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被误会了怎么办?
    景礼收拾好一盆鱼,打算中午做个鱼炖豆腐,正如初夏说的,两个人可以多卖一些,虽说不是那么急着攒路费,但赚得多了也能请初兄吃些好的,景礼就想再多卖些。

    可回头就见初夏白净净的一张小脸上染上淡淡的粉色,还真是好看呢,景礼看着看着就有些出神,之前他知道初夏长得比一般男子精致,却不想仔细看了竟是如此漂亮。

    而比起往日看到的初夏,今日的她似乎脸更白皙细腻,眉也更漆黑有型,连那饱满的嘴唇也盈润得像淡粉色的花瓣,让人看了就想伸手触碰呢。

    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景礼,立时露出惊恐的神色,不敢再多看初夏一眼,生怕看多了会做出不好的事情。

    可他是男人,初兄也是男人,他怎么可以对初兄有那种心思?若论起好看,初兄哪有王爷好看?他对着王爷时都没有别的什么心思啊。

    景礼不敢乱看初夏,可又忍不住目光往初夏身上飘,每当与初夏目光相对,他都会受惊吓般立即把目光挪开,可这心虚的模样看在初夏眼里,却让初夏心头一喜,看这样子是有戏啊!

    初夏便时不时地喊景礼:“景兄,你看土豆削成这样成不?”

    “景兄,白菜要怎么切?”

    “景兄,这鱼要剁多大的段?”

    “景兄……”

    每叫一次景兄就能看到景礼身子一颤,初夏心里不免得意,人们常说日久生情,日久生情,还真靠谱啊。

    可让景兄日久生情的是男儿装的初将军还是女儿身的初夏?初夏又纠结了,万一景兄喜欢男人呢?

    初夏深以为,下次再过来时她可以试试女装啊,这些日子穿习惯了男装,虽然吸引了不少迷妹,为将来做生意提供了便利,可若因此让自己一辈子嫁不出去冤不冤啊?

    眼看时辰快到午时,景礼已经在把切好的菜下到锅里炒,虽说他的厨艺也就勉勉强强,但那些在集市里等着雇工的人对味道要求的却不高,只要量大能吃饱,又沾了些油水,比啃硬饼子强。

    景礼炖菜用的都是猪骨熬汤,味道虽没多出挑,却比旁人炖的更香,眼看炖菜好了,初夏便忍不住用勺子盛了些汤尝了下,立时就眉开眼笑了,“景兄,你炖的菜真香。”

    “都是从王妃那里学来的,只是不知王妃炖汤时都用了什么料,炖出来的比我这还要香上数倍。”景礼勾了勾嘴角,回头就看到初夏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嘴角许是沾了些汤汁,初夏粉粉的小舌伸出来舔了舔,说不出的可爱,景礼心就‘扑通’‘扑通’的像要跳出来一样,不敢再多看一眼。

    初夏却恍如未觉,笑道:“前几日听王妃提起过,要在四城门旁的街市开个美食街,到时王妃会拿出许多小吃的方法教给大家,将军以上者可得两个摊子,其余一人一个摊子或是几人一个摊子不等,我还想着到时租两个摊子,只可惜没有可用之人,我又要忙着过些日子开业的养生坊,唉,可惜了这赚钱的机会。”

    景礼被初夏怨念的目光一看,差点冲口而出说他可以帮忙。但毕竟二人初识不久,哪怕此时好的像结实了数年一般,但初夏信不信得过他?有些忙不是那么好帮。

    但刘双喜提议的美食街?景礼似乎已经看到一块块金元宝、银元宝正挥舞着翅膀冲他招手,其实他也没有非要去的地方,若是能留在华阳城里租那么个摊子,倒也不必再满天下地漂泊了。

    只是……他若真留下来,别人会不会再怀疑他另有目的?

    景礼纠结着,初夏又道:“我倒是想要租两个摊子,到时就是自己忙不来,也可以再租出去,或是干脆雇些人来帮忙也好,可王妃的意思,摊子要先紧着家中人手充足的,像我这样还有别的事情在做、实在抽不出身的就先不予考虑了。想想好大一笔进账就这么飞了,真不甘心。”

    景礼也深以为然,他对刘双喜可以说有着盲目的信任,只要刘双喜提议的就准能赚钱,尤其是在吃食上,刘双喜既然要做几条小吃街,定是有十足的把握,若是此时不抓紧时机将来别人都尝到甜头后恐怕机会就更难得了。

    景礼道:“不如初兄在军中寻几个信得过的手下,到时让他们帮着看摊子呢?”

    初夏摇头,“你不晓得,若能让他们帮忙我又何必苦恼?”

    景礼不知初夏有什么可苦恼的,但既然能让初将军都苦恼想必也不是他能帮得上,或许就是因初将军家里人丁不旺,若是娶了媳妇,再雇几个下人,这不就解决了人手不足的问题?

    想要劝初夏娶妻的话到了嘴边,可话到嘴边却不那么想说,绕了一圈又被景礼咽了回去,只是一会儿看初夏一眼,再和她一同苦恼着。

    最后一个菜做好了,初夏帮着景礼提到车上,两人推着比昨日多了好几只桶的车朝着集市走去。

    景礼想着赚了钱可以请初兄吃好的,初夏想的却是怎么把景兄的赚的钱都吃光,也没注意到他们这样的组合已经引起别人的注目。

    这几日景礼时常推着车子出来卖快餐,附近的一些懒得做饭,又看他卖得很划算的人家已经认得他了,见到他推着车就端着碗过来买菜,顺手把铜钱往桶里一扔,却看着初夏一个劲儿地打量,不多时就有人认出初夏,惊呼道:“这不是初将军吗?”

    初夏就含笑地点头,被认出来也没办法,初将军在华阳城也是大大地名人,时不时就会带人巡城,认不出来才奇怪呢,景礼倒也没在意,可自从初夏被认出来后,那些看向他的目光就变得有些诡异,难道这些人误会了什么?

    他虽然刚刚觉着初兄长得好,可他们真是清清白白的,若是因此影响到初兄在华阳百姓眼中的形象,他可就罪过了。

    之前怎么就没想过初兄在华阳城是名人,估计也是不少闺女少女们的梦中人,若是被人误会如何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