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吃穷了看你拿什么做路费
    听出景礼话中不喜,知道他是误会自己怀疑他和王妃之间有着什么,初夏讪讪地道:“王妃就没说让我都带你去哪里逛?毕竟逛街这种事……我并不擅长。”

    景礼也觉着逛街这种事让他做起来也很为难,最后道:“我也不喜逛街,左右王妃也不知,我只当你带着我逛过了?明日我还继续去卖我的快餐,初将军也只管忙你的。”

    想到景礼攒够了路费就会离开华阳城,初夏急道:“不行!”

    景礼被吓了一跳,不知初将军为何突然就一惊一乍的,不解地看着初夏。初夏尴尬地解释,“王妃的命令岂是能公然违抗的,若被旁人晓得王妃的威信何在?”

    “那初将军意下如何?”景礼还真不觉得刘双喜和从前有什么不同,可初夏所言有在理,若是因他让刘双喜的威信被质疑,他又岂能心安。

    初夏道:“不如这样吧,逛街我们都不擅长,不如我陪景兄去卖快餐,多一个人也能多卖一些,到时景兄也能早些攒足路费。”

    “这样不好吧?”景礼看来初夏堂堂一将军陪他去卖快餐,她能豁得出脸面不?

    初夏却已经决定了,“嗯,就这么办了,明日我陪景兄一同出摊。”

    见景礼还有些犹豫,初夏劝道:“你看我二人都不会逛街,与其那般为难还不如做些正事,若是景兄过意不去,不如收摊后就请我吃饭吧!”

    心里想的却是:趁着吃饭的机会把他卖快餐的钱都吃光,看他还拿什么做路费!没有路费还怎么走?虽然摸不清他的心思,但能多留一天就多留一天,没准真就能对上眼呢,日久生情不就是这么说的?

    景礼不知初夏暗戳戳的计划,认为这个提议还真不赖,他每日卖快餐不少赚,又欠着初夏的救命之恩,请她吃饭也不为过,又不会让人以为他们公然反抗王妃的命令,给了刘双喜面子。

    虽说‘逛街’的时候还要推着个板车不太像样子,可两个男人逛街还不如就推个车边逛边卖快餐了。

    于是,定下来后景礼留下他如今的住址便与初夏告辞,初夏将住址牢牢地记在心里,夜里竟难得睡了这几日以来的一个好觉,早起也是神清气爽。

    为了让自己的气色更好一些,还特意拿了刘双喜教她调的面脂,均匀地在脸上涂了一层,用双手轻轻地拍匀,拿着黛笔淡淡地勾了勾眉型,又用淡色的口脂提了提唇色,最后又沾着淡粉的腮红在两颊上微微增色,再对着镜子照照,气色看起来很好,却又不会显得妆浓,非常的自然呢。想必美颜养生坊开业后,不靠那些靓汤美粥,单就这些胭脂水粉也能让女人们趋之若鹜了。

    去见景礼的路上顺便还买了两笼包子,用两张荷叶包好,刚好一人一包可以肩并着肩坐在一起吃。

    越想心里越美,初夏转来转去就来到景礼说的地址。她自幼就在住在华阳城,虽然不常逛街,但对每一条街巷都熟悉的很,后来追随云珞,有段时间更是整日带人巡城,可以说闭着眼睛都能数出华阳城的每个角落。

    远远的看到景礼所说院子前看到景礼站在门前,他的身边围了不少孩子,每一个都衣衫破烂,一看就知是穷人家的孩子。

    初夏便驻了足,见那些孩子们手里都端着一只碗,而景礼的手上拎着一只木桶,景礼正用勺子从木桶里往外盛粥,一勺勺黄澄澄的玉米粥被盛到孩子们的碗里,孩子们笑得比过年还要灿烂。

    景礼将最后一个孩子的碗装满后,还在他的头上摸了下,多数时一本正经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不知对孩子们说了什么,孩子们欢呼了起来,景礼提着桶回到门板破败的院子里,不多时又端着一个盆出来,每个孩子的手里就多了一串用树枝串着的薰鱼。

    初夏慢慢地走向景礼,很难想像他这么一个男人会做出这样的善举,她都有些感动了呢。

    见初夏此时过来,景礼还愣了下,随即道:“这么早就来了?还没到卖快餐的时候。”

    初夏道:“早些过来看看能帮上什么忙。”又看看那些捧着碗,拎着鱼吃得正香的孩子们,景礼道:“他们都是住在附近的孤儿。”

    初夏点头表示知道,虽然王爷也会时常派人到这边来施粥,尽量不让这些可怜的孩子冻饿而死,但王爷和景礼做的意义却不相同,而王爷要忙的事情太多,战乱过后多了不少孤儿,有些事情有心也无力。

    就像那些孩子,虽然城里也设有公学,收留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但每年这样的孩子都会增加许多,若是他们不主动去公学求助,王爷也无法都知道哪里有孩子需要救助。

    最主要的是王爷没钱,有些时候很多事情也是有心无力,只能尽量救助更需要帮助的,这些孩子大的差不多有十四五岁,小的也有十二三岁,在这战乱的时代里,已是能养活自己的年纪了。

    只是初夏怎么也没想到景礼这样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竟然还有如此善心,让初夏觉着心更沉沦了。

    大概是初夏的目光太热烈,景礼尴尬地道:“我做的这些都不算什么,王妃才是真的大善人,当初勇山县遭灾,王妃可以说是倾家荡产地施以援手,我今日所做之事也是受王妃的感召。”

    听景礼说起王妃时一脸的钦佩,初夏突然就笑了,看来景礼之前真是把崇拜感激当成喜欢,其实他对王妃的心思很纯洁吧?

    既然是来帮忙的,与景礼一人一笼包子分吃之后,初夏挽起袖子就问景礼:“景兄,可还有什么是要我做的?”

    景礼指了指墙边放的土豆,“初将军帮我把土豆削了吧?芽子要削净了。”

    初夏一手拿刀对景礼道:“景兄往后也不必如此客气地叫我初将军。”

    景礼犹豫片刻便欣然道:“那就有劳初兄了。”

    初夏叹口气,果然还是瞎的没发现她是女儿身啊。其实她更想听景礼叫她‘初妹妹’,可那样的称呼太过亲昵,想想就脸上发热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