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嘴太欠了
    吃饱喝足,章太妃让丫鬟扶着到院中小坐,刘双喜道:“庄外有处温泉庄子要卖,昨日王爷带媳妇去看了,除了庄子前面有几十顷地,山里还有好大一片地,冬日产出的菜除了能供王府吃用,几间火锅店也能供上,若是在那里建几座楼,隔些时候去住上几日,再泡泡温泉,想必是好的。王爷和媳妇都想要买下来,不知婆婆有何想法?”

    章太妃闻言也有了精神,“泡不泡温泉倒在其次,每到冬时,就是城外那几个温泉庄子最赚钱的之时,王府虽说有座温泉庄子,可离的太远,运回菜也不方便。如今又开了那么多间火锅店,菜也用得多,若是买下那座庄子,倒不愁这个钱被别人赚了,这个庄子即使贵些也定要买下。”

    刘双喜道:“婆婆发话了,王爷和媳妇莫敢不从,媳妇这就派人去和王爷说,庄子一定买下来。”

    章太妃满意了,觉得刘双喜买个庄子的事儿都要问过自己,完全不像别人说的恃宠而娇,更没有自家儿子是倒插门的感觉。

    只是想到儿子和媳妇成亲她都没看到,心里还是有些堵,犹豫半天,见刘双喜一脸喜色地要去通知云珞,才开口道:“王妃,有件事儿我想同你商量一下。”

    刘双喜立马规规矩矩地站好,“婆婆尽管吩咐就是。”

    章太妃更满意了,“我就是想着,当初你和王爷成亲时也没个亲人在身边,难免要被人拿出来说,这些时候我瞧着王妃也是个好的,想着若是因此被人闲话也不值当,不如你与王爷再成次亲,堵住那些人的嘴。”

    刘双喜眨了眨眼,前些时候云珞说要再成一次亲被她拒绝了,也是她不在意那些形式上的东西,可今日章太妃又提起,大概是被今日听到的闲话刺激到了。若她拒绝,章太妃会不会嫌她不贴心?

    略略想过,刘双喜娇羞地低下头道:“全凭婆婆做主。”

    “好好,王妃该忙就忙去,此事有婆婆带人安排,只等着吉时到,你坐上花轿就成。”

    章太妃便笑眯眯地了,心想:只要在华阳城再成一次亲,风风光光地把刘双喜娶进门,到时看谁还敢说王爷是倒插门了。

    刘双喜回到倚香园,靠在榻上就忍不住想,她和云珞孩子一生日多了,再成一次亲别人会怎么看?

    可章太妃似乎很在意这件事,她又答应了,那就再成一次吧!

    转天,吃过早饭刘双喜让人去静馨苑问章太妃中午想吃什么,她要亲自下厨做几个菜。丫鬟回来说章太妃早饭后就出府了,说是去了养生坊。

    刘双喜见她心里的疙瘩没了,稍稍放下心,想起初夏和景礼,知道养生坊开业后,初夏每天午饭前后都会离开一段时间,就让人去景礼常常摆摊的地方瞧瞧,看他们今日是否又吃的火锅。

    派出去的丫鬟来回话时有些吞吞吐吐,刘双喜问了才说:“今日在街上景先生被说是初将军的男人,被景先生听到了就把人揍了。”

    “揍得怎样?”刘双喜惊得起身,虽说景礼有时行事并不那么按常理,手上恐怕也有过人命,但就因一句话就揍人还真是头一回。

    而初将军的男人吗?这话也没毛病啊?当然前提是景礼知道初将军是女人。在他还误以为初夏是男人时,初将军的男人可就不是什么好的称呼。

    “人伤的倒不重,可那人身份有些麻烦。”

    刘双喜‘咦’了声,“多麻烦?在华阳城里还有谁比王爷更大?再麻烦王爷还摆不平吗?”

    丫鬟苦笑,“被揍的是百里少爷。”

    刘双喜吁了口气,还当是谁,又不是没揍过百里杨,揍了也就揍了,谁让他嘴欠呢,“我当多大的事儿呢,揍就揍了吧!景先生和初将军没怎么样吧?”

    “景先生和初将军倒是没事儿。”丫鬟嘴角抽了又抽,挨揍的都没怎样,揍人的能怎样?可听着这话也太偏心了。

    替百里杨点了根蜡烛,谁让他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了王妃呢?难道不知道女人最爱记仇?听说他如今想吃火锅都只能求别人买回去吃,要知道当初王爷可是说过,百里少爷在王府的火锅店酒楼吃东西都不用给钱,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王妃是那么好得罪的吗?

    让丫鬟下去,刘双喜对彩云道:“你说这个百里杨那张嘴怎么那么欠抽呢?哪哪儿都有他。”

    彩云也觉得这个百里杨可恶,想了想道:“大概是上回套麻袋打得轻了,这种人就应该打一顿就让他在床上躺半年。”

    刘双喜摇头,“这样不太好吧?毕竟他和王爷是打小的兄弟,听王爷的意思,他之前还出过不少力。”

    彩云道:“要不给他找个媳妇管着?这种人就该娶个母老虎,到时他就没心思在外面管别人的闲事了。”

    刘双喜深以为然,晚上云珞回来后,刘双喜便将百里杨被景礼打了这件事说了,末了道:“你说你兄弟是不是太欠儿了?初夏和景大哥的事轮得到他管吗?怎么哪哪儿都有他?”

    云珞苦笑,解释道:“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后来他还来找我诉了苦,他就是想问问初夏穿的那些好看的衣服在哪儿买的,当时没认出初夏,后来认出来了大概是惊着了,就问初夏一句‘这是你男人’,就被景礼给揍了。”

    刘双喜思考过后,这话还真没什么毛病,百里杨和初夏也熟识,平常或许也能说上几句话,突然见她跟着个男人练摊,好奇是肯定的,若不是她男人,堂堂的初将军会有那闲心?

    于是就问了一句,结果就是被误会他口出不逊的景礼给揍了,说起来还真是有点冤枉。可冤枉又如何?谁让他素有不良,怪还是要怪他嘴欠!

    说完了百里杨,刘双喜又将今日章太妃在养生坊里因听到别人嫌话而气着回来一事同云珞说了。

    云珞面露不悦道:“可知都是哪家的夫人?”

    “初夏都记着了,往后只要是咱们家的产业就都不做他们家的生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