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卖快餐卖的乐在其中
    乐乐怕是真饿坏了,一双大眼睛就盯着云珞手上的筷子动来动去,云珞先挑了些面条在小碗里,怕烫着他,吃之前还要吹吹,把乐乐急得张着大嘴发出‘啊啊’的声音,

    见刘双喜进来都没看一眼。

    刘双喜好笑地在他脸上捏了下,云珞道:“你手上没轻没重的,别捏坏了孩子。”

    刘双喜把装手擀面的盘子往桌上一放,“孩子是我从生下来一直带到这么大,什么时候捏坏过?”

    想到孩子从出生就没陪在他们母子身边,云珞不免有些愧疚,看刘双喜的眼神也有些发直,乐乐半天没吃到面,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刘双喜道:“想什么呢?还不喂儿子?”

    云珞才想起来把筷子上夹的面条放到乐乐的嘴里,又挑了几根吹了吹,再放到乐乐嘴里后对刘双喜道:“双喜,要不再给乐乐生个妹妹?”

    同样的话云珞都提过多次了,刘双喜这是相信云珞是有多喜欢女儿了,可这事儿也不她说有就有的,想到粉嫩嫩的小闺女,刘双喜的心都软化了。

    当初想要生儿子,也是怕生了闺女吃亏,如今云珞的身份,谁敢欺负他们的女儿?比起长大后很可能变成混世魔王的淘小子,刘双喜其实也更喜欢香香软软的女儿。

    见刘双喜沉默,云珞又喂了乐乐一口,“你看,乐乐现在还小,身边却连个能陪他玩的孩子都没有,如果你给他生个妹妹,往后两个孩子也是个伴不是。”

    刘双喜想想也是,“要不试试?”

    云珞便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儿了,乐乐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一口面条,‘哇’的一声就哭了,云珞赶紧手忙脚乱地哄,再把面条送到乐乐嘴边,人家小世子也不肯赏脸吃一口。

    刘双喜叹了口气,也不知乐乐是吃不到面条哭呢?还是觉得爹娘想要妹妹不管他哭,但孩子是娘的心头宝,他这一哭,刘双喜就觉着心疼,从云珞身上把乐乐抱过来,还忍不住埋怨:“你看看你,喂个孩子都能把孩子喂哭了。”

    云珞一脸心虚,把碗和筷子给刘双喜递过去。刘双喜哄了一会儿把乐乐哄好了才接过筷子夹了面条再往乐乐嘴里放,小家伙一边吃面条,还不忘一边委委屈屈地斜一眼云珞,不时再咿咿呀呀地跟刘双喜告云珞的状。

    虽然不知道小家伙说的是什么,刘双喜还是一个劲儿地点头,不时也指着云珞一副苦大仇深地附和一下乐乐,小家伙就更来劲儿了。那小模样看的云珞真是又爱又恨,霸占了他家媳妇的怀抱还告他的状,果然还是女儿更贴心。

    吃饱喝足,乐乐的眼皮就开始发沉,刘双喜将他哄醒后就将他放到为他出门准备的睡篮里,再盖上小薄被,孩子睡得像个天使一样。

    孩子吃饱睡着了,终于刘双喜和云珞开吃,刘双喜可是特别向云珞推荐了经过大厨改良过的汤底。

    之前云珞还没注意,来过几次也只觉着这间火锅店的火锅似乎比别家的更好吃一些,之前只当是菜好,后来因事也就忘了,毕竟这间离着王府远,他没事儿时也不会常到这边来,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听刘双喜说过后,他再吃就真吃出不一样的感觉,“这里的大厨我记着是影一影二的远房表弟,当初他们和我说要替他谋个差事时说他厨艺不成,我要把他安排到这里时他们还阻止了,就怕坏了火锅店的招牌。我想着火锅店里的大厨也不用多高的厨艺,只要学会熬汤底就成,不成想这还是个人才啊。”

    刘双喜点头,“还真是,虽说之前擀的面条不怎么样,但我瞧着倒是个肯虚心学习的,又有股琢磨劲,就说这汤底,我都没尝出他在里面多加了什么,味道却鲜美了许多,你说是不是该赏?”

    云珞也点头,“是该赏,待会儿让他过来,赏他一百两银子,再问问他里面加了什么,将秘诀在别的火锅店里也推广一下。”

    刘双喜也觉着这个改良过的汤底必须要拿到别的店里用,而一百两的赏银也不算少,王爷还是很大方的。

    就着改良后的汤底,刘双喜和云珞美美地吃了一顿火锅,最后还把刘双喜擀的面条下到汤锅里,云珞也觉着这样煮出的面条比平常吃的味道更佳。

    吃饱了,云珞靠在窗边惬意地朝窗外看,这一看嘴角就忍不住上翘了,刘双喜不知他看什么看高兴了,也伸着脖子朝窗外看。

    隔着窗纱,外面看不清里面,里面的人却能清楚地看到外面,只见离着火锅店不远的一个街角,两个人站在一辆平板车前,车里放着几只大桶,他们一个给人盛饭盛菜,一个忙着收钱。

    刘双喜笑道:“不是说好了让他们逛街,这两人还真逗,倒卖起快餐来了。”

    云珞也跟着笑,“初夏那性子你让她逛街?还不如给她一刀了。”

    刘双喜白了他一眼,“说的像你多了解初夏似的,前些日子她不也陪我逛了几天街?哪有你说的那么为难了?”

    云珞道:“她那是陪你逛街吗?或许是当成巡街任务一样来执行的吧?”

    刘双喜回想一下当时的初夏,还真是总绷着一张脸,虽然面色如常,仔细想想也能想到她当时的紧张,强迫自己陪她逛街,其实是为了守护她的安全吧?

    刘双喜道:“那你看看下面,陪我逛街不情不愿的,陪景大哥卖快餐倒是乐在其中。”

    云珞便朝刘双喜凑了凑,低声在她耳边道:“若是你愿意,我也愿陪你卖快餐。”

    刘双喜觉得王爷真是有进步啊,这小情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比从前可看得开,也笑道:“要不等美食街开了,我们也弄个摊子,到时闲着就去守摊子如何?”

    云珞本想说麻烦又不安全,可见刘双喜笑得眼睛里亮亮的,想来是总在王府里憋闷了,便点头,“到时别忘了把脸遮上。”

    刘双喜没想到云珞会答应,但见王爷一脸认真,想到自己和王爷摆个小吃摊,就像从前在临县开甜食坊时一样,竟很有些期待了。

    等夫妻俩甜蜜完,想起外面的景礼和初夏时,再往下看已经看不到了,人家早就卖完快餐推着车走了。

    刘双喜遗憾地道:“初将军陪着情郎卖快餐,我们竟只顾着说话没多看两眼,太可惜了。”

    云珞道:“想看明日我让人盯着点儿,到时带你过去看。”

    刘双喜问:“你派的人功夫比初夏如何?”

    云珞笑,“初夏别看年轻,又是女子,在我身边的人里身手也是数一数二的,派去的人自然是比不得。”

    刘双喜便摆手,“那就别多此一举了,连影一影二都不是景礼的对手,再加个初夏,你派人去盯他们?就不怕弄巧成拙被人打回来吗?”

    云珞也深以为然,初夏倒是好说,大家共事一场不会多想,但景礼不同,万一以为自己对他别有所图,到时引起误会就不好了。

    可刘双喜想要看初夏陪景礼卖快餐,他也想让刘双喜认定初夏和景礼已经是一对儿,这才看了一眼哪行呢?

    正想着,就听楼下伙计道:“初将军,景先生,二位楼上请,还是老规矩吗?”

    云珞和刘双喜四目相对,同时弯了唇角。

    刘双喜无声地对云珞道:老规矩?

    云珞也道:是熟客!

    听着一阵脚步声响,初夏和景礼就被安排到隔壁的房间。虽说都是单独的房间,但毕竟是酒楼,都是木质的挡版,隔音并不太好,刘双喜就听初夏道:“景兄,这几日你每日请我来吃火锅,赚的钱都所剩不多,还要每日给那些孩子熬粥,何时才能攒够盘缠?”

    景礼却不在意地道:“初兄说的哪里话,赚钱就是为了花,只要初兄爱吃,等吃腻了火锅,我再带你去吃别的。”

    ‘噗’刘双喜刚喝了一口水,一时没忍住,她万没想到景礼竟然这么些日子了还没发现初夏是女儿身?还是说发现了怕被缠上才装糊涂?可听他话里的意思,对初夏也很温柔啊,还要去吃别的?听着像是要养初夏一辈子嘛。

    刘双喜在云珞的耳边问:“我记着开业之前不就说好了,初夏是自家人,无论是自己还是带人在店里吃东西都不用给钱?可这是怎么个意思?”

    云珞便朝她眨眼,“八成是初夏打了什么主意,要不明儿你让人把她叫到府里问问?”

    刘双喜用力点头,“问,必须问!不知道的还以为王妃我苛待手底下的人呢。”

    说着,那边的火锅已经端上桌,景礼看了一眼问道:“这是我们点的吗?”

    伙计便笑道:“景先生,这是我家大厨练手擀的面,今日都是赠送,您和初将军尝尝。”

    景礼却半天没动筷,这手擀面他熟悉啊,当初在临县的双喜快餐时,吃锅子就最爱手擀面,虽然知道火锅店是刘双喜出主意开的,可平日都没有的手擀面突然就有了,是火锅店里新增的?还是刘双喜来过了才增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