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婴儿般娇嫩的肌肤
    今日来赴宴的都是华阳城里数得着的富商家女眷,虽说官家女眷身份更高,可无奈口袋里没钱,之前初夏派送请柬时便将那些官家女眷给忽略了。

    她们真来养生坊消费,可就男人的那点俸禄,想赚她们的银子都不好意思。

    然而,在刘双喜看来,无论是当官的还是官家夫人,只要是数得上的,谁来这种地方不是众星捧月?到最后还用自个儿往外掏银子?

    再说从前那些官家女眷可没少举办这宴那宴的,哪像是没钱的样子?

    但想到如今她好歹也是定北王妃,不能滋养那些歪风邪气,更不能纵容那些女眷们打着她们男人的旗号在外面结党营私,倒也认可了初夏的做法,或许初夏也是不想华阳城的官员们太**了。

    坐在养生坊花繁树茂的院子里,耳边都是女人们或高明或拙劣的恭维,说这些花花草草如何如何难得,这景致又让她们这些俗人见了便惊为仙境,刘双喜始终弯着唇角,偶尔听她们说得似乎有趣了,也拿帕子掩了嘴笑。可到底有何好笑的?刘双喜微垂的眼目里都是茫然,大概她真像那些女人刚刚在私下里议论的那般上不得台面吧,竟听不出夫人们的笑点在哪里。

    笑过了,茶也饮了一番,刘双喜依然笑眯眯地不说话,女人们便更拘谨了,她们虽非第一次见刘双喜,但除了接风洗尘宴之后,无论谁送去请帖都没能请来刘双喜,渐渐的便传出定北王妃上不得台面的话。

    之后干脆很少再有人往定北王府送请帖,当接到初夏派人送去的请帖时,女人们也没想到最终请客的主人会是定北王妃。可来都来了,王妃只坐在上面笑而不语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听到她们背地里说过她的坏话,今日是把人拘到一处问责?

    再看看在座的夫人小姐们都是商家妇,这种猜测就更加强烈,很多人都开始后悔今日来这一趟了,早知会是这样,她们就该称病不来啊。

    正猜测着,门外侍女高声道:“徐夫人到!”

    随着侍女声音落下,徐参将家的夫人满面春风地走进来,见人未语先笑三分,在座的夫人们便纷纷起身,且不说徐夫人是不是华阳城里的一个笑话,但凭着她是参将夫人这个身份,这些商家女眷就得恭敬着。

    只是请的都是商家女眷,为何独独请了徐夫人一个官太太?是王妃与她有交情,还是因徐夫人自身在做生意,而让王妃把她归在商妇之中?

    士农工商,最上不得台面的便是商人,若真如此那才是真正的笑话呢。

    直到徐夫人给刘双喜见了礼,商家女眷才过来给徐夫人见礼,一番寒暄过后,刘双喜开了金口:“既然人已到齐,便开席吧!”

    听王妃的意思原来之前一直在等这位徐夫人,原本刚刚露出鄙夷心思的女人们又将心思收回,或许人家徐夫人能来,真是得了王妃的青睐呢?

    女眷们纷纷回到自己的位置坐好,或明显或隐晦地都与徐夫人套着近乎,让这个在宴席上一向都被人低看一眼的女人有些受宠若惊。

    似无意地看向刘双喜,不知王妃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真的只是同情她的境遇吗?

    而更多的女人都在期待王妃所说的开席是怎样的佳肴,城里的火锅店、酒楼开了有些日子,如今只要是请客吃饭都愿意去那里,在座的女眷家里都不差钱,哪怕因位置太紧张不方便亲自去,也都点过外卖在家里吃过,不说新王妃的人如何,她琢磨出来的吃食真叫一个好吃。

    可随着侍女进来,每人手上的托盘里只放着一只碗,女眷们面面相觑,不知王妃卖的什么关子,就这一只碗里能装多少美味佳肴?

    待侍女们将碗分别放到诸位女眷面前,大家才看清碗里竟是一碗碗的汤,互相看看好像还不都一样,可瞧着都清亮浓稠。

    有的汤里飘着漂亮的花瓣,有的汤里飘着几丝燕窝,有的碗里是小小的丸子,都说不出的好看,再想到进门时每个人都由医女号过脉,这里又是养生坊,难道这是依着她们不同的体质调配出来的补汤吗?可这汤漂亮的让人不忍入口啊。

    刘双喜笑道:“此乃将一只上好的乌鸡与药材同放到坛子里小火熬上两天两夜所熬出的汤,一只乌鸡最终也只得这么一碗汤,滋补女人的身子最好不过。进门时养生坊的医女已替诸位把过脉,诸位只管放心地喝就是了。”

    听说一只乌鸡最终也才得这么一碗汤,虽说今日能来这里的人家里都不差那么一两只乌鸡,可谁又会把一整只乌鸡熬得只剩一碗汤?也难怪这汤会如此浓稠,怕是一只乌鸡的精华都在其中了。最难得的是熬了那么久的鸡汤还能如此清亮。

    刘双喜带着将乌鸡汤喝下,喝完后还借着袖子的遮掩咂了咂嘴,果然熬得够火候,这鸡汤真是绝了,厨房准备的鸡汤不少,回去时带几碗,让府里那几个女人也尝尝。

    女眷们见刘双喜喝了,也纷纷仰头喝下,顿时就被香浓的鸡汤给征服了,和这碗鸡汤相比,她们从前喝的都是什么?

    虽然说不出鸡汤里都多了什么味道,却完全无法遮盖鸡汤的鲜美,明明没有很咸,却让人觉得口齿留香,味道也刚刚好。

    甚至有交情好的互换了鸡汤喝,虽然味道大不相同,却都是那么好喝,若不是刘双喜之前说过这些鸡汤都是依着各人的体质调配出来的,她们真想互相换着尝尝别人的都是什么味儿。

    一碗鸡汤不多,喝下之后胃里却舒服的不想再吃别的,只怕那些不合口味的食物糟蹋了鸡汤的美,心里想的却都是,待养生坊开业后,她们一定要每日都来喝上一碗这样的鸡汤。

    鸡汤都喝完了,众人还在回味鸡汤的鲜美,刘双喜却已然起身,笑道:“鸡汤喝了,接下来,大家可愿随我去泡个美美的养生澡,泡好了可是会拥有婴儿般的粉嫩的肌肤哦。”

    婴儿般粉嫩的肌肤?见刘双喜说完朝大家俏皮地眨了眨眼,再注意刘双喜那一身仿若凝滞般的水嫩的肌肤,只要是女人心里便都像被打了鸡血般地红了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