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真替他们着急
    初夏没吃过刘双喜擀的面,瞧着这宽宽的面倒也像不错的样子,让伙计下去后就要把面加到火锅里,被景礼阻止了,“初兄,这个面要最后下到锅里才好吃。”

    初夏‘哦’了声,倒也没有多想,景礼当初在双喜快餐那么久,刘双喜又那么会吃,景礼就是看也要比别人的经验多。

    二人边吃边聊,竟是难得的合拍,好似有说不完的话一般。刘双喜低声对云珞道:“真看不出来,景大哥平日那么闷的一个人,和初夏倒是能说到一起来。”

    云珞便神秘地笑着,“在心上人面前,话多些也不足为奇。”

    刘双喜就盯着云珞,“那你当初和我怎么没那么多话?是没把我放心上吗?”

    云珞嘴角抽了抽,他倒是想和刘双喜话多来着,可那时同刘双喜说上一两句就能被她气的七窍生烟,不管是为了他的小命还是刘双喜的小命,他都深深以为还是少说为妙。

    可听刘双喜如此抱怨了,云珞也不免反思,难道真是他对刘双喜的话太少?让刘双喜以为他不爱她?若是因此没有安全感可怎么好呢?

    云珞胡思乱想一番,抬头就见刘双喜夹了一筷子肉片放到火锅里涮啊涮,那略显落寞的样子让他的心微有些疼。

    又朝刘双喜凑近一些,以她的耳边厮磨道:“双喜若爱听,往后我就与你多多地说。”

    被他洒在耳边的热息弄得直痒,刘双喜忍不住哆嗦了下,突然觉得王爷还是高冷些更让人想要仰慕,这样仿若被打下凡尘的样子,真是不敢恭维。

    大概是说的久了话也少了,隔壁的说话声时断时续,不时就能听到互相夹菜的话语:“景兄,你爱吃肉,这是最肥嫩的养肋骨肉,你多吃。”

    “初兄也多吃,你这身子骨看着太弱了,多吃些肉长得壮。”

    “咦,景兄,这虾滑不错,你尝尝,上次吃的可没这么鲜。”

    “我尝尝……嗯,是好吃,伙计,再来两盘虾滑!”

    “景兄,你赚钱不易,不如今日我来请吧?”

    “这怎么成?说好都是由我请初兄,莫非初兄是瞧不起我做的生意?”

    “景兄何出此言?若瞧不起,我也不会陪初兄一同卖快餐了。”

    “既然如此,初兄就莫要再说你请的话了。”

    “……好吧!”接下来便是安静的吃东西。

    刘双喜和云珞面面相觑,虽说最后是初夏被劝住,可怎么听都是景礼被初夏算计了,毕竟初夏在火锅店里吃饭不用花钱,她却不和景礼说,难道真像景礼说的那样他想请客吗?

    论起心眼,景礼完全不是初夏的对手嘛。

    刘双喜趴在云珞耳边道:“你说他们两个明明好得每天一起出摊吃饭了,怎么还这么生疏?一口一个景兄,一口一个初兄的,我都替他们着急。”

    云珞眼珠一转,“你待怎样?”

    刘双喜推了他一把,“别装糊涂,真当我不知道你的打算?不就是想要把初将军嫁出去吗?”

    云珞被推的身子一歪,坐正后拉着刘双喜的手,“我就是琢磨,初夏追随我这么多年,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断然不会把她嫁到后宅里,把精力都用在与妇人的争斗中。景礼也算是你身边的人,身手也好,最重要是人品信得过。若能把他留在华阳和初夏成亲后,他若愿意从军就在军中给他安排个军职,若想做生意,顶个军职在美食街里也能有两个摊位,你看如何?”

    刘双喜道:“你都想好了,我能有什么意见?景大哥的人品也信得过,虽说出身或许还有些谜,但我信得过他。”

    云珞点头,又沉吟道:“可你说他们这么久了还初兄、景兄地叫,急不急人?”

    刘双喜道:“这不是景大哥还不知道初夏是女儿身嘛,这事儿初夏自己都不主动,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云珞问:“真没办法?”

    刘双喜看云珞,“你怎么想的?”

    云珞笑得有些高深莫测,一副快问我啊的得意模样。刘双喜把脸扭向一边,男人在这时候,越是问他越给你卖关子,还是先晾晾吧!

    云珞见刘双喜拿着筷子有一口没一口地吃起去火的小凉糕,完全不好奇似的,一口气憋在胸间吐不出咽不下,最后主动问:“你想不想知道我有什么主意?”

    刘双喜摇头,“不想!”顿了下又道:“王爷想到主意了?那真太好了,初夏和景大哥的事儿就教给你了,你可得多上上心。”

    说完,拍了拍手,倒了一碗去火的凉茶,小口小口地抿着,丰盈的红唇在白玉似的碗边更趁得唇红碗白,抿的云珞心头一阵火起,有些后悔这大好时光不在府里耳鬓厮磨,却跑到火锅店里偷听隔壁说话,这不是和自个儿过不去?

    景礼和初夏吃得快,吃饱后结账离开,刘双喜喊伙计进来,“你们不知初将军在王府的店里吃饭不用给钱吗?初将军那桌花了多少?”

    伙计忙陪着笑脸道:“回王妃,掌柜也说初将军是王府的人,吃饭不必花钱,虽说景先生硬要给,但这个钱咱不能要,都记在账上了,反正景先生和初将军也不是外人,等过后拢账时再给初将军送去。”

    刘双喜闷闷地笑,对云珞道:“这伙计不错,能说会道的,还看出景大哥和初夏不是外人。”

    云珞从身上取出一块银子扔给伙计,“既然王妃夸你了,这个就是赏你的,往后好好干。”

    伙计接过银子赶忙向刘双喜道谢,之后才谢过王爷,他看出来了,王爷是真宠王妃,这块银子可是五两的官银,他在火锅店里做一个月才一两三钱的工钱,这都抵他几个月的了。

    真希望王爷和王妃往后多来几趟,他只要逮着机会过来侍候,就真叫发达了。

    伙计识趣地退下,刘双喜和云珞见时辰不早也该回王府。刘双喜拎起乐乐的睡篮,见他里面还睡得很香甜,可爱的模样让她的心都要融化了。

    云珞伸手要接,刘双喜避开了,“不沉,我拎着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