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景兄病了
    初夏说了半天,低头就看到景礼盯着自己的嘴看,再不把自己当女人,初夏也知道害羞,何况她还有一颗嫩嫩的少女心,“景兄,你看什么呢?”

    景礼一惊,回过神,也想到昨日那几个女人的话,那么多的姑娘都在为初将军神魂颠倒,初将军又岂会放着软软的妹子不喜欢,却要喜欢个**的汉子?

    神色顿时又黯淡了,“初兄,我身子无妨,你若有事便去忙吧,我躺躺就好。”

    初夏瞪了他一眼,转身往外走,景礼神色更加黯淡,最终却也没开口叫人,既然不可能有结果,那就放弃吧,哪怕他这些日子只是想多听听初兄的声音,看看初兄的人,但这份感情还是太惊世骇俗了。

    与其让初兄为难,让世人唾弃,他更宁愿就此结束,不让初兄受到任何的伤害,不让她身上沾有污点。

    景礼茫然地望着头上的房梁,满脑子都是胡思乱想,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他也能有这么纠结的一天,当初他被刘双喜拒绝时都没这么难过过,看来他是对初夏真动了心,而当初对刘双喜,更多的则是感激和崇拜。

    随着初夏离开的越久,景礼的心也越发地下沉,最后竟像被刀绞着似的,连人生似乎都没了乐趣,可明明昨天之前他还是那么快乐、幸福。

    初夏回来时,听到院子里、屋子里都没声音,顺着敞开的窗户往里看,看到景礼躺在床上,眼睛却是睁着的,便道了句:“景兄,你先躺着,我这就把鸡杀了给你炖汤,王妃说了鸡汤最初身子,我特意买了一只老母鸡呢。”

    已经心如死灰的景礼突然就觉着自己的心里开起了花,扭头看到窗子外面初夏正扬着的笑脸,顿时就有种比阳光还要明艳灿烂的感觉,若是能这样看着初兄的笑容,看一辈子,哪怕他默默地什么都不说,做一辈子兄弟也不错。

    景礼从床上跳了起来,二话不说奔进厨房,生火烧水一气呵成,初夏看着突然间就生龙活虎的景礼也是一阵茫然,这景兄不是病得很重吗?可这样子哪里像是生了病的?

    还是说景兄并不是生病,而是……练功时岔了气?

    如此一想,似乎景兄脸上原本看着还算正常的气色也都透着不正常了。正常人的脸会时而白时而红?正常人会刚刚还有气无力,突然就好了起来?

    还有正常人会看人的目光都呆呆愣愣的?

    炖好了鸡汤,亲眼看着景礼喝下,又让景礼躺着别乱动,晚上她再过来之后,在景礼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初夏忧心忡忡地出了门回到王府。

    若是练功练坏了,城里的大夫就没多大用处,她要找王爷帮着把最好的大夫找来才行,可那位大夫脾气古怪,也只有王爷和他有几分交情还能请得动他,换了别人磨破了嘴也无用。

    可惜初夏回来的不是时候,王爷不在府里,这几日王爷一直忙着新买下的温泉庄,为了给王妃一个惊喜,整日都带人往庄子里跑,初夏有心去寻,可瞧着天色王爷也快要回来了,干脆就到王妃的倚香园去转转。

    最近养生坊倒是不甚忙,可她还要陪景礼卖快餐,几乎就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王府,也好些日子没看到王妃,还有些想了。

    看到初夏来了,正坐在院子里和小丫鬟们一边聊天一边陪着乐乐玩儿的刘双喜便站起了身,朝初夏挤眉弄眼地半天,初夏愣愣地问:“王妃,你眼睛咋了?”

    刘双喜一阵气馁,她们就这么没有默契吗?这不是在问初夏昨日她派人给景礼加的那把火烧起来没?

    想着初夏大概也不知此事,刘双喜便让丫鬟去沏茶,让初夏在桌边坐好,貌似无意地问道:“初夏,你最近和景大哥相处的如何?”

    不提景礼还好,一提景礼初夏就忍不住叹气,刘双喜惊问:“他不是和你说了什么吧?”

    初夏摇头,若真说了什么还好了,他这样有什么都埋在心里不肯说的性子真让她很无奈,“王妃,你和景兄认识得久了,能否给我说说景兄的为人?”

    刘双喜笑,“才想起来问?”见初夏红了脸,便回想着与景礼相处的那段时间,“景大哥这人是闷了些,平常不爱说话,心倒是细,又很有爱心,当初为了勇山县遭灾的那些老乡,他险些就把自己饿死了。后来在我那里打工赚的钱也有不少接济了旁人,虽说人瞧着冷了些,却是个好人。”

    刘双喜在心里给景礼发了张好人卡,但越想越觉得景礼是个能得的好人,只可惜话少面瘫,难免让人觉得不好相处。

    初夏听着刘双喜对景礼的评价,心里就琢磨开了:心细有爱心是个好人她承认,可话少人冷说的就不像一个人,景兄在他面前可是甚为健谈呢。

    刘双喜说完,突然又挤眉弄眼地道:“怎么?景大哥今儿和你说了什么?”

    初夏摇头,“平常他的话倒不少,却不知为何今日就变得奇奇怪怪,脸色也有些不好,我怕他是练功受了伤,想请王爷请人去给他看看,只是王爷不在府里。”

    刘双喜顿时有些无趣,她就说初夏一面忙着养生坊,一面又只顾着和景礼腻歪,哪有时间来看她啊,原来是担心景礼的身体出了问题。

    可这么说来,她昨日让人在景礼家门前演的那出戏真见效了?

    刘双喜道:“受了伤可不能耽搁,王爷虽不在府里,待会儿我就让人以王爷的名义去把人请来就是。”

    初夏闻言一脸感激,“多谢王妃。”

    刘双喜叹口气,“瞧瞧,都说女大不中留,当初我也没少为你做这做那,可何时得到过你如此真挚的谢意?”

    初夏被说的脸就红了起来,刘双喜半安慰半引导地道:“或许景大哥也不是如你想的这般是受了伤,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呢?”

    初夏嘴唇动了动,最后道:“王妃,您还是先派人去把大夫请来吧,万一真是受了伤,可耽误不得。”

    刘双喜白了初夏一眼,可见她一脸讨好的模样,只好让人先去把大夫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