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不打仗真好!
    从庄子出来,刘双喜和云珞没说买不买庄子,庄子的主人也不敢追问,目送着刘双喜和云珞上了马车,马车越走越远,最后看不到了,庄子的主人才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王爷那眼神太过冰冷,真是吓死人了。

    可王爷没说要买庄子,也没说不买,那到底是买还是不买?他就是有心再让别人来看庄子都没那个胆子了。

    而此时,坐在马车里,云珞和刘双喜却还在讨论买不买庄子的问题。刘双喜道:“相公,我觉得那庄子不错,哪怕水洞不妥,只要守住了倒也不怕,再说要进山谷的话,山上的路多了去,水洞倒是最不妥帖的。”

    云珞道:“我知道!”

    刘双喜惊讶地看着云珞,云珞在她的鼻子上捏了捏,“我就是逗逗他,谁让他刚刚多看了你好几眼。”

    刘双喜嘴角抽了抽,将云珞的手拍到一边,“你还真是小气。”

    云珞却不赞同,“非是小气与否,本王的王妃哪是能随便给人看的?当时没发作他已经是对他开恩了。”

    来了这么久,刘双喜也适应了这个时代的不平等,可她真没从庄子主人的眼中看到不规矩,人家最多就是想要利用王爷宠妻这点把庄子多卖些银子罢了,却低估了王爷的小气。

    刘双喜道:“那你不会想要狠狠地压价吧?人家毕竟也不容易,若不是逼到绝境,谁愿意把好好的庄子给卖了?且不说庄子前面那几十顷地,就是山谷里那片温泉就值不少银子,若是买下来,冬天的火锅店和酒楼的用菜怕是能供应得上了。”

    云珞道:“本王可不是那种恃强凌弱之人,不过是让他担心一晚罢了,来之前我已派人打听过了,他这个庄子价值三千两,因急着出手,先前几个要买庄子的人都把价压到一千五到两千两,若不是价实在是太低也轮不到我们来看了。不过今日我们看过庄子,没表态之前他也不敢把庄子卖给别人,左右多等一两日也不会死人,就先晾晾他好了。”

    刘双喜追问:“那你打算多少银子买下庄子?”

    云珞道:“虽说他的庄子值三千两,但就冲他多看你那几眼,我就给他两千九百九十两,让他知道知道本王对他不满了。”

    刘双喜脸一沉,扭过身子不理云珞:“合着在你心里看我那几眼就值十两银子?”

    云珞便若有所思地道:“要不就给他一千两得了。”

    刘双喜怒:“你那是趁人之危!”

    “那王妃认为多少合适?”云珞看似一脸为难,眼里却笑意盎然,显然之前那些话都是在逗刘双喜。

    刘双喜朝他翻了个白眼,云珞的气息就有些沉重了,若不是乐乐宝贝还在他娘的怀里坐着,云珞真想扑上去,王妃那小白眼翻的,真是勾魂摄魄呢。

    回到华阳城,瞧着天色刚过午时,王爷和王妃都没吃饭,瞧着路边有个火锅铺子,刘双喜因喂乐乐吃奶,好久没痛痛快快地吃顿辣了,如今既然想要给乐乐忌奶,刘双喜就想吃些辣的也无所谓,便和云珞商量着去火锅店里吃。

    云珞最近大多时候白天都是在外面吃的,这几间火锅铺都吃遍了,可虽然吃得多了,却怎么也吃不够,刘双喜一提议,云珞便欣然应允了,夫妻俩就让人将车停到火锅店旁。

    午时的火锅店里座无虚席,甚至还有不少客人或站或坐在店门口处等着位置,有的人手里捏着号牌,只等前面的客人吃完了,就按着号牌上的数字安排。

    刘双喜和云珞一进来就直奔着里面走,便有人不乐意了,“你们怎么就往里走?没看到都在这儿等位呢?”

    云珞一回头,那人便蔫了,“王……王爷请……里面请。”

    云珞朝他点了下头,拥着抱着乐乐的刘双喜向里走,华阳城的百姓真正见过云珞本人的并不多,少时的王爷一直住在京城,老王爷和祈世子战死后他被迫接掌兵权也是常年在边官带兵打仗。

    即使在华阳城时也是早出晚归,甚至常住军营,很少在城里。

    虽说大家都听说过王爷相貌如何如何出色,但真正见了面知道这就是王爷的人真不多,当听人喊出王爷时,吃饭的都不吃了,纷纷起身想来一睹王爷的风采。

    然后就看到王爷拥着王妃,怀里还抱着个可爱的娃,小两口站在一起,就像神仙眷侣似的,小小的孩子也跟画上的童子一般,一家三口那么的和谐美好,若不是知道这是王爷王妃和小世子,真好像是哪个大家的少爷携着家眷出门呢。

    刘双喜虽然被看得多了,但如此被睹目也不习惯,好在伙计和掌柜听到声音也过来恭迎,不说他们是王爷王妃,就是火锅楼东家这个身份,谁还敢怠慢了?

    被迎上二楼后,刘双喜才长长地松了口气,对云珞道:“你说往后我们出门是不是戴个面纱?总被这样盯着看你也不习惯吧?”

    “为何不习惯?”云珞看了刘双喜一眼,虽说不是从前不是以王爷的身份被围观,但从小到大,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不会少了盯着他看的人,不管高不高兴,他也早就习以为常了。

    刘双喜被噎得无话可说,果然从小美到大和半路变美不一样,人家王爷早就习惯了被人像香饽饽一样盯着,她这心理承受能力还是不行。

    火锅店的二楼有一间专门留给云珞带人来时用的房间,并不只是这间火锅店的专属,而是每一间火锅楼里都有一间不对外开放的房间,无论多忙只要不是云珞过来都空着。所以,哪怕外面早已座无虚席,云珞和刘双喜一到就直奔楼上的房间。

    靠着临桌的位置,刘双喜隔着一层薄纱打量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虽说其中大多数人都是粗布短衣,为了生计行色匆匆,但从他们的脸上却很难看出为生活而担忧的神色,想着往后再经过大家共同努力,华阳城定会成为一片人间乐土,刘双喜感叹道:“不打仗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