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不羁的百草
    吃完炸鸡腿又灌了一大口药酒,吕百草才边吃着菜边慢幽幽地道:“你说这小年轻的好好的折腾什么?天天见还能闹出个相思的毛病,不是让我这孤家寡人难堪吗?”

    说完,吕百草又去夹了只凤尾虾放进嘴里,感叹:“王妃这菜做的比酒楼里的好,可惜平日在酒楼里可吃不到这么可口的菜。”说着就去看云珞的脸色。

    刘双喜和云珞坐在一旁看着吕百草吃,见他看自己,云珞道:“一斤酒换一顿菜!”

    吕百草顿时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成不成,你可知我这酒里都加了多少天材地宝的好东西?一斤酒换一顿菜?美的你哦。”

    说着,把酒壶又往怀里藏了藏,云珞也不是真想抢他的酒,那酒味不正,满满的都是药味,他还怕喝多了补过了头也补得跟吕百草一样瘦,到时再被刘双喜嫌弃了。

    虽然他信得过吕百草的医术,但对他的药酒还真无感,不过是一提到药酒,吕百草的反应都能让他很开怀,不逗白不逗。

    刘双喜道:“那景大哥的身子无大碍吗?”

    吕百草嘿嘿地笑,“能有什么大碍?年轻人嘛,又互相中意,我略施手段,什么病都没了。”

    刘双喜想不出吕百草有什么手段能治相思病,还是那么别扭又心口不一的两个人,可看云珞虽然面无表情,但嘴角不时抽来抽去,显然是懂了,刘双喜决定晚上私下里再问问云珞。

    吕百草又吃又喝,临走时刘双喜又让人给装了五斤熟食铺子里卖的板肠和烧花鸭酱肉,吕百草一身酒气,对刘双喜笑得直点头,“王妃好,比王爷大方!”

    王爷过来伸手作势要接过装熟食的篮子,吕百草立马抢了过去,“送出的还有往回抢的?说你小气还屈了你吗?今儿给那俩年轻人治了病,就当是诊费和药费了。”

    吕百草拎着篮子吹胡子瞪眼地朝云珞吹气,刘双喜心里暗笑,命人给吕百草备车,他住在城外,又喝了那么多酒,刘双喜不放心他一个人走。

    送走吕百草,再回到倚香园,又陪乐乐玩儿了会儿,刘双喜就想到今日出门时那几个提醒她当心拐子的妇人,问云珞:“城里最近出拐子了?”

    云珞正拿着一本公文看,闻言点头,“就在五日前出现的,这几日接连丢了二十多个孩子了,我派人到处查访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如今城里人心慌慌,都怕自家孩子被偷,一些学堂都不得不停课了。”

    刘双喜问:“难道大白天的就有偷的?”

    云珞也一脸难看,“正是,我派人四城门都守着,也没看到有人出城,但丢失的孩子就是找不到,除了二十多个孩子,还有几个姑娘也失踪了,只是碍于姑娘家的清白名声,便让人不许声张。”

    刘双喜道:“这些天杀的人贩子,怎么能干这缺德事儿?逮着了可不能轻饶。”

    云珞冷声道:“放心,在华阳城,拐子被抓会被送到街市口乱石砸死。”

    “量刑这么重,那些拐子会不会因此更加穷凶极恶,真要被抓时会对他们拐去的人痛下杀手?”想到前世很多人都希望国家对贩卖人口加大量刑力度,可正因为有此担忧一直都施行不了。

    云珞之前没想过这些,听刘双喜说了不免也有些担忧,“之前没想过,听你这么说……之前也不是没发生过拐子将拐带的孩子和女人通通杀死这种事。”

    刘双喜担忧道:“那你要和派出去的人好好说,办案时要胆大心细,尽量不要打草惊蛇。”

    云珞答应了,这些日子他也因此有些上火,听刘双喜说完,立即就吩咐下去,若没有十足把握,哪怕知晓那些拐子的下落,也不可冒进。

    可坐下来又头疼,这都几日了,却连一点消息都没有,谁知那些拐子是不是有别的方法把人运出城。最可怕的还是那些抓了孩子女人的并不是拐子,而是杀人狂,若真是如此,丢的孩子和女人才真叫危险了。

    从前面对拐卖女人和孩子这种问题,云珞都是交给手下人去办,可自从有了乐乐,他这颗慈父心就有些泛滥了,想到自家孩子像个宝儿一样宠着,却有的人家孩子被拐子害得生离,大多数穷极一生都难再见。

    更有些孩子因长得好被卖到那种地方,云珞就觉得不能姑息这种事情发生。

    可第一次他下定决心要好好惩治拐子,结果这么些天过去了,却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查到,王爷的内心还是很挫败的。

    “双喜,这几日你就先不要出门,虽说有影卫在,可也怕一时疏忽,毕竟那些拐子这么多天都没查出线索,又接连拐带这么多人,或许是个严密的组织也说不定,里面万一有高手,再人多势众,我怕影卫也未必能应付得了。”

    刘双喜‘嗯’了声:“晓得了,我也没什么事儿,这几日就在王府待嫁好了。”

    说到待嫁,这些日子章太妃可没少折腾,把聘礼弄好后就忙着让人布置王府,不但将王府里里外外都重新刷一遍,还让人从城外的庄子里定了不少的花。

    看那大手笔,不像补办的婚礼,倒像是新娶的媳妇。刘双喜看的都有些心疼钱了,可王府近十几年举办的婚礼也就这一次了,太妃爱折腾就折腾吧。

    夜里,刘双喜睡不着,推了推云珞,云珞也在想着拐子的事儿,被刘双喜一推问道:“怎么?”

    刘双喜道:“你说吕老真给景大哥用了药?”

    “大概吧!”云珞脸上神色就有些不自然,好在是夜里,屋中熄了灯,刘双喜倒也看不到。

    刘双喜不死心地问:“那会是什么药?不会对景大哥的身子有碍吧?”

    云珞当然不会说是‘好东西’,摇头道:“不会,吕老虽说为人不羁了些,心却不坏,最多也就是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若不放心,明日我派人去看看。”

    说完又加了句:“你就老实地在府里待着,没把拐子抓到之前不许出府,缺什么就让下人去买。”

    刘双喜点头,“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万一定北王妃被拐,传出去王爷得多没面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