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好事将近
    云珞想说他不是为了面子,而是担心刘双喜和乐乐,可话到嘴边又吞回去,反正说不说目的都是让刘双喜乖乖地留在王府,哪怕知道刘双喜不是能静得下来的,但有这层顾忌,她也不会让他担心。

    不过,真闷在府里会不会把人闷坏了?云珞想:不如就请些下属家的夫人小姐过来陪陪刘双喜,年纪相差不多也能说得上话,或许刘双喜就能忘了烦闷呢。

    第二日云珞临出门前和刘双喜商量,“这几日美食街就可以开摊了,虽说那些做美食的方法已经教了下去,但具体怎样别人也未必都能弄好,我想着把人叫到府里来,当着你的面让他们做做,你再试试味道如何,若是不对也赶紧提出来,免得真开了摊做出的东西难吃再砸了招牌。”

    刘双喜觉得云珞的担忧也对,就让他把人叫到王府,她好当面指点。因人数实在是多,最终还是决定分批叫来。

    命令传出去不久,就有人带着开摊的家伙来了王府,刘双喜让人把他们都安排到前院的小花园里,这里地方宽敞,风光也好,反正摊子也是在室外,这里的环境倒也不差。

    和带着摊子过来的夫人们聊得热火朝天,只等今日让来的人到齐再一同准备了。

    夫人们也是有意巴结刘双喜,不单因为她身为王妃,更因为在别人眼中她就是个聚宝盆。

    很多夫人都听说过刘双喜曾经二百多斤的传闻了,不免盯着刘双喜看,虽然找不到二百斤的影子,可想到她会做的那些美食,难怪呢,都把自己吃成二百多斤了,琢磨出别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美食奇怪吗?好像也不奇怪!

    曾经的刘双喜不擅与人明枪暗箭的说话,可自从开了快餐后,见识的人多了,倒也学会几分说话的技巧,如今她又贵为王妃,不想说的话不说,别人也不敢硬撬她的嘴。

    可这些各怀心思的夫人们却真让她有些招架不来,只盼着人来齐了赶紧把美食做出来,再把人都打发走。

    待人来的差不多,刘双喜就让他们按之前派人教的方法做起来,因租下摊子的多是军中将领,他们自然不能亲自出来摆摊,一般中层往上的将领用的人都是手下信得过的兵或是家中下人,中下层的将领家中无人可用,或是舍不得将赚到的钱分出去,多是自家的娘子或是子女亲自上阵。

    因之前那几位夫人来访,章太妃不但接手了摊子分配事宜,也下令把摊子直接记在那些将领的夫人名下,此时来的人里,除了那些真正看摊的,能来的夫人也都来了,一个个真是扬眉吐气。

    当然,若家中真没有正室夫人,只有妾室、或妻妾都没有的将领,那些摊子就直接分到他们的头上,是让下属帮着打理还是租出去,刘双喜和章太妃倒是不管。

    各个摊子都有各自的秘方,大家使出浑身解数都想把美食做到最好,刘双喜挨个摊子看过,倒也有模有样。

    像卤煮、炸串、烤肉、关东煮、鸡蛋仔、蚵仔煎、沙琪玛……这些前世就是刘双喜的最爱,虽然还有着各种各样的瑕疵,但经过刘双喜稍稍的提点之后,味道便更上一层,刘双喜借着指点的由头吃了个肚子鼓鼓,又喝了一大碗果茶,酸酸甜甜的也很开胃。

    她吃过了又让府里的下人也过来品尝,因大家带的食材都足,等半天演示完,定北王府的午饭都不用准备了。

    带着摊子过来的夫人们也吃着经刘双喜又指点过的自家美食,确实比之前更加美味,看刘双喜的目光就更像看着好大一块金砖了。

    刘双喜心里暗暗可惜,章太妃昨日就去了养生坊还没回来,不然也能吃个过瘾了。虽然平常章太妃表现的仪态万方,但内心却是个十足的吃货,这样的小吃可是最合她的胃口了。

    反正这只是一小部分,剩下的就往后慢慢往府里传,总能赶上章太妃在的日子。

    下午,将那些人打发走后,刘双喜坐在院子里还在回味烤肉的美味,说起来调料的种类肯定不如前世好,但架不住肉好啊,那可真是纯吃草长大的肥羊,肉质肥美、膻味十足,可不是那些饲料羊可比。

    嗯,下次再叫一定要把种类分好,不能让美味重复了,不过这样白吃白喝说起来真有些不好意思呢。

    下午章太妃回来,刘双喜带着乐乐过去请安,章太妃懒懒地躺在榻上,听说刘双喜和乐乐来了,才从榻上起身。抱过乐乐在怀里稀罕了会儿,对刘双喜道:“王妃,养生坊真是个好地方,我都要舍不得回来了。那些夫人们也都喜欢的不得了,只可惜地方小了点,大家都在抱怨常常因客满了而被拒之门外。”

    刘双喜笑:“我这也是之前没想到养生坊会如此受欢迎,之前还和初夏说过,若是生意好,让她也自个儿建一个养生坊,反正里面的流程她也熟,就当是给她的嫁妆了。”

    章太妃也很赞同,初夏在王府里也常来常往,之前因解卉兰总在她耳边说初夏目中无人,她又怕云珞会中意初夏,对初夏没少横挑鼻子竖挑眼,如今云珞娶了刘双喜,她也知道初夏和云珞都没那意思,再看初夏就觉得这孩子正直可信,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孩子。

    但想到在养生坊听到的闲话,章太妃道:“我听说初夏这些日子和一个推车卖饭的走的挺近,不会好事近了吧?”

    刘双喜就呵呵地笑,“婆婆说的是景大哥,媳妇和王爷都很看好他们,只是小两口还有点别扭,大概过些日子就能捅破这层窗户纸了。”

    章太妃听到景大哥三个字,立时就想起是谁了,当初她被解卉兰怂恿着去临县看刘双喜时,就听闻刘双喜身边有这么个人。

    后来她听信解卉兰挑唆,怀疑过喜悦是刘双喜的女儿,那时她甚至怀疑过喜悦的爹就是那个景礼,可事实证明,她是多眼瞎才会觉得喜悦那么大的孩子才六岁?想到这些,章太妃脸上发烧,“哦,是那个你在临县时的伙计吧?”

    刘双喜点头,“正是,景大哥和初夏情投意合,只是因为一些误会才一直没有多大进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