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相思病啊
    大夫就住在城外,虽然一身医术性子却甚是古怪,什么治病救人是医者本分这类话在他这里完全行不通,救不救,救到怎么个程度也都凭自己的喜好。

    虽然人难请了写,但刘双喜却没放在心上,这位大夫刘双喜也见过几次,十足是个吃货,自从王府的几间火锅店和酒楼开业之后,他就时常进城来吃吃喝喝,还都是记的王府的账,王爷也大方,让人吩咐下去,只要是这位大夫来吃一律免费,还被准许使用预留着的房间,甚至吃饱喝足了还给打包。

    刘双喜对此完全没有意见,毕竟医术如此了得的一个人,脾气又那么古怪,别人巴结都巴结不来,他们用几顿饭菜就能留下人,可是占了大大的便宜。

    不多时,下人从离王府不算远的火锅店里把人找来,差不多每日这个时候,这位大夫都会在酒楼或火锅店出现,他一个人又吃得不多,菜只要两道,小酒都是自带的药酒。吃火锅更是用小盘子装那么三五样,自斟自饮就是小半天。

    被找到时大夫刚刚吃好,醉得有些厉害,刘双喜已经在前厅等着了。

    大夫姓吕,自称百草,是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干瘦干瘦的,个子还没有刘双喜高,站在那里东倒西歪的让刘双喜忍不住就想到前世看的那部几代人的回忆的《西游记》。

    想到自己的这个念头有些不恭敬,赶紧吩咐人去煮醒酒汤,却被吕百草阻止了,“不必不必,老夫身上带着呢。”

    说着,从身上摸出个药瓶,倒出一粒药丸塞进嘴里,不多时人就清明过来,对刘双喜嘻嘻笑道:“王妃让人喊小老儿过来,可是又做出什么新的菜式?”

    刘双喜笑:“吕老想吃什么我这就亲自去给您做了,不过今日请吕老来却是有事相求。”

    吕百草便露出一脸嘴馋的模样,“是谁病了吗?那就烦劳王妃亲自下厨了,我这就过去,看完病回来尝尝王妃的手艺。”

    刘双喜点头,对初夏道:“你带吕老过去看看,我这就去给吕老做几道拿手好菜,等王爷回来了刚好可以陪吕老喝上两杯。”

    吕百草赶忙摆手,“别别,我自个儿吃就成,王爷那份还是王妃替他留着吧。”

    刘双喜听云珞说过,这个吕百草自酿的药酒最好,只是因药材难得一向最是宝贝,自从有一次和云珞同桌饮酒,被云珞一口气喝了半斤之后,吕百草说什么都不肯和云珞再一个桌上吃饭,就怕云珞惦记着他的宝贝。

    不过药酒嘛,刘双喜倒是知道几味配方,却不知和吕百草的药酒相比哪个更好一些,不如就先配几坛,到时送一些给吕百草比一比。

    送走初夏和吕百草,刘双喜就进了厨房,既然答应要给吕百草做些好菜,她自然不会食言,何况刘双喜是真心喜欢做菜,只是碍于如今的身份不能时常下厨。

    刘双喜这边刚把精选出来的鸡腌上料,云珞就从外面回来,听说王妃在厨房给吕百草做菜,换了衣服就过来了。

    刘双喜见了云珞,高兴地道:“你回来的真及时,待会儿陪吕老喝几杯。”

    云珞苦笑,“这事儿还真轮不上我,吕老怕是看了我就恨不得要捂紧他的酒壶了。”

    刘双喜白了他一眼,“看你那点儿出息,就不能别算计吕老的酒?咱王府又不是没酒。”

    云珞笑,“我不就是觉着他护着酒的样子有趣嘛,不过他那酒喝起来真不如咱王府的酒好喝,一股子药味儿,喝完了嘴里苦的要命。”

    刘双喜道:“不好喝你还喝,看把他吓的都不敢和你喝酒了。再说他一把年纪了,你还逗他?不觉得良心疼吗?”

    云珞被刘双喜训了几句,看厨案上摆了不少或腌制入味或等待下锅的菜肴,“你今儿多做一些,待会儿给娘也送些过去。”

    刘双喜道:“还用你说?这些日子娘可是辛苦得很,除了要管美食街分配,还总要去养生坊坐镇,明明说好了把养生坊给初夏管着,可她啊,有了男人就忘了事业,魂都让人勾走了。”

    云珞才想起来问:“我听人说是初夏请你把吕老请去的,是谁病了?”

    刘双喜道:“还有谁能让初将军如此上心?就景大哥呗,你是没看到初夏那时急的模样,脸都白了。”

    “景礼怎么了?”云珞也有些担心,虽说之前他把景礼当成情敌了,可如今景礼对刘双喜没那心思了,又是个难得的人才,与初夏又打得火热,他也生出了爱才之心,真不想景礼出事。

    听云珞问起景礼的情况,刘双喜就忍不住想笑,“能怎么着,还不是犯了相思病。这两个人一个两个该说的都不说,我昨日不过是派人去加了把火,这就要死要活似的。”

    “相思病啊!”云珞拉长音地说了一句,总算放下了心,可一想到两人明明天天见却还能得相思病,感觉真是奇怪了些。

    “你那是什么语气?”刘双喜手上还沾着刚刚腌鸡时的调料没来得及洗,便用手肘撞了下云珞,撞的云珞一声闷哼。

    “什么语气?我就是在想,吕老若是知道这两个作的天天见还能犯相思病,不知会不会气得七窍生烟。”云珞有些幸灾乐祸地说着。

    刘双喜也闷笑,她却不担心吕百草会七窍生烟,那人记仇,还是相当的记仇,如果知道所谓的大病,不过是这两个人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估计会小小地使些手段。

    再说他知道那两个是王府的人,小动作也不会太严重,最多就是些无伤大雅的手段,给他们一个教训罢了,反正不管真病假病,王妃做的菜总不是假的吧。

    果然,不多时吕百草就状若无事地回来了,刘双喜加快速度把准备的几个菜做了出来。吕百草一看桌上摆的大盘炸鸡,顿时什么心思都没了,连王爷就坐在旁边都不计较了。

    将炸鸡护了过来,先掰了个腿,在旁边的椒盐碗里蘸了蘸,用力一咬,‘咔嚓’一声,便满嘴流油,香得他不由得眯起了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