默地走向堂屋,坐在桌边端着碗,即使是夹菜都小心翼翼的头都不多抬半分。

    景礼一阵好笑,到了此时他也看出初夏是不好意思,心想:果然说是将军,实则还是个孩子,瞧这别扭的,早知道就不给她巾子擦脸了。

    吃完了饭,外面的天色已然黑了,初夏坐在院子里看天上明明灭灭的星星,黑灯瞎火景礼的眼神再好也看不到她哭肿的眼睛吧?初夏总算放得开了,问景礼,“王妃怎么和你说的?”

    景礼道:“王妃说让你带着我在华阳城中逛逛。”

    初夏略有些失望地道:“就这样?”

    景礼点头,“就这样!”

    初夏又问:“王妃就没说些别的?”

    景礼就有些不高兴了,“初将军以为王妃应该说些什么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