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送礼
    刘双喜回到府里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云珞哄着乐乐吃过晚饭了,孩子见不着娘有些想,一下午都哭唧唧地叫‘娘’,让云珞有些头疼。

    一见刘双喜回来,抱起乐乐往刘双喜怀里一塞,“你可是回来了,这小祖宗找了你半天。”

    刘双喜笑得眉眼都眯成一条缝儿了,在儿子的脸上亲了又亲,“儿子想娘了?”

    乐乐口齿不清地喊了声‘想’,湿漉漉的小嘴就在刘双喜的脸上亲出一圈又一圈的口水印子,云珞抿着嘴一脸不高兴,“这小子,心里只有娘。”

    刘双喜白了他一眼,“咋的?儿子跟我亲,你还吃醋了?谁让你平日忙的都没时间陪孩子玩儿了。”

    云珞被刘双喜这一眼白的心里痒痒,凑了过来,“我哪是吃你的醋?就是觉得他也不小了,哪能整日黏着娘?要不往后就让下人多带带他,你再出门做事也方便。”

    刘双喜才明白,云珞这是觉得被儿子抢了她的关注,吃儿子的醋呢。”

    可想想儿子也大了,如今吃饭也吃得好,只有半夜醒的时候才喝几口奶,其实奶都可以断了,早些独立也能锻炼孩子,虽说心里还有些不舍,但云珞的话也是有道理的,最后还是点了头,“也行,白天我们都不在府上时,也可把乐乐送到婆婆那里哄着。”

    云珞自然不会反对,章太妃虽然年纪不太大,可这些年熬得显老,从前隔上几日还能在府里办个宴会,人多了人气也多,可自从他和章太妃说过外面欠着好大一笔债后,章太妃便没再请人过府饮宴,就是别人的邀请她也常常给推掉。

    看着王府如今每月都能省下一笔银子,云珞虽然松了口气,心里却不那么舒服,还是他没本事,不能让当娘的随心所欲地想做什么做什么。

    但他也没想告诉章太妃如今那些火锅店和酒楼盈利多少,毕竟还是欠债,能省则省,万一章太妃知道赚得多了,花起钱来再没节制呢?

    刘双喜从养生坊带了几碗鸡汤回来,让人给章太妃送去一碗,又给彩月也送去一碗,她和彩云在养生坊里喝过了,剩下的就留着明早热热一起喝。

    至于说云珞,一个大男人,这么好的乌鸡汤给他喝了都白瞎了,她在厨房里亲手给云珞炖了一只枸杞人参鸡,明早起来刚刚好,又补身子又补气力。

    刘双喜带着森森恶意地想:王爷每晚那么辛劳,不好好补补,再过几年可不累坏了?

    章太妃这几日总觉得气不顺,儿子媳妇虽然依然晨昏定省,可总觉得不贴心,大概都在因栾玉的事儿有些恼她。

    可章太妃心里也委屈,她就算要给云珞找妾,也得找个好样儿的,栾玉那种见了吃的就不要命的想都不会想,到底是谁在王爷和王妃面前嚼舌根了?让他们以为她是要给云珞屋里塞人?

    昨晚喝了刘双喜派人送来的鸡汤,小小的一碗却好喝的让章太妃的气顺了一半。

    今早,刘双喜又派丫鬟送了一碗鸡汤过来,味道比昨晚的还要浓厚鲜香,章太妃的气又顺了一半。

    当喝完鸡汤,丫鬟道:“王妃让奴婢问太妃,明日可愿去养生坊走走?”

    章太妃早就听说刘双喜和初夏弄了个什么养生坊,虽说好奇,却自持身份不好主动说要去看看,毕竟经过上次栾玉的事情后,婆媳的关系眼见着恶化了许多。她抹不开面子解释,刘双喜也好像认准她要给云珞塞人,却连问都不问一声。

    如今丫鬟传来刘双喜的话,问她可愿去养生坊,章太妃认为,这是刘双喜在向她低头了,眼皮微撩,“近日本太妃身子甚是乏累,懒怠得很,不去了吧。”

    丫鬟应了声‘是’便退下,章太妃对着丫鬟的背影生闷气,果然是什么主子什么奴才,就不知道说说养生坊的好处,劝劝她这个孤单的老人家?其实,她还是很想去见识一下啊。

    上午,刘双喜带着乐乐,由丫鬟陪着又出了门,章太妃知道后那叫一个百爪挠心,骂了两声好好的王妃整日往外跑像什么样子。

    可知道刘双喜也是为了儿子欠的那些债,不然堂堂的王妃养尊处优的多好?

    中午,彩月亲手做了两个小菜,再配上刘双喜昨晚熬好,今早送来的鸡汤,明明是很好吃的饭菜,章太妃却食之无味,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下午,丫鬟来禀报,门外来了几位夫人求见,章太妃想着都是从前常常聚在一处的,既然来求见就见吧,还特意吩咐让厨房给准备几个点心过来。

    虽然常氏和安氏都去了酒楼坐镇,厨房里的厨娘又提拔了两个做菜好的,时不时由彩月指点一二,厨艺也突飞猛进,尤其是做得小点心看起来就让人食指大动。

    几位夫人进来给章太妃见礼,章太妃笑着让人看座,坐下后,几位夫人先是互相看了几眼,最后都让身后的丫鬟将带的礼物呈上。

    章太妃奇怪,“不年不节的,这是何意?”

    几位夫人就笑道:“这不是听闻王爷要在四城建几条美食街吗?我们几个也想着租两个摊位,可想要租摊位的人太多,我们几个就想请太妃帮着说几句好话。”

    章太妃就明白,虽然是送她的礼,却不是看她的人,而是冲着美食街来的。只是自从云珞说过他们在外面欠了几百万两后,章太妃虽然嘴上不说,到底是心疼儿子。如今儿子媳妇都在努力赚钱,她帮不上忙也就算了,更不能拖他们后腿!

    瞧着几样礼物,虽说算不上厚,却也恰到好处,可章太妃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不能为了几件礼物就让儿媳看轻、让儿子为难。

    章太妃问道:“我听着王爷和王妃的意思,那些摊位都是要租给军中将领的,你们几个都是军眷,摊位合该有你们的份,即使今日不来也无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