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一切为了美
    刘双喜选的小池子并不大,最多也就能躺进来两个人,坐在池子里腿伸得长些便能蹬到对面的池壁,即使睡着了也不会滑到水里,但刘双喜却不想在池子里睡得浑身发软。

    洗好长发便从池子中起身,侍女立即将旁边准备好的浴巾给刘双喜围上,刘双喜移步到了旁边的软榻上,待刘双喜趴好,便有侍女过来有为刘双喜擦干头发的,也有为刘双喜按摩肩背,舒服的让她都不想动一下。

    再次感叹有钱真好,这仿若神仙般的享受,从前她可是想都不敢想。

    太阳渐偏西了,刘双喜才懒洋洋地起身,由侍女们服侍着披上一件华丽的浴衣,刘双喜边往外走边想:真是太**了,连她这个出主意的人都要沉迷其中,那些夫人小姐们怕是更无法抗拒这如天堂般的享受吧!

    果然,当刘双喜来到桃花谷最大的芳香阁时,除了养生坊的侍女们,竟一个人都没过来,只有从各个房中传出声声轻吟,显然那是被服侍的舒服了才会发出的惬意声音,但听在刘双喜耳中,即使知道那是什么,却还是忍不住望天:这真是容易让人想歪的声音呢。

    又过了许久,那些女眷们才由着侍女们从各屋的池子里扶出来,由相通的长廊被扶进芳香阁,各自找了小桌,在前面的蒲团上坐下,眼巴巴地看着刘双喜。

    那慵懒无力的模样让刘双喜忍不住就想到那句: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女人们都知道这才是今日的重头戏,只是忍不住时不时就在浴衣下光滑的让人不可思议的肌肤上轻轻摸一下。若是之前刘双喜告诉她们,泡过桃花谷的池子就能拥有一身婴儿般娇嫩的肌肤,她们还半信半疑,如今却是真的相信了。

    虽说因本身的肌肤,泡过之后的效果相差很大,但她们都相信,若是泡得多了,即使不能真像婴儿般那么娇嫩,却也不是从前可比,男人等着为她们神魂颠倒吧!

    刘双喜见人都到齐了,朝身旁侍立的侍女总管点了下头,侍女总管抬手拍了两下,便有侍女们鱼贯而入,这一次她们手上端的托盘里可不仅仅只有一只汤碗,而是每个托盘上都放着一荤一素一凉一粥。

    每个人面前的菜色均有不同,颜色偏清淡,却都好看的让人不忍动筷,尤其那粥,糯糯的米粒一看就知火候极佳,里面还添加了各种颜色漂亮的食材,喝一口便齿颊留香,纷纷觉得这么小小的一碗粥怎么能够吃呢?

    刘双喜笑道:“美人们,是否会认为本王妃太过小气?只这一点点又够谁吃的呢?”

    女人们虽然心里如此想着,嘴上却不会说出,不住嘴地恭维养生坊的菜如何色香味俱全,直到大家说得有些干渴了,刘双喜才笑道:“美人们都不要忘了,我们这里可是美颜养生坊,可不是酒楼食铺哦,在这里每个人吃到的美食都是严格地按着不同体质调配的方子,目的是为了让美人们变得更美,而不是一饱口腹之欲。”

    见众人闻言都闭了嘴,似乎也才想到她们被请来是为了体验变美,而不是为了吃,一个个都有些汗颜。刘双喜又笑道:“美人们或许不信,但本王妃从前就是相当爱吃,最终将自己吃成一个两百斤的胖子呢。”

    大概是真没想到刘双喜会有经历过两百斤的时候,此时看她不但白皙的仿佛能发光,肌肤也美好紧致,怎么看也不像经历过她所说的那种可怕事情。

    刘双喜见女人们交头接耳地惊呼,却都不大相信的样子,便静静地看着,直到再次女人们再次平静下来,刘双喜才似调侃又似无奈地笑道:“你们必然不会相信,头一回和王爷见面,本王妃可是把王爷吓晕了呢,大概王爷也没想到有人可以这么胖吧!”

    想到云珞一身的伤,当听到自己愿意买下他时,那绝望无助的眼神,刘双喜就忍不住抿起了嘴角,不论云珞当时是伤重晕倒,还是绝望晕倒,反正晕了就是晕了。

    可听了刘双喜如调侃般的这席话,女人们却都有些信了,看刘双喜的目光都闪着热切而又崇拜的目光。一个两百斤的胖子最终如何减肥成功?还俘获了王爷的心,让当初被她吓晕的男人如今把她捧在手心里疼?

    若她们也能如刘双喜一般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不是她们也能如刘双喜一般被男人当成无价宝?

    何况一个两百斤的胖子都能变得如此美貌,她们本身就没那么胖,岂不更有利?嫁人的已经在幻想往后可以把男人从那些小妖精身边抢回来;没嫁人的则是想要嫁人后用美貌牢牢控制住夫婿,绝不允许小妖精进门。

    却没想过刘双喜虽胖,但人家底子好,若没有这唇红齿白娇艳嫩白的好底子,即使瘦了又能多美?

    女人们心思各异,但看刘双喜都是那么闪亮,刘双喜淡笑着垂目,端起桌上的粥碗,舀了一勺轻轻地放进嘴里,那娇若无骨却又优雅随意的模样更让女人们眼中的热情熊熊燃烧了起来。

    感受到粥的美味,刘双喜喟叹着微眯起眼,突然她有点想念刘四喜和郑三娘了,等这边事情结束,她就回趟临县吧,两个多月没见,也不知刘四喜那小没良心的有没有忘了她呢。

    刘双喜心里想着,但那一副深深远远的模样却越发让人觉得雅致,即使是女人也不免吞了吞口水,更想要变得如她一般。

    粥是好粥,菜是好菜,连饭后送来的甜汤都让人喝了不忘,可每一样都只有那么一小碗,说是碗却比盅也大不了多少。

    但为了美,女人们即使吞着口水也下定决定忍了。

    吃过饭,刘双喜便起身离席,大半天没见着乐乐了,不知那孩子和他爹玩得好不好?见不着她有没有闹脾气?一想到那么可爱的小宝贝,刘双喜就觉着陪这些女人这么久就浪费了那么多陪伴孩子的时间,更是归心似箭了。

    王妃走了,女人们还有些依依不舍,但养生坊还没正式开业,今日来的客人也都是不花钱的,她们也不好赖着不走。

    直到最后每个人都被她们选定的侍女化了一个美美的妆,望着镜中那个娇艳得如同换了个人的美人,夫人都归心似箭,想要回去看看她们男人看到变美的自己后,是否会唤起刚成亲时的记忆。

    夫人们要走,小姐们再不高兴也只能跟着回去,只盼着自家娘亲往后常常来养生坊,她们也好能跟着。

    而在这些女人中,期盼最多的就是徐夫人了,好些年了,除了向她要银子或是迎新人进门时徐参将是和颜悦色的,其余时候徐参将的眼里只有那些莺莺燕燕的女人,有时甚至还会在看到她之后皱眉。

    徐夫人知道这个男人的心已经完全不在她的身上,可想到刚成亲时,徐参将还只是个乡下种田的小子,那时夫妻感情多好啊,早起一同下田,天黑一同归家,摸着她日渐粗糙的皮肤,他不但没有嫌弃,还说要让她过好日子。

    可后来呢?刚参军那几年,每次歇着回了家里,夜晚,两人躺在被窝里,徐参将说着对未来美好的期待,徐夫人心里都是甜甜的。

    哪怕徐参将每年只能回来一两趟,徐夫人都从无怨言地侍奉公婆,教养孩子,那时的日子是苦的,心却是甜的。

    可后来呢?她的手更粗了,腰更圆了,脸上也是劳作的风霜,徐参将却随着军阶提升更加的意气风发,即使难得回家一趟,看了她这张沧桑的脸也毫无兴致。

    徐夫人慌了,她知道她不再年轻,再也留不住男人的目光,可她不甘心就这样被男人嫌弃。于是,徐夫人便主动给徐参将纳了个年轻貌美的妾。

    果然徐参将因为美妾,看她的目光也有了些柔软,那日,听着隔壁小妾的屋中,徐参将一口一个宝贝儿,一口一个美人地叫着,徐夫人的心如同滴血,可想到徐参将看她时眼中难得一见的柔软,徐夫人将涌出的泪水吞回肚子里。

    可最后呢?一个个的小妾在徐参将的授意或强硬态度下被迎了回来,徐参将看她时的眼里却再也没有任何温度。

    而她为了那个家,为了儿女,只能努力地赚钱,可赚到的钱又再被徐参将换成各种各样的美人。

    即使将自己保养的也如别的夫人一般,可男人依然是懒得看她一眼,他的心都被那些女人迷住了。

    徐夫人不是不恨不是不绝望,可她心里还是怀有一点点卑微的企盼,或许当有一天,徐参将老了,动不了了,他回头看看,定会发现这些年一直默默地对他好的人只有她。

    抬手摸了摸泡过温泉后就变得滑嫩的肌肤,再想想镜中仿若年轻了十几岁的娇颜,也许,这次会不一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