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自恋的小姐
    云珞只让刘双喜在府里待嫁,刘双喜百无聊赖,而章太妃更是忙得不可开交,虽说两人已成亲多时,再成一次亲也就是个形式,比如八字就不用再合一次,但再成一次亲吉日总是要选,还有嫁衣,聘礼都要准备。

    虽说刘双喜一再说就是个形式,聘礼多少就是个心意,但章太妃却非要将聘礼准备得丰盛些,哪怕绕一圈就进了刘双喜的私库,但王府娶妻,不能让人看了寒酸。

    刘双喜对此不发表意见,既然章太妃变着法子给她送钱,她再推就假了。何况她也明白章太妃的心意,这是怕让人再觉得云珞娶她是为了钱。

    可在府里闲着实在无聊,连初夏都是养生坊和帮景礼卖快餐地两头忙,每日在府里除了逗乐乐,就是和彩云以及几个丫鬟大眼瞪小眼。

    最后刘双喜决定出去看看初夏和景礼的感情发展的如何了。

    瞧着中午的时候,刘双喜带着彩云,抱着乐乐出了门,为免麻烦,刘双喜头上还戴了个有纱遮的帷帽,行走起来飘飘渺渺甚是动人,一出王府刚拐过街口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

    刘双喜隔着一层纱,看人便有些肆无忌惮,见别人的目光或多或少总会停留在自己身上,她也一一看回去,看完了对旁边的彩云道:“你说我都把脸遮上了,他们还看什么?”

    彩云笑道:“或许他们是看小姐这身打扮好看!”

    刘双喜心里就美美的,可想到这身衣服是在上回和初夏逛街,给她买衣服买布时顺便买的,好看是好看,也不至于让人看一眼就挪不开眼了。而且她还抱着乐乐,衣服再美也要打七分折扣。

    可别人要看她也阻止不了,干脆就假装看不到,没准那些人就是被她的气质吸引的呢,这样想走路都忍不住想要扭扭腰肢了。

    彩云看了好笑,知道自家小姐这是又自恋了,脸都遮成那样了,别人自然是看不到,她怀里又抱着乐乐,衣服又普通了些,人家看她未必是真觉得她美。

    可这话她也没说,自恋就自恋吧,反正小姐也有那个资本。

    早几日就被她派出去的人摸清楚了规律,这个时候初夏和景礼准是在上次那个都是等着活做的壮汉聚集的集市。

    可还没等到集市,就被几个妇人拦住,妇人对刘双喜笑道:“这是夫人的儿子吗?真是可爱。”

    刘双喜见人夸自己的儿子,心里先是一喜,随即就充满戒备,可见妇人看乐乐时目光是真心的喜爱又稍稍放下心,反正以她的力气,这几个妇人若是不怀好意她也不是应付不来,何况,即使看不到,她也知道自己身边是有影卫跟着的,不论是影几,功夫就算不比景礼,但对付几个宵小还是可以的。

    几个妇人又问了刘双喜一些养儿的经验,还问了都给孩子吃什么才把孩子养得如此白白胖胖,漂亮的像画一样。

    刘双喜心里道:孩子漂亮那是爹娘给的底子好,谁让他爹好看,他娘更好看呢。嘴上却谦虚地道:“就是那样啊,多吃煮烂的青菜、面条、蛋黄,每日压些果汁果泥,嗯水一定要多喝……”

    妇人们恍然大悟,又对着乐乐稀罕了一阵子,依依不舍地要走时对刘双喜道:“妹子,如今城里出现了拐孩子的拐子,遇到单身的女子或瘦弱的男子带孩子,甚至会用抢的,你可得把孩子看住了,天稍晚些就不要出门了。”

    刘双喜的心‘咯噔’一下,难怪之前别人都盯着她看,大概是想她怎么这么大胆子,竟然敢一个女人带个丫鬟就带着孩子出门。

    向妇人们道了谢,刘双喜问彩云,“你知道城里有拐子吗?”

    彩云也一脸茫然,“没听说啊,姑爷没和小姐说过吗?”

    刘双喜摇头,“没说过,他可能是知道我力气大,暗中又有……吧。”

    彩云恨道:“这些拐子真是可恨,谁家孩子不都是当成宝一样稀罕的?他们说拐就给拐走了,让人家爹娘怎么过呢?”

    刘双喜也咬牙,“不行,我得让王爷赶紧查查,不能让那些坏人一直逍遥法外。”

    “对,让姑爷把他们都抓起来,没准还能把孩子救回来。”

    主仆二人气愤地说了会儿,就听彩云道:“王妃,是初将军和景大哥呢。”

    刘双喜便转过身看过去,果然看到初夏和景礼已经在集市口将车支好,一个打饭打菜,一个收钱,还真有那么点……兄弟情深的感觉。

    刘双喜一阵无奈,“你说初夏这么不争气,是不是咱们得替她加把劲儿了?”

    彩云刚要点头,却又摇头,“还是不要吧,感情的事别人也插不上言,再说万一弄巧成拙呢?”

    刘双喜深以为然,抱着乐乐朝那边看着直叹气,尤其是看到景礼和初夏不时相视而笑,又不时互相擦汗,刘双喜和彩云都觉得这二人好事将近。

    可一想到他们客气地初兄、景兄地叫着,又忍不住叹气,刘双喜道:“不管了,得找个机会让景大哥知道初夏是女儿身才行。”

    彩云眼珠一转,“小姐,您说景大哥是否知道初将军在养生坊做事?”

    刘双喜先是疑惑地看着彩云,但很快便明白,笑道:“你是想让景大哥打翻醋坛子?”

    彩云无辜地道:“打翻醋坛子那也得是先有醋坛子才成啊。”刘双喜和彩云四目相对,同时会心一笑。

    初夏莫名的打个哆嗦,虽然一直在打饭打菜,却忍不住将目光往初夏身上瞄的景礼关切地道:“虽说我们习武之人身子强健,但初兄穿得太过单薄,下次再出门最好多穿一件衣服。”

    初夏嗯了声,虽然她不冷,但景礼的关心让她很是受用。

    旁边有买饭的人瞧着景礼和初夏忍不住羡慕,“初将军,你男人对你真好!”

    景礼手上拿着的勺子不受控制地抖了下,那日他因百里杨突然冲过来和初夏说那些话揍了百里杨一顿,回头想想或许百里杨并无恶意,尤其是这些日子无论是卖快餐时,还是给那些孩子煮粥时,每一个人看着他和初夏的目光都带着善意,完全不像是说的反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