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操劳命
    话音落下,其余几位夫人也连连点头,俱是一脸的愁容。

    章太妃心里明白,那些当兵的大多都是大老粗,有点本事就学别人纳妾,可文人纳了妾还能遵循礼教,不管在家里如何,在外面绝不会做出宠妾灭妻之举给人诟病,哪怕家中百花齐放,在外面总是要给正室夫人留些面子,家中一切事务也都交由夫人打理。

    可这些大老粗则不同,纳了妾回来都当成娇花一样供着,倒是家里的夫人成了蒲草。

    想必这几位夫人所言都属实,就是她这个外人听了都不免气愤。

    从未因小妾忧过心的章太妃道:“你们且先别犯愁,待王爷和王妃回来后我与他们商量过后再给你们回信,这些礼你们也都带回,大家都是女人我也明白你们心里的苦,此事定会替你们想个解决的办法。”

    夫人们心里苦笑,老定北王虽然不在了,但他活着时府里就太妃一个女人,如今定北王更是只宠王妃一个,定北王府的女人说明白她们心里的苦?这话听着怎么有那么点刺耳呢?

    可也明白章太妃的好意,连连向她道谢,但送出去的礼却怎么都不肯收回,“太妃若是硬要让我们将礼收回,就是骂我们呢,这本就不是什么稀罕物件,都是我等几人的一片心意。”

    章太妃瞧了瞧,也确实没什么稀罕的东西,还都是合用的,最后也欣然收下了。在几位夫人离开时还让厨房给准备了不少点心,也算是做为回礼了。

    几位夫人离开后,刘双喜也带着乐乐回来了,章太妃想了想,最后还是让人将刘双喜叫了过来。

    虽然外面忙着建美食街的是王爷,她心里却清楚,出主意的是刘双喜,既然她能出建美食街的主意,这件事应该也能很轻易地解决。

    虽然对于王府来说最后摊位交给谁来打理都是一样,可一想到正室夫人要受小妾的气,章太妃心里就不舒服,心里骂着那些小妾没一个好东西,甚至反省起她之前要给云珞纳妾,若真把妾纳回来,云珞也看上眼了,会不会府里也闹得那么鸡犬不宁?

    章太妃不由得打个寒颤,觉得孙儿绕膝虽好,但说些不脸红的话,如今王府还债都要靠王妃的主意,她真再纳妾回来给刘双喜添堵,是不是不厚道?

    最重要的是,章太妃已经了解了刘双喜的性子,那可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她真给云珞纳了几个妾回来,刘双喜跟她急不急不说,真撂挑子走人,云珞一准会怨怪上她。

    为了王府的和平安宁,章太妃都觉得府里真不能有妾的存在。

    刘双喜过来时带着乐乐,还给章太妃带了一罐养生坊的养生粥,还有几个小菜。

    让乐乐偎在章太妃的怀里撒娇,刘双喜一边将粥从粥罐里盛到碗里,一边对章太妃道:“婆婆,明日养生坊就开业了,婆婆若是在家中无趣,不妨约上几位说得上话的夫人过去走走,桃花谷的养生池泡着也是舒服呢。”

    章太妃想着她约上几位夫人过去,还能给养生坊拉些客源,尤其是以她的身份,结交的夫人身份也都不低,一些想要巴结她们的人也会逮住这个机会,到时多赚些银子,云珞就能早些还上债,也算是替儿子媳妇分分忧了,章太妃便点头,“我这几日身子正乏累着呢,既然王妃说好,明日我便约几位夫人过去泡泡。”

    刘双喜便笑着将粥碗递给章太妃,喝了一口加了桃花瓣的粥,章太妃有些遗憾地道:“外面正是桃花盛开之时,若是过些时日桃花凋谢,这粥怕是喝不上了吧?”

    刘双喜道:“媳妇已经让人采了桃花瓣,晒成了干花,虽不及鲜花娇艳,吃起来却也不差,若婆婆喜欢,就让厨房常常做来吃就是。”

    章太妃笑了笑,吃完了粥,放下粥碗,章太妃道:“今日让人请王妃过来,是有一事要与你商议。”

    刘双喜过来时,丫鬟已将刚刚几位夫人来过之事说了,刘双喜心里已有计较,听章太妃说起,刘双喜道:“请婆婆示下。”

    章太妃又将几位夫人的来意与刘双喜说了,最后道:“到底是正室夫人,却要被妾室欺压在头上,王爷手下那些将领也真是该好好管管了,此事王妃看该如何?”

    刘双喜也深以为然,听章太妃问她的主意便笑道:“婆婆心善,事情会变成这样,媳妇和王爷之前倒没想过,却想着将领们要带兵操练,哪怕如今无仗可打,却也不能散漫了军心,原就想着每家的摊子最后都是要交给夫人带人打理,如今听婆婆一说,看来还得让王爷定个规矩,比如说把摊子都挂在正室夫人的名下?”

    章太妃闻言也觉得有理,“王妃所言极是,若有人不肯,那就不把摊子租给他们好了。”

    想了下,章太妃又道:“我看王爷和王妃近些日子也是忙碌,若是信得过我,是否可把外租摊子的事交给我来处置?”

    “婆婆说的哪里话,媳妇和王爷正为无暇分心犯愁呢,别人还怕信不过,婆婆愿意助我们一力,正是求之不得。”

    刘双喜自然不会反对,章太妃愿意分担一些事情,也就没工夫在总想着往云珞的屋中添人,她也能不用总担心这些。

    而且看章太妃这意思对那些小妾的印象也不好,或许还能因此让她真正绝了给云珞纳妾的想法。

    章太妃被刘双喜几句话说的心里泛甜,搂着乖孙又是亲亲宝贝地叫了一通。

    晚上刘双喜将章太妃的话和云珞说了,云珞倒不在意,“娘既然愿意就让她去做好了,养生坊到时也有初夏管着,要不你把府里的事务也给娘分一些,你刚好可以趁这个机会歇一歇。”

    刘双喜白了云珞一眼,“我听你这意思怎么像是要夺我的权呢?”

    云珞无辜地道:“天地良心,我真是心疼你太操劳了。”

    刘双喜想到这些日子每天对账,再打理外面生意上的一些事情,也确实是操劳了些,叹道:“我这人就是个劳碌命,什么时候才能忙到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